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敬明:希望自己不留遗憾

    中国最畅销书的作家、第一位进入中国作协的“80后”、艺人、导演、杂志主编,从小镇少年到城市名流,是什么支撑郭敬明走到今天?三十岁的他,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希望自己不留遗憾,一定要凡事做到不能再做,永远向上爬。

突如其来的年少成名

       在成人世界里,“郭敬明”似乎还是个略显陌生的名字,但在20岁上下的读者群中,不夸张地说,“郭敬明”却是足可引起尖叫或眼泪的一个符号。
  突如其来的名声是从2003年开始的,它的迅猛之势甚至连他本人都没做好准备。在2003年北京图书订货会上,郭敬明的《幻城》列在排行榜第二,紧追池莉的那本《有了快感你就喊》。同年,郭敬明还出版了另一部长篇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两书的责任编辑时祥选说,这两本书的销量分别为105万和110万册,这个数量远远超过海岩、池莉或者其他畅销书作家。
  “名气是虚幻的,对我没有什么意义。”说这话时,他的表情冷淡的成份多过矫情。他说,自从成名以来,感觉是“受到的伤害比爱护多”,“外界只看到了金碧辉煌的一面,但没看到我们承受太多的压力。不过我确实已得到一些东西,所以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18岁那年,他从西南边陲带着简单的行李出发去上海念大学,像每一个不名一文的少年一样充满对城市和未来的幻想。2013年,他对18岁的自己说,“你的决定是对的,相信自己,你做得到的。”
       和他一样年少成名的美国作家菲茨杰拉德曾说:“年少成名让人对‘命运’而非‘意志’产生某种近乎神秘的定义。年少得志的人相信,他的愿望之所以能实现是拜头上的幸运星所赐。”果真如菲茨杰拉德所言,在以一部《幻城》名动天下后,18岁的郭敬明毫不怀疑命运的垂青与自己的独一无二。
   
新时代的淘金者

       一个青年的奋斗史,不管辉煌与否,最后是否成功,都不至于遭到无情抨击,除非他是郭敬明。
      “抄袭门”、在微博上大晒照片、秀名牌、卖萌……他被骂,他无惧被骂;他紧紧依附时代,又不屑旁人质疑的目光。他把自己的公众形象视为表演,大众需要他是什么,他便配合。从某种意义上说,出现在公众眼里的郭敬明是我们自己投射出来的影像,拜金也好,做作也罢,你讨厌他的地方,恰恰是他对自定义成功的某种逢迎,特立独行。
       他依旧坚定不移地奉行实用优先、名利为上的价值观,没人知道他的下一个野心是什么。10年前,他是畅销书作家,从图书市场赚到了第一桶金;10年后的今天,他是国际版权出品人、文化公司董事长和电影导演。文学少年变身文化商人的过程中,他把自己打造成了人人垂涎的金矿。他输出青春期的幻梦,具有商人精准的眼光和判断。与前辈出版人相比,他目标清晰,一击即中。
       他用粉丝培育出一个青春文学消费市场,再拿自己的产品喂养他们。青春不会断片,永远有更年轻的人冲上来。郭敬明足够幸运,他的成功像是这个时代拟好的一道填空题,只要努力往里填,答案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留给了你一个位置。
 

笃信命运由自己掌握

笃信命运由自己掌握

    2011年,他第三次成为中国作家富豪榜首富,在福布斯中国名人榜中排名第52位。当年7月,他创建的最世文化公司度过了五周岁生日,旗下员工作者人数逾百,于中国青春文学出版市场上占据约75%的份额。两年后,他还是作家榜首富、畅销榜冠军。去年获得诺贝尔奖的莫言是亚军。
       现在,除了作家、出版人、老板、歌手等令人眼花缭乱的身份,郭敬明又多了一个头衔:电影导演。他自编、自导,根据自己小说改编的电影《小时代》在日前上映。这部以欲望和情感纠葛为主题的三卷本小说,原著总销量超350万册,电影预告片上线一天点击率就破了千万。
  郭敬明认为,他能走到今天,是靠自己的勤劳得来的,“我每天熬夜,睡得比别人少。我觉得每个人的努力换来你应得到的回报,这就是等价交换。就像我一样,我工作这么辛苦,要是我还过得不好,我会问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辛苦。目前来说,我的努力与收获是同等的。”
  30岁的他已经像大器晚成的人一般笃信不疑,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一定要没有遗憾,一定要做到真的不能再做了”,永远向上爬。这促成他强悍地、近乎是报复性地实践着自己的人生目标———“我要成功”。
  或许,隔在小镇少年和城市名流间的那条鸿沟有多么遥远深邃,他就打算跑得多快、跳得多高,势必要将阻挡他的力量全部抛在身后。
本报综合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