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玮:让患者治疗更精准

  新时代是奋楫前行的时代。实现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宏伟目标,需要广大知识分子进一步砥砺家国情怀,唱响爱国奉献主旋律,用奋斗成就事业。

  日前,中央组织部、中央宣传部印发通知,对在广大知识分子中深入开展“弘扬爱国奋斗精神、建功立业新时代”活动作出部署。为此,本报开设“爱国奋斗建功立业”专栏,持续报道先进人物典型,激发更多知识分子不辱使命,做新时代的奋斗者,唱响爱国奋斗主旋律、汇聚建功立业正能量,营造良好的氛围。现推出第二十九期人物专访,以飨读者。

  每个人都曾经被病痛折磨过,但你是否能够想象,有朝一日求医问药时,这些病就像与生俱来的个性一样,独一无二,并且得到医生们的“特殊”对待。

  2015年1月20日,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国情咨文中的一句表态,在全球范围掀起一股“精准医疗”热潮。历史的进程已经启动,作为“湖南省科学技术研究成果奖”获得者、长沙市首批引进储备优秀青年人才的冀玮,正在依靠个人和团队的不懈奋斗,致力于让精准医疗成为普惠大众的科学技术。

  溯源

  母亲是儿科医生,爷爷是赤脚医生,家庭环境的熏陶,在少年冀玮的心里埋下了一颗从医的种子。

  据冀玮回忆,儿时他经常跟随母亲出入医院,病患们脸上的焦虑和迷茫,一次次地在医生们的耐心治疗下,神奇地化为温情与感恩。这让他愈发意识到“医生”这一职业的神圣,立志此生要做出一番成就。

  1999年,冀玮被青岛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录取。2004年,即将本科毕业的冀玮被安排前往医院实习,一位前来问诊的胃癌患者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当时她才30多岁,孩子还很小,由于第一次术后用药效果不佳,癌细胞扩散,又来做第二次手术。”冀玮说,带患者丈夫去复印病历的路上,当被问及“老婆是否还有希望”时,看到对方眼神中传递的不安与担忧,他更觉得自己从事的这份工作责任重大。

  那次手术之后,冀玮开始思考,患者需要花钱买药,国家研制药品更是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如果研发出来的药物不能起作用,对国家和个人而言都是一种损失。找到更加精准地帮助患者清除病灶的方法,或许是对国家和医患双方都有益处的好事。

  通过多方查找资料,他发现中国工程院周宏灏院士早就提出了类似观点。这位被誉为“中国精准医疗先驱”的科学家,在上个世纪90年代便提出了“因人用药,量体裁衣”的理论,冀玮的想法恰好与之不谋而合。

  考取中南大学遗传药理学与药物基因组学博士并拜师周宏灏院士门下后,冀玮对“精准医疗”进行了深入学习研究,并在导师创立的中南大学湘雅医学检验所开展个体化医疗实践。通过将个体化医疗应用到临床,冀玮愈发深刻体会到“所谓个体化医疗就是为患者制定个体化的给药方案,提供技术支持,在降低患者医疗成本、改善药物疗效的同时,最大限度避免药物不良反应的发生”。

  攻关

  “慢性病患者由于长期依赖药物治疗,面临着疗效减弱甚至出现不良反应等问题。相同治疗药物作用于不同人体,其治疗效果和不良反应也有可能不同。”采访过程中,为了更清晰地展示传统医疗与个体化医疗的不同,冀玮现场画起了二者之间的对比图。

  冀玮认为,如果医生能同时掌握患者的基因差异化信息和临床信息,就有可能优化用药方案,给出更加精准的治疗处方,大大缩短试药的过程。

  2016年,冀玮加入湖南时代基因医学检验技术有限公司,与同事们共同探索将个体化医疗应用到慢性病的治疗中。当时他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没有先进的科学研究设备。

  “那会儿公司刚成立不久,许多设备都没有配齐配全,我们的研究对设备要求又特别高。”为了继续开展研究,冀玮主动请缨外出采购设备,完成了公司设备系统的搭建工作。借助这些仪器设备,冀玮带领团队陆续攻克肿瘤个体化用药基因检测产品、ctDNA肿瘤靶向用药基因检测产品、肿瘤甲基化基因检测产品等产品体系开发;与国内权威机构合作,搭建了基于微流控技术的循环肿瘤细胞分选技术平台,并在此基础上打造了ctDNA+CTC肿瘤液体活检产品体系。

  谈及这段往事,冀玮不无自豪:“如今个体化医疗已经成为恶性肿瘤、高血压、糖尿病等重大慢性疾病临床治疗的发展方向,是恶性肿瘤、高血压、糖尿病预防和治疗的有效手段。”

  延展

  “初入科学殿堂的青年要瞄准一个目标,长时间地、始终不渝地去探索科学奥秘,即使这个过程会很长,但只要坚持下去,最终会大有作为。”导师周宏灏的寄语,一直勉励着冀玮不断将个体化医疗推广成为让普通老百姓受惠的科学技术。

