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雅分手

  女人和男人谈恋爱的时候,情感澎湃,却又不能时时刻刻与情人厮守,只能寄情于缠绵的思念。

  女人跟男人分手的时候,因为委屈或者别有怀抱,又不忍见面对峙,托意于文字,免得彼此难看,且文字经过梳理,表达效果更佳。

  在《金粉世家》这本小说里,冷清秋写给金燕西的分手信,悲凉痛切得让人摧心折肺。信中多有自责,也有对对方平静的批评和绝情。冷清秋当年和金燕西结为秦晋之好,被人讥笑为攀龙附凤,后来见弃于金家这位公子,只有愿赌服输,没有自怨自艾。她在给金燕西的分手信里写道:“君子绝交,不出恶声,秋虽非君子,既对君钟情于前,亦雅不欲于今日作无味之争论。”所以,冷清秋宁肯假托自己已经带着孩子跳了昆明湖,隐姓埋名,也不愿出面再跟金燕西做现实的了结。她叮嘱金公子,两人一生可以不必再见面,但是这封信可以留着,作为绝交书和离婚的契约,一旦有了新欢怀疑二人情意尚存,可以给新人出示此信,作为证据。冷清秋在信中说:“高明之家,鬼瞰其室,虎尾春冰,宜有以防其渐。”这些话值得承继祖荫的年轻公子哥们深思。

  在古代的爱情传奇里,张生抛弃崔莺莺后,莺莺嫁了人。张生后来又念旧好,上门假冒外兄恳求一见,崔莺莺心已决绝,不肯见面,她给张生留下了四句诗:“弃置今何道?当时且自亲。还将旧时意,怜取眼前人。”崔莺莺是柔中见刚,以为诀别。

  女人跟男人分手,可能是情感淡薄的婚姻真的让女人累了。女人原本坚决地认为婚姻和情感只是自己负责的事,最后却难以抵挡众多看客的荒诞、狠毒和凉薄。于是,女人就宣布要和男人在婚姻上分手,如果可以,彼此只是做一回朋友,女人想做一个自爱、懂得爱人、拥有无比勇气与承担的女人。

  只是,这样的分手尽管优雅,却太难。

  女人和男人之间的情债,终究总是要还的。嫁入豪门或者跟薄幸名人有纠缠的女人,隐私面前很难做到人人平等,被大众关注原本就是做女人的代价,这就和在性别面前女人很难和男人平等一样,没有办法。

  俗话说,家丑不能外扬,在许多女人的眼里,如果在婚姻中和男人分手也是所谓的家丑。所以,女人和男人分手,优雅一点也未尝不可,只是要记得情海无边,很多的时候,依然回头是岸。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