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外卖“四君子”

  2015年5月,中南大学商学院2011级学生李雪枫、赵志亮、柳俊峰、刘建华,在眼看马上就要毕业的关键时刻,一同选择了休学创业,这一时成了学校的头条新闻。

  休学创业的学生并不多见,何况这四位学生为同院同级学生,他们究竟有何底气,胆敢齐齐休学来创业?而学校为何又能批准他们休学创业呢?

  早已声名在外的“数码外卖”

  在岳麓山脚下人口密度最大的长沙大学城,许多学生在购买数码产品时常会听到有人对他们说:你们可以去“数码外卖”看看,那里产品价格便宜,还可以提供售前咨询、售后免费服务。

  “数码外卖”正是李雪枫和他的团队创办的针对大学生数码产品购买服务的项目。与传统的数码产品购买方式不同,“数码外卖”既有线下实体服务店,同时还有线上电子商务网站,另外还可以根据学生的专业和需求提供售前咨询和免费售后维修服务。这也许便是“数码外卖”能赢得良好口碑,紧紧抓住顾客的重要因素。

  “我们在中南大学、湖南大学、湖南师范大学、德智园校区已有4个实体服务体验店,预计实现1000多万元/年的营业额。学校能批准我们休学创业,是因为我们项目做得比较早,在学生和老师中的知名度高,同时学校很支持大学生创业。”李雪枫介绍。

  “数码外卖”的市场主要是高校,而且在高校已经有了一定基础,这是四位大学生选择休学创业的主要原因。李雪枫认为:“我们的学生身份可以更好地了解客户需求,也能得到学校和政府更多优惠扶持政策。”

  创业源于“让大学生购买数码产品时少受骗”

  来自山西的李雪枫,从大二便开始折腾创业。最初,他创建了一个社交APP软件,但是由于产品很难市场化,很快便夭折了。在这个过程中,他认识了许多努力创业的前辈,这让他坚定了创业的信念。

  李雪枫了解到,学生购买数码产品市场巨大,但由于行业鱼龙混杂,常常有学生上当受骗的现象。“数码产品在学生群体中属于高消费,而学生对这个行业并不了解,常受不良商家的欺骗。”李雪枫说。于是,他决定创办一个可以帮助大学生购买数码产品和售前售后服务的项目,让产品价格更透明、更便宜,让服务更方便、更快捷。这个创业项目很快得到了同学赵志亮等其他3人的一致看好。“我们一拍即合,马上就行动。”赵志亮说。

  作为全国在休学创业新政颁布后首批吃螃蟹的人,四位大学生紧紧抓住这次能够休学创业的机遇。李雪枫高兴地说:“现在我们团队共有7人,还吸引了3位辞职而来创业的学长,另外最近还有从事数码行业和投资行业的校友,将为我们项目进行注资。”

  初出茅庐的几位创业者一开始也遇到了协调管理等方面的分歧。“后来我们决定采取分工责任制,每个人进行不同分工,我同时把握大的方向。责权明确后,我们的创业道路越走越顺。”作为公司的法人代表和执行董事的李雪枫说。

  休学创业政策“给了我们大胆尝试创业的机会”

  李雪枫告诉记者,选择休学创业之后他的心态有了很大的变化,特别是从学生向创业者的思维转变。他深知自己必须好好努力,做出成果。“休学创业给了我们大胆尝试创业的机会,我们只有努力才能对得起自己的选择。退一万步来讲,即便一二年后失败,还可以应届毕业生的身份工作。”这是李雪枫选择休学创业的重要原因。有趣的是,他与父母还签下了“君子协议”,允许他先创业一二年,若是创业没有成功,便乖乖去工作。对于这份协议,李雪枫在感谢父母能够理解自己之余,也多了一份压力与责任。

  而对团队的技术总监赵志亮来说,父母虽然同意自己休学创业,但他第一次感受到了经济压力。“大学生毕业之后,一般都是参加工作,给家里挣钱,但我们创业刚起步,只能自给。当时同学也不太支持,他们大都觉得应该先去公司实习、找工作,先锻炼2年。但我觉得再过2年的话,去哪找这么好的团队,到时候可能也没有这股冲劲了。想到前景美好,所以没有停下脚步。”

  随着公司的发展,“数码外卖”项目也遇到了发展难题。“我们现在主要是需要更大范围的宣传推广和业务拓展,让更多的学生了解数码产品的正常价格和应该享有的服务,让‘数码外卖’的品牌被更多人认可。”李雪枫说。因此他希望学校或其他政府部门能多给他们一些企业策略方面的帮助和战略方面的案例指导。

  本报记者 陈尽美 实习生 施娟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