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街区制终是为了“城市生活更美好”

  新闻背景

  国务院日前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里面提到“我国新建住宅要推广街区制,原则上不再建设封闭住宅小区”。

  拆掉小区的围墙!一时间力压上海逃饭女、朝鲜紧张局势等等热门新闻。坊间纷纷感叹没有安全感了,防盗产业大利好!外面车子在小区里面撞了人怎么办?人贩子进来怎么办?引得最高法院、发改委、住建部等都第一时间发声解释,咱们各路评论人士也多建言“救火”。

  能否拆?

  先别忙着说违法

  认真阅读原文就会发现,《意见》在推广街区制这个问题的表述上是非常审慎和实事求是的。

  首先,《意见》提出“原则上不再建设封闭住宅小区”,这是对今后住宅小区的建设和管理提出的要求。其次,对已建成的封闭小区,《意见》说的是“逐步打开”。我国《宪法》规定公民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但这并不意味着私有财产绝对不可触碰。事实上,以征收征用的方式协调私有财产和国家权力之间的冲突,适当补偿私人财产,是国际通行的做法。第三,《意见》还提出“单位大院要逐步打开”。这其实是解决问题的重要思路。一方面,政府部门和企事业单位在执行国家政策方面有表率的义务;另一方面,与商品住宅小区相比,单位大院和单位住宅小区在土地使用和购房价格上都是有特殊优惠的,两者在法律上不能类比。

  小到个人,大到国家,对某些问题的认识都会有一个由浅入深、由表及里的过程,因此,不可避免地需要调整旧有政策。《物权法》立法之初,封闭式小区是中国普遍的现实,尊重现实是立法的态度。如今,随着我们对城市管理和认识水平的提高,街区制显然更有利于城市的健康发展。其间出现矛盾和法律冲突,完全可以用合法的方式,通过民主协商进行有效化解,不应是非此即彼的单项选择。  秦平

  多一点耐心与信心

  街区制属于优化街区路网结构的一个重要举措,与建设地下综合管廊、发展公共交通、保障城市安全等同属于需要完善的城市公共服务的范畴。倘若只有其他举措而没有将“大量的道路资源被封闭在小区里闲置”这个顽疾摘除掉,城市的毛细血管依然堵塞,到头来也会制约其他完善公共服务举措效能的发挥。

  同时,《意见》提出:打好棚户区改造三年攻坚战,到2020年,基本完成现有的城镇棚户区、城中村和危房改造。在笔者看来,城镇棚户区、城中村和危房改造的进程也应当是街区制推行的进程,将二者统筹推进,让街区制逐步走入公众的视野与生活,从而逐步实现公众对街区制接受、认可与支持。

  在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的双翼之下,改革必然会不可避免地触及社会的一些痛点,但是终究会有法治作为强大的保障。我们应当对街区制多一些耐心和信心,这既是对改革的耐心与信心,也是对法治化过程的耐心和信心,更彰显了对制度的耐心与自信。这种耐心与自信,说到底是共享发展的新境界。同时,各级党委、政府及有关部门也应当对街区制的推行多一些耐心,在相关配套政策与保障未明确前不可一味地蛮干与瞎干,要真正站在以民为本的角度将街区制的推行落到实处。 段春荣

  如何拆?

  应该先“补补课”

  中国借鉴吸收“世界的潮流和发展趋势”,还要综合分析潮流背后的各种硬件和软件配套,做到整体引进、逐步消化,而不只是模仿“开放小区”这样一个外在的形式。

  其一,就是最高法院提到的立法问题。依照《物权法》等的现行规定,居民小区内的公共道路和绿地属于小区业主共有,这是法律所明定和保障的私人财产权益。如果要把封闭的小区变成开放的街区,光有政策面的规定不够,还必须要解决政策的合法性问题。它不能只是简单粗暴地修改法律,而应在充分尊重和保障私人财权权益的前提下,周全稳妥地进行制度面的设计和执行面的跟进。

  其二,城市基础配套的问题需要重视。中国小区的封闭性,是过去不合理城市化过程中,相对合理的选择。很多专家强调西方发达国家的社区都是开放的,却并没有看到,这些国家的社区都有着充分的公共资源供给,家附近就有社区活动中心、街区公园和足够的停车场,而这些条件恰恰是中国大量的社区所不具备的。

  合理城市布局的形成,不是谁一步规划到位,而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逐步试错,逐渐形成的。“开放小区”的方向虽然值得肯定,但在具体落实过程中,切不可急躁冒进,而要在硬件软件上先“补课”,尊重民众权益和意见的前提下,逐步实现更合理的城市结构。

  凤凰论

  可以“化整为零”

  如根据需要,小区需要开放南北通行的道路,使其公共化,根据中央的《意见》就是将小区一分为二,使这条南北通行的道路成为“公共马路”,而小区自然会被分割为两个小区,两个小区与这条横穿的南北马路之间仍然会有栅栏等围挡。

  这种“化整为零”的做法,在街区制逐步实现的过程中可能是非常有效的举措。根据以往的经验,一些只有几栋楼的“迷你社区”即便是封闭的,也并不可怕。可怕的就是那些导致了“丁字路”“断头路”的大院子,甚至几个大社区或者大单位之间压根儿没有道路,只有围墙……这几年,不少开发商在修建大型社区的时候弄出了某某家园一区、二区、三区,每个区都有自己的栅栏墙,里面圈着的不过是那么几栋楼,而每个区之间都是开放的公共道路,这就是既符合居民要求,又不添堵的做法。

  在配套措施暂未完善,居民习惯一时半会儿难以改变的情况下,各地不妨仔细调研,看看那些堵路的大院儿能不能“化整为零”,因地制宜地把大社区圈成一些小单位,在小单位之间留出车辆通行的道路。当然,今后在我们新建小区的时候,别再搞出什么亚洲最大社区、最大两限房小区、最大自住房小区,而是规划阶段就化整为零、合理布局,就可以提前避免很多问题的出现。  庞岚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