  “如今在网络上,我们经常看到许多有关儿童未知病因的求助帖,从皮肤上长了小疙瘩到忽然发呆,从为什么长不高到总是流鼻血,孩子们的各种情况牵动着父母的心。”冀玮说。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发布的《2016年儿童用药安全调查报告白皮书》显示,截至2016年6月,我国国产药品批文共有176652条,其中专用于儿童的药品批文仅有3517条;全国6000多家药厂中,专门生产儿童药品的企业只有十几家。

  冀玮认为,药物多数通过肝脏代谢后经肾脏排泄出去,如果用药不当容易在体内积累毒素,对身体造成伤害,而个体基因特性的差异,决定了机体对药物代谢能力的强弱,直接影响用药效果。他向同事们提议能不能运用专业特长降低儿童用药不当比例,得到了他们的积极响应和支持。

  “我不想浪费一分一秒,产品早一天推出,就能早一天减少儿童用药不当数量。“当时国内还没有“儿童用药个体化医疗”案例,这意味着冀玮成了全行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为了赶时间,冀玮带领大家争分夺秒,经常加班熬夜,泡面成为每天生活的标配,方案被他改了一次又一次。他的妻子为此打趣道:“白天见到他的时间屈指可数,有时连晚上睡觉都在自言自语。”

  在冀玮和同事们的不懈努力下,“宝宝卫士”最终开花结果:通过成熟的DNA测序技术监测儿童用药相关基因,了解孩子对特定药物的代谢能力,向他们提供适合自身的个体化用药方案。对于自己为之付出的心血,冀玮显得十分淡然:“我只想尽可能地守护孩子们的健康。”

  从预防治疗慢性病,到专注儿童用药安全的“宝宝卫士”,关于“个体化医疗”,冀玮始终不忘初心。“医学每前进一步都会造福更多的人,不管这条路还有多少未知的风险,我们都需要致力于为不同年龄群体的健康而奋斗终生。”

  人才报/民生网记者 卢小颖

  实习记者 刘硕

  “初入科学殿堂的青年要瞄准一个目标,长时间地、始终不渝地去探索科学奥秘,即使这个过程会很长,但只要坚持下去,最终会大有作为。”导师周宏灏的寄语,一直勉励着冀玮不断将个体化医疗推广成为让普通老百姓受惠的科学技术。

  “如今在网络上,我们经常看到许多有关儿童未知病因的求助帖,从皮肤上长了小疙瘩到忽然发呆,从为什么长不高到总是流鼻血,孩子们的各种情况牵动着父母的心。”冀玮说。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发布的《2016年儿童用药安全调查报告白皮书》显示,截至2016年6月,我国国产药品批文共有176652条,其中专用于儿童的药品批文仅有3517条;全国6000多家药厂中,专门生产儿童药品的企业只有十几家。

  冀玮认为,药物多数通过肝脏代谢后经肾脏排泄出去,如果用药不当容易在体内积累毒素,对身体造成伤害,而个体基因特性的差异,决定了机体对药物代谢能力的强弱,直接影响用药效果。他向同事们提议能不能运用专业特长降低儿童用药不当比例,得到了他们的积极响应和支持。

  “我不想浪费一分一秒,产品早一天推出,就能早一天减少儿童用药不当数量。“当时国内还没有“儿童用药个体化医疗”案例,这意味着冀玮成了全行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为了赶时间,冀玮带领大家争分夺秒,经常加班熬夜,泡面成为每天生活的标配,方案被他改了一次又一次。他的妻子为此打趣道:“白天见到他的时间屈指可数,有时连晚上睡觉都在自言自语。”

  在冀玮和同事们的不懈努力下,“宝宝卫士”最终开花结果:通过成熟的DNA测序技术监测儿童用药相关基因,了解孩子对特定药物的代谢能力,向他们提供适合自身的个体化用药方案。对于自己为之付出的心血,冀玮显得十分淡然:“我只想尽可能地守护孩子们的健康。”

  从预防治疗慢性病,到专注儿童用药安全的“宝宝卫士”,关于“个体化医疗”,冀玮始终不忘初心。“医学每前进一步都会造福更多的人,不管这条路还有多少未知的风险,我们都需要致力于为不同年龄群体的健康而奋斗终生。”

  人才报/民生网记者 卢小颖  实习记者 刘硕

  人物名片:  冀玮,遗传药理学与药物基因组学博士,长期从事精准医学领域基础研究、体外诊断试剂产品和第三方医学检验产品的开发与推广,以及精准医学临床转化平台搭建与运营。曾荣获湖南省科学技术研究成果奖,先后获评长沙市首批引进紧缺急需与战略型人才和长沙市首批引进储备优秀青年人才。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