寻找下一位东方独角兽

  哈佛中国论坛,由哈佛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创立于1998年,至今已成长为北美地区领先的学生论坛,也是北美最大的由学生组织的中国峰会。论坛每年春天在哈佛大学进行,专注于中国面临的机遇与问题。19年来,哈佛中国论坛一直致力于打造群英荟萃的交流平台,邀请政商学文化各界翘楚,针对中国面临的挑战、问题和发展趋势各抒己见,进行富有建设性的对话。本届嘉宾还包括中国建设银行行长王祖继,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总经理兼董事、长安汽车董事长徐留平、名模刘雯、著名摄影艺术家陈漫等。

  美国东部时间4月9日-10日,美国波士顿海因斯会议中心迎来第十九届哈佛中国论坛,对于中国创新创业热潮的关注,成为今年论坛最热门的话题。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软银亚洲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等创投界大佬,应邀作为嘉宾出席。

  在哈佛中国论坛另一场主题为“寻找下一位东方独角兽”的对话中,道口贷董事长兼CEO罗川、积木盒子创始人董骏、魔漫相机创始人黄光明等国内优秀创业企业代表,对创新创业话题,也发表了自己看法。

  中国走在世界移动互联网领域前面

  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在演讲中认为,创业是一种国际语言,中国和美国的语言体系通过创业打通了。他认为“移动互联网将是中国人的世纪”,中国现在有接近10亿部活跃的智能手机,比所有发达国家人口的总和还多。虽然互联网时代中国落后美国很多,而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应用领域,中国走在了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国家前面。

  数据显示,2010年以来,中国的创业公司数量一直在以每年超过100%的速度增长,截至2014年,已达到约161万家。从2015年开始,中国更是迎来了创业“第四次浪潮”。

  盛希泰在演讲中谈到,中国目前保持着6.5%的增长,到2020年,人均GDP 就将能够进入中等发达国家水平。这个增长速度对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大的机会。他呼吁哈佛的中国留学生,不要像前几代移民一样,“踏空了中国”。

  经济增长更多依靠“企业家精神与信用”

  道口贷CEO罗川也认为,互联网的概念之所以在今天的中国这么“热”这么“火”,是因为在这场以互联网为核心的产业革命中,中国看到了迎头赶上的历史机遇。他谈到,互联网在改变了传媒、商业等诸多领域之后,也正在深刻地改变着金融业,对于金融相对欠发达的中国,互联网金融之于中国,意义甚至大过美国。

  罗川说,中国经济面临成长的挑战,经济增长需通过创新来拉动,依靠更多的是“企业家精神与信用”而非“资源和关系”。具体到金融领域的创新,希望在这次互联网为核心的创业浪潮中,也为金融变革找到一个出路。罗川以道口贷与校友金服所尝试的社交金融为例,通过一些基于校友社交网络的创新,通过将现代校友网络这一已存在的网络引入金融服务当中,实现信息对称和道德约束,提高违约成本、降低风险和融资成本。低成本帮助中小企业融资,帮助知名高校同学从校园开始树立信用意识。

  增速放缓但每分钟仍有八家新公司诞生

  2015年以来,伴随着政府的支持与风险资本的洪流,关于创新、初创公司、企业家,占据了中国经济舞台中心的位置。尽管目前中国正面临经济增速放缓的挑战,但每一分钟仍有八家新公司诞生。

  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在此次论坛中重点介绍了自己投资的自媒体“Papi酱”,徐小平说到,“Papi酱”通过视频表达了她对这个社会和世界的自由呼吸和思考,在视频界这种敢想敢做的行动力和影响力就像是“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鲁迅。

  软银亚洲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则回忆了当年和孙正义一块投资阿里巴巴,协助马云将阿里从创业公司打造成伟大公司的往事,也分享了自己总结的创业要成功所需的N个基因。“当然,哪怕这些基因都有了也不一定能成功。”阎焱最后强调。

  创业因兴趣而起,因理性而长期存在

  除了创业本身之外,创业与资本产业的发展也成为了本届哈佛中国论坛关注的话题,创新与创业以及创投资本的投资趋向成为与会嘉宾的聚焦点,在未来将“投什么”“怎么投”这两个创业学子关心的核心话题之外,私募以及创投资本本身如何健康发展也成为核心议题。

  在由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与哈佛中国论坛联合主办的“私募产业发展——私募本土化下的资本退出之路”论坛上,朗盛投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平凡对于创业者提出自己的建议,他认为面对高额的投资,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虽然引进投资好似“玩的就是心跳”,但应该努力做到“创业因为兴趣而起,因为理性而长期存在下去”。

  中科招商李黎加入此间公司之前曾任职国际律所二十余年,她提醒创业者一定要有基本的法律知识和契约意识,再“天使”的投资也都应该建立在一个完善的法律基础上,这是对双方都负责的事情。

  恒松资本创始合伙人兼CEO娄刚也认为,因为竞争激烈,本身创投资本行业也是鱼龙混杂,创业者一定要在保持创业激情的同时,保持一种理性和定力,让自己有一种“不在乎拿多少钱,在乎拿谁的钱”的意识。

  本报综合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