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就业”现象初探:求职不易 想法太多

  25岁的合肥女孩小蔓去年大学毕业。一年间,她几乎都在旅行。“毕业那年我可以去一家公司做文秘,但我放弃了。”小蔓说,“我对一成不变的工作不感兴趣。说白了,其实我还没想好到底该干什么。毕业了,我认为不如停下来,彻底放下一切,用一段时间到处去走走,也想想未来的道路。”

  刚刚经历完毕业季,不少年轻人和小蔓一样加入了“慢就业族”。一些人选择到国外游学,或为国际组织担任志愿者;一些人选择到国内的偏远山区支教;一些人为今后的创业在各地考察;还有一些人干脆选择先闲下来,在家陪伴父母一段时间。安徽农业大学毕业的小宇没有投入应聘大军。他说:“我早想好了要自己创业,但是不急着一毕业就开始。”小宇打算先到师兄们在各地承包的农业园里实习兼考察。他说,要用一段时间多走几个现代农业产业园,搞清楚成本、收益,增加农田实战经验,为将来自己流转土地经营农场打下基础。

  黑龙江佳木斯的王亮,却因工作难找,大学毕业后无可奈何在家“宅”了二年。在家待业这两年,王亮体重也增加了不少。后来,为了减肥,王亮开始去健身,随着身材一点点地恢复,心情也好了许多。健身房老板看王亮跳操跳得不错,想请她当老师,“当时正好一位老师辞职,我想自己反正也要去健身房跳操,就答应了。”王亮没有想到自己就这样开始工作了。后来健身房一位学员又给王亮介绍了一份与她所学财务专业相关的工作。“人生好像开始顺利起来了。”王亮说,“如果可以重来,我一定争取先工作,一步一步来,而不是在家逃避。”

  2015年,中国高校毕业生人数达到749万,比去年增加22万人,大学生就业面临严峻挑战。“慢就业族”已经引起中国社会的广泛关注。媒体人何珂认为,“慢就业”给应届毕业生提供了一个重新认识自我、发现自我的缓冲地带。“慢就业”表面上是逆时代潮流的任性,本质上却是对精神家园的渴望和追寻。但何珂另一方面认为,“慢就业”要因人而异。有些大学生,为回避就业压力,而选择“慢就业”,他们可能并无计划,只是盲目出行或者宅在家中,这样的“慢就业”只是浪费时间和金钱。

  社会学家范和生认为,对待“慢就业”不该急着否定。时代不同了,人们对劳动、就业的理解和看法也会随之发生变化。让情感和身体有一定释放的时间和空间无可厚非。而为未来发展厘清头绪、打好基础,更是换一种方式应对挑战。“当然,‘慢’绝对不应成为蹉跎青春、回避竞争的借口。”范和生说。

  本报综合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