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春韭

  春又到了。柳丝轻扬,春鸭鸣暖,万物有了生机。

  一畦畦春韭,脆鲜鲜地在眼前晃动。那是母亲种的一畦韭。

  那年那月,母亲在老屋前开垦了一片空地,种了一畦韭。每年春天,新韭就蓬蓬勃勃地长出来,翠盈盈地吐着新绿。

  小时候日子苦,春天青黄不接,新粮接不上茬,哪有什么可吃的,母亲就用这些新韭做美味,认认真真地抚养着我们。

  “夜雨剪春韭,新吹间黄梁。”“春韭满园随意剪,腊醅半瓮邀人酌。”古人对新韭赋予了诗意,母亲不会读诗,总说:“春韭香,夏韭臭,秋天韭菜一般吃。”从母亲不厌其烦的话语里,我们早早地就闻到春韭的香味了。

  母亲用春韭作原料,费尽心思为我们做饭菜,幼小的心灵里总有股暖意。

  母亲从春阳沐浴的菜畦里割来一把韭,在我和弟弟眼前晃动几下,嘴一撅,今天做酸辣韭菜炒鸡蛋喽。

  春韭是自个种的,鸡蛋是自家的鸡下的,心灵手巧的母亲总是把这道酸辣味的韭菜炒鸡蛋做到极处。

  韭菜去掉烂皮,洗净沥干水分,切成段。在淀粉中加入花椒粉、米醋和盐,调成汁备用。鸡蛋打散后,炒熟,用铲子在锅中切碎,盛出。然后用辣椒面爆香油锅,加入韭菜,迅速翻炒,再倒入调好的汁,稍后加入炒好的鸡蛋。母亲做菜,我和弟弟在一边看得入神,心里充满了期待和美好。

  一会儿工夫,又黄又翠又香的酸辣韭菜炒鸡蛋就摆上了餐桌。

  清明前后,母亲一定会去小河沟捉螺蛳,将肉从壳中一一挑出,也是用来炒韭菜。春韭油鲜,与黑中带白的螺蛳肉一起爆炒,又是一番风味。母亲认真把握每个环节,先将螺肉撒些盐泡上,再用手用劲地抓抓,仔细冲洗几遍,嘴里还叨念“一定要洗干净的,不然会涩嘴的”。

  母亲做的韭菜炒螺肉特好吃。我和弟弟吃得额头出汗,母亲在一边笑个不停。

  母亲咬咬牙,拿钱买来香干,又开始给我们做春韭炒香干。母亲做菜的方法我记得十分清楚。先把胡萝卜洗净切成丝,将韭菜切成段,分别放入葱姜末炝好的油锅里爆炒,再加些调料就成了。一盘菜里红黄绿都有,颜色十分诱人,看着让人眼馋,母亲做的菜总是好看又好吃。

  韭,初春品质最佳,春食韭菜有益于肝。母亲还给我们用春韭包饺子,做韭菜盒子、韭菜炒粉条、韭菜炒干丝、韭菜炒豆芽、辣炝春韭、凉拌韭菜……每做一样简朴的菜肴,母亲都投入无限的真诚和用心,给我们百般的呵护和疼爱。

  新春又到。我在城里安了家,在小院里也种了一畦韭。我把年迈的母亲接过来,亲自下厨房给母亲做了一道菜——春韭炒鱿鱼……

  □  山东  卜庆萍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