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缝中求职的新闻女们:

你没法理解我的忧伤

  6月的校园弥漫着毕业的味道,连“最后的校园餐点”都没法让699万分之一兴奋起来。
  长沙理工大学城南学院女生宿舍楼。临近午餐时点,熙熙攘攘尽是手持餐盒结伴去往食堂的倩影。在五楼新闻学大四学生寝室,安静和忧伤瞬间把这里与一如平常热闹的校园隔开。8间寝室几乎全部洞开,但过堂风和片刻不停歇的风扇依然难吹散新闻女们的焦灼与不安。

看上去很美丽,就业时很痛苦
由于目前尚不能拿到毕业证,意向单位不会跟学生签订劳动合同。“可有意向总比没意向强吧?”
  “新闻专业高产美女”在此得到印证:新闻一班25名学生中,女生占了16席———可正如有学生所说的这个专业“看上去很美”那样,姑娘们却难以在这个夏天得到一份工作。班长彭晓燕告诉记者,目前班上确定就业意向的只有6位,其中一半在湖南省外,而且,由于目前尚不能拿到毕业证,意向单位不会跟学生签订劳动合同。“可有意向总比没意向强吧?”
  一边准备毕业答辩、一边为“毕业努力不失业”奔走在各大招聘会———随着学校规定的6月24日请毕业生“出阁”的日期临近,这成了包括彭晓燕在内的大多数新闻女们的生活常态。
  刘阳是当初“近半数属调剂到新闻学专业”中的一员,冲着今后从事新闻工作“很美很光鲜”的外表,刘阳们踏实下来,期待用四年的时间“圆一份新闻从业梦”。“肉感的理想”属于四年前,很快,2013届的“求职季”让刘阳感受到了现实的骨感,或许更是伤感。
  上半年的校园招聘黄金期在5月告一段落,身边的同学在“校招”上“捞到一个”的几乎没有。“我们学校在外的名声是以理工科见长,来参加招聘的企业需求目标都是理工类学生,能和我们沾点边的也就是文秘或行政。”刘阳说。就在受访当天,一房地产企业电话通知刘阳参加面试,提供一份网络编辑的工作,记者陪同前往。“已经投了三四个月的简历,没有一家正式媒体有回应,网络编辑虽然与自己的新闻梦有一段距离,但至少是与文字工作相关。”在刘阳的简历上,记者看到有红网、长沙晚报等新闻单位实习经历,这成了当天应聘的敲门砖。最终,招聘方以“无工作经验”和“还未拿到毕业证”为由,希望刘阳能先试用,试用期月薪1200元。
  谈到近几次面试经历,刘阳总结道:“真正开始找工作才发现,文科不如理科,新闻学不如中文学,看上去很美,就业很痛苦。”

让大学学有所值选择“曲线救国”
先在岗位上认真干两年,然后继续寻找媒体工作。“为了实现一个叫做理想的东东,前提是要先放弃很多。”
  在同学眼里,马英是求职路上比较“倒霉”的一个。在校期间,一心想找份工作“自力更生”的她,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去找新闻实习,而是在一家企业干着一份有点报酬的“打杂工”。真正到了毕业正式就业之际,没有任何媒体实习经验的马英当下无奈选择了深圳一家电视台实习。“学了四年的新闻学,如果继续打杂觉得这四年大学学习经历特别不值,所以宁愿再潜心实习一段时间,攒点新闻从业经验。”马英说。
  事实上,为了让四年大学“学有所值”的并不在少数。来自衡阳的汪倩倩用“曲线救国”来形容自己的找工作之旅,“不想回老家,一开始笃定要在长沙找一份媒体工作。”然而,当真正求职时,她发现长沙一些主流纸媒连招实习生也要求985、211院校,加之长沙新闻机构人才需求基本是饱和状态,在连续投递简历一个月都石沉大海后,汪倩倩开始调整自己的方向。
  “先是坚守从事媒体工作的底线,4月份开始,我把要求工作地从长沙转向全国各地,结果依然很不理想。”汪倩倩说。5月,文秘、行政助理等与文字相关的工作也成了她的选择对象。“管他工资多少,先就业吧。我的底线是毕业后不再找家里要钱,即便不是最令自己满意的工作,也先积攒些经验吧。”一个月前,汪倩倩收到了《浏阳日报》录取通知。
  汪倩倩算是幸运儿了,在记者走访的长沙理工大学十多名新闻学应届本科毕业生中,近九成“没找好工作或眼前的工作并非自己的预期”,但多人表示也愿意先在岗位上认真干两年,然后继续寻找媒体工作。“为了实现一个叫做理想的东东,前提是要先放弃很多。

新闻女们的“决然”
  “理工大学有新闻学?”这是一提到自己的学校和专业,很多人冒出的一句话,也是新闻女杨艳最尴尬的时候。即便如此,杨艳仍是最幸运的新闻女之一。作为应届毕业生在学长推荐下,2012年10月杨艳成为武汉一份名为《中国高新区》杂志社的实习生,由于表现优秀,临近毕业前杂志社决定将她录用为正式员工。虽然结果美好,但因为背井离乡的缘故,90后姑娘依然表现出更多的无奈。
  在此之前,杨艳也尝试过多条道路。“我从大三开始就在媒体实习,很多重要的工作实习老师会交给男生,虽然我自认为能力不比人家差。老师的考虑也没错,毕竟干媒体也算个体力活。”后来,她考过公务员、选调生、村官,但在报考时会发现新闻学并不占优势,能选择的专业很少,如果再剔除性别、学历等限制条件,能通过审查的职位少之又少,竞争也不是一般地大。杨艳还曾考领到教师资格证,可同样与师范类院校毕业生同台竞聘教师类岗位时,“弱势也表现得相当明显”。
  在即将告别校园走向正式工作岗位前,杨艳决然地感叹:“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绝对不做新闻女———虽然人生无法重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