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人才流动“搬石头”“扩通路”

  《意见》提出:要健全人才顺畅流动机制,破除人才流动障碍;促进人才向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流动。其中,针对当前我国在现实中还存在的一些束缚人才顺畅流动的障碍和羁绊,提出了一系列“搬石头”“扩通路”的精准化、具体化改革举措。

  目前,制约人才流动配置的主要因素有机制壁垒、身份编制、福利待遇等。机关、事业、企业三种所有制人才之间可以说壁垒森严,相关政策障碍、社会保险制度障碍长期阻碍着三者之间人才的自由流动。国内与国际人才、体制内与体制外人才、机关事业企业单位人才的互通机制尚未建立。总体上看,由于当前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待遇体系不同,导致人才仅能“顺向流动”,即:从机关到事业单位、到企业,而未建立起双向合理流动的通道。另一方面,各地户籍限制、退休政策、福利待遇、子女教育和医疗服务等的差异,也制约着人才跨地区流动。

  针对人才流动,《意见》提出了更多有创新突破、回应需求的政策点位供给。例如,要打破户籍、地域、身份、学历、人事关系等制约,促进人才资源合理流动、有效配置;畅通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各方面人才流动渠道;研究制定吸引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和社会组织优秀人才进入党政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的政策措施;建立高层次人才、急需紧缺人才优先落户制度。加快人事档案管理服务信息化建设,完善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接续办法;提高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人才保障水平,重大人才工程项目适当向艰苦边远地区倾斜。边远贫困和民族地区县以下单位招录人才,可适当放宽条件、降低门槛。鼓励西部地区、东北地区、边远地区、民族地区、革命老区设立人才开发基金。完善东、中部地区对口支持西部地区人才开发机制,等等。

  “择天下英才而用之”要求我们遵循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规律和人才成长规律。而人才流动是人才成长、发展和价值实现的重要手段。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哪里有需求、哪里能发挥作用、哪里效率高,人才就往哪里流,只有通过市场的调节作用人才资源才能获得有效配置和优化组合。遵循两个规律,就要给予人才以更加宽容和自由发展的流动环境,使人才有更多机会寻找自身的定位,通过多种渠道发现、发展自己的潜能,从而在恰当的领域、岗位上作出创造性的贡献,体现其独特的人才价值。因此,打破人才流动障碍,努力破除人才发展的刚性、柔性约束,建立开放、包容的人才机制和环境,既是人才辈出、人尽其才、才尽其用的前提,也是实现人才资源高效配置,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人才制度优势的基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