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就是“刚刚好”

  从前,有一个小沙弥跟着一个老和尚在深山修行,平时小沙弥的衣食住行都是由老和尚负责打理的。有一天,老和尚生病了,给小沙弥两只竹筒,叫他去河边打水。小沙弥想,我一定要多打点水来,向师傅证明我很能干。小沙弥提着竹筒来到河边,他把竹筒摁到水里,使劲往里灌水,然而水似乎没有因为他的努力而多一分。这时,河边放牛的牧童看见了,笑话他:“笨和尚,竹筒不过筷子笼大,你再怎么灌也只能装那么些水。要装更多的水,就得换更大的容器。”第二天,小沙弥瞒着师傅,偷偷地提了一个大水桶,来到河边,他将水桶沉入河里,却怎么拎也拎不起来,手一松,桶被冲走了,小沙弥伤心地哭了。回到山上,老和尚语重心长地说:“没关系,不过以后记住了,力气多大决定了你能拿多少水。”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凡事都需量力而为,找适合自己用的工具,做适合自己做的事情,不要太过在乎别人的评价。过多地参考别人的标准和诉求,我们有可能会丢失了自己,就像我们若执意要走一条令所有人都满意的路,结果必将寸步难行。俗话说得好,一千个读者眼里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而哪个哈姆雷特是对的或者好的,没有人能给出一个标准答案。或许,我们唯一应该做的便是守住自己心中的那个哈姆雷特。

  所谓“幸福感”亦是如此。十年前,一只没有微博、没有微信、没有淘宝、上限为二三百条短信的手机装满了幸福,每次内存满了要删信息的时候总是反反复复看很多遍,有时还会誊写下来,生怕自己以后再也记不得其中的内容;现如今,手机的容量大到可以同时存下许多视频、照片和文字,功能丰富到可以购物、语音聊天、玩游戏,却再也没有了当年的幸福感。显然,幸福感与内存和功能无关,而与我们的内心相关。这就好像小时候,一碗稀粥稍微稠一点我们就已经很开心了,但现在,纵然山珍海味摆在我们面前仍免不了挑肥拣瘦一番。

  幸福便是如此,说难也难,说易也易。易便是由于知足。在懂得知足的人眼里,房子不需要太大,够住就好;钱不需要太多,够用就好;爱不需要太满,彼此觉得快乐就好;幸福感不需要太强,刚刚好就好。

  □  浙江  潘玉毅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