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极寒”下的温暖

  1月23日,长沙阳光灿烂,但被各家天气预报反复提及的“极寒”天气还是被所有星城人深深地体会到了,因为阳光里寒风呼呼地刮着,温度在零摄氏度上下徘徊。而随着年关将近,记者拿着相机来到长沙南站“扫街”,与各位匆匆谋面的朋友浅浅交流,却发现大家的知足、坚守、乐观如同涓涓暖流……

  温暖坚守

  “老板还是好!”

  前往长沙南站的香樟路与花候路交叉口,密闭车窗的汽车在依次等待红绿灯放行,戴着黄色安全帽、满身泥污的周师傅趁机穿过马路,告诉对面的同事这边出了点状况,要再商量一下。

  其实,看到路口的这群电力安装人员,记者第一反应是拒绝的,因为阳光打在脸上,寒风吹进心里,路口冰冷的空气让你拒绝和一切人物进行交流。可那上十个人的规模,拉纤般的动作与吆喝,却勾起了记者手举起相机的欲望。

  周师傅告诉记者,他们主要来自株洲农村,给一老板干活,活计谈不上太多技术,但确实脏和累。他们虽然都没签劳动合同,但120元/天的工资还是靠得住,有大病等老板还会带去医院检查……记者听到了好几遍“老板还是好”的感慨。他们说至少要工作到腊月二十四过小年。

  临走,这群还在寒风中从马路地底管道拉扯粗笨电缆的农民工热情地和记者道再见,而记者此时已冻得嘴巴都有些僵住了。

  “有个工作就很不错了!”

  长沙南站西出口负一楼,阴冷的寒风穿堂而过。

  协警张师傅已站在这儿好几年了,他家住附近,属于失地农民,他说自己年纪大了,“有个工作就很不错了”。

  张师傅中年发福的脸乐呵呵的,他告诉记者自己工资从去年的一千多元,涨到了今年扣除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后还有2000多一点到手。“西出口左右分流,各两名协警每两小时轮流值班,维持秩序。现在春运来了,各种问话的乘客比平常多了至少四分之一,每分钟可能有五六个。我们没什么特别放假,一直都是做一天休两天,今年大年三十正好轮到我值班。”

  张师傅的声音沙哑着,语气中却还带点自豪感。

  温暖回家

  “老年漂”·力量

  长沙南站前坪,两个小女孩倚着两编织袋行李嬉戏打闹,旁边一老大爷俯身趴在半人高的大行李箱上悠闲地晒着太阳。记者对可爱的孩子举起了想机,却连招大爷含笑拒绝。

  “您是在长沙给儿子带孩子吗?”记者问。

  大爷用手指了指不远处一位背着孩子,透过玻璃墙壁往进站口张望的老妇人,却同时溜出了一口的方言。记者连猜带蒙地跟他一遍遍说明、一遍遍确认,终于大体弄明白了他是和老伴一起在长沙给儿子看孩子,今天是回耒阳去。他告诉记者回耒阳的高铁票价有点贵,要109元,“但还好几个孩子现在不要钱”。

  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小跑到了大爷身边,牵起一个孩子,推着大行李箱便走;大爷牵着另一个孩子,也赶紧迈开了脚步;背着孩子的老妇人则用一根竹扁担,担起了两编织袋行李紧随其后——记者此时才发现大爷和手上牵着的孩子走路均是一蹶一拐,而“压轴”而行的老妇人倒似乎看起来更高大了。

  记者对着老妇人的背影,远远地摁下了相机快门,并给照片在心里取了个名称叫“力量”。

  “奶爸”·抗冻

  最后为一姓谢的“奶爸”和他可爱的孩子记两笔,记者发现他们时,穿着橘红色外套的孩子正骑在爸爸的脖子上,在排队取票的人群中“一览众人矮”。

  可爱的孩子超热情,总要把爸爸用来买票的身份证送给为他拍照的“记者阿姨”;“奶爸”的笑容很亲切,身体更是抗冻,居然在这只有零摄氏度的气温里只穿了一件长袖T恤,还说“刚从深圳回来,不觉得冷啊”!

  来不及多聊,他们转车韶山,10分钟后开车,“我们要走了,跟阿姨说‘再见’”——当孩子奶奶的声音传进耳朵,寒风中记者的脸上也绽开了花。

  图/文 本报记者 易巧君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