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回家

  金猴迎新春,才聚潇湘地。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春节是个重要节点,百鸟归巢,辞旧迎新,憧憬未来。借此新春佳节来临之际,本报特推出系列报道——回家,通过一张张面孔,以观来年社保新风,人才走向。

  1月24日是个大日子,曾几何时,春运已成为了回家的代名词,在历时40天的日子里,人们陆续踏上返乡的列车,怀着团圆的憧憬,朝着家的方向,一路辗转颠簸。

  作为“春运”这场迁徙运动中的主角之一——农民工,他们在外辛苦忙活一年到底能挣多少钱?来年的工作怎么定……1月24日,记者在长沙火车站对此进行调查。

  调查——

  “候鸟”们期盼回家

  从海口到广州、从广州到长沙、从长沙到郑州,再从郑州转车到山西临汾,临汾市翼城县外出务工人员苏亮(化名)的回家路辗转艰辛。1月24日11时许,苏亮正在长沙火车站前坪晒着冬日的暖阳等待归途的列车。去年9月,苏亮家里苹果园丰收,但没卖出好的价钱,就想着出来打工多挣点钱。他告诉记者:“以往,我都在当地的煤矿厂做工,这几年不少煤矿厂关停,在家没找到事做。”11月,苏亮和同村的村民一道,远赴海南五指山市修建水坝的工地上干活。“每天运石头,干的都是体力活”。临近春节,他带着2个月“体力活”换来的1万块钱回家过年。苏亮说:“明年还是先管好自家的苹果园,闲的时候就在家附近打打零工。不想离家太远。”

  “如果可能,我们更愿意留在家乡工作。”在采访中,这样的心愿被多名受访对象反复提及。30岁的河南新乡市农民工刘骏风打算在灯具行业再学一两年,攒点钱、学点技术,然后回家开个店。“有好几个以前灯饰厂的同事已经自己当了老板,做起灯饰生意,做得好的一年能挣十多万。”在佛山务工的刘骏风也动了心思,他认为,“候鸟”型打工不是长久之计,“我不想一直在外漂泊,现在在努力积累技术、资金,希望两年以后,自己能在家乡开一家店。”

  对话——

  【对话徐峰】

  农民工最怕的是欠薪

  59岁的徐峰在长沙只做了17天事,是修建高架桥的工人。因为天气冷,工地提前放假了,虽然是下午5点多的火车,上午8点多他就迫不及待地在长沙火车站等着回家的列车了。

  徐峰是湖北襄阳人,之前在县城的供销社上班,1998年下岗,从2011年开始在北京打工,主要是在建筑工地当小工,干着诸如拉砖、提灰桶的活计。“我跟着老板(包工头,记者注)在北京干了4年,每年干8个月左右的活。”徐峰说,“在外打工的人,最怕的就是欠薪。我们老板是熟人,干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拖欠过工资,每年年底都会结清。”他告诉记者,这几年的自己的收入一直在上涨,“有勤奋的劳动就有相应的报酬”。

  记者:您辛苦一年的收入有多少?

  徐峰:我年纪大了,只能当小工,就是打杂的。小工的工钱是150块钱一个工(一天),今年我做了200多个工,赚了3万多块钱。

  记者:在长沙工地干活的工资都结清了吗?

  徐峰:昨天(1月23日)给了我1000块钱,让我先回去,剩下的说是腊月二十六七的时候送到我家去。

  记者:过完年还打算来长沙工作吗?

  徐峰:明年不来了。长沙这份活劳动强度太大,有些吃不消。早上6点多就起来,上午从7:00干到12:00,下午从12:30到17:30,工作时间长,工资还不高。现在家里日子还算好过,明年就在家带带孙子。

  【对话毛师傅】

  来自湖北恩施市的毛师傅最近6年辗转湖南多个城市。“最开始在株洲炎陵县修高速路,后来在怀化的一个采石场做了一段时间,现在邵阳的一个采石场做炮工。”毛师傅说自己过完年还要继续到邵阳的采石场工作,“现在小孩读书的花费大,得多挣点。”

  记者:您觉得工作好找吗?

  毛师傅:现在能混口饭吃,靠的是不断积累经验,还有就是不怕吃苦,肯干活。做久了老板信任,有工就会叫我,所以一直有事做。

  记者:这几年的收入有什么样的变化?

  毛师傅:这几年工资还是有上涨,2014年是5000块钱一个月,去年涨到了5500元,包吃包住。

  图/文 本报记者 叶飞艳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