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湖师大“组团”招教师

  今年就业去哪儿?这无疑是即将离开学校进入职场的2016届高校毕业生们最关心的话题。4月6日,湖南省“就业去哪儿”大型公益活动正式启动,首场双选会在湖南师范大学举行,近200家单位到场揽才,提供就业岗位2000余个。根据师范类学校特点,本场双选会上有不少学校和培训机构“组团”前来招教师。

  师范类毕业生理想当教师看重编制

  6日上午10时许,双选会现场已经人气火爆,应聘者最多的要数带编制来招考的院校和教育部门。“有编制的话,相对稳定一些,待遇也会稍微好些吧。”多数师范类毕业生就业首选教师岗位,能不能提供教师编制成为他们关心的问题。湖南师范大学应届毕业生唐爽告诉记者,早上9点她就来到的双选会现场,1个多小时,她向桃江一中、佛山顺德区美的学校等3所学校投了简历。“我对将来工作单位并没有地域限制,只要能当教师。最希望是能找个有编制的教师岗位,这样感觉更有归属感。”唐爽说,自己学习的是师范类专业,如果不做教师的话她会觉得遗憾。

  记者发现,双选会上的教育类岗位,以培训机构提供的岗位居多,有编制的很少。桃江县2016年教师招聘展台前,前来咨询的毕业生们排起了长队。该县人社局牵头,县委组织部、县编委办、县教育局共同组织实施,前来为全县20余所初高中学校和职业院校揽才,面向社会公开招聘财政全额拨款事业编制教师75名以及部分编外教师。桃江县教育局局长黄志刚介绍,从目前应聘的求职者来看,呈现出女生多男生少,县里学校报名多、乡镇和民办学校受“冷落”的特征,“这也能理解。寒窗苦读十几年,都想找个好工作。建议高校毕业生们能更加准确地自我定位,合理设置期望值”。为了吸引人才,对于乡镇和民办教师的部分岗位,该县适当降低了“门槛”,“在学历方面要求没那么高,普通全日制师范类二本及以上学历就可以应聘”。黄志刚告诉记者,在招聘现场报名后,报名超过1:3的岗位,当天即组织进行专业测试,根据测试成绩高低按1:3入围参加面试,面试考核合格,将择优签订就业协议书。

  在双选会现场,不时能听到一连串流利的英文展示,除了英语教师岗位,一些单位外贸类岗位也“渴求”基本功扎实的英语专业人才。梦洁家纺招聘人员就选择用英语面试应聘者。该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招聘的职位是国际买手,“我们要求英语口语、写作能力强,所以需要用英语来考验应聘者”。

  “就业去哪儿”活动让供求方双赢

  双选会上,应届毕业生抓住机会与现场知名企业深入沟通。对企业来说,能借助全省“就业去哪儿”公益活动平台集中进入各大高校,不仅节省了招聘成本,也提高了招聘质量。而对于学生来说,此次活动则为他们解决“就业去哪儿”的问题提供了更多可选路径。

  机械工程专业大三学生张伟锋对就业并不担心,“我们专业就业率高,不从事本专业的比较少”。话虽如此,但大三的他已开始为自己的未来进行谋划,他做了“两手”准备:一是考研深造,他认为“技术越专,能让自己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二是就业,他想通过“就业去哪儿”这类活动,初步了解目前的就业状况。他深感自己实践经验的缺乏,“我们学校大四会统一安排实习。不过,我大三就想开始实习,只是了解信息的渠道有限,不知该去哪”。

  “听了讲座后,我的就业方向变得清晰了,思路打开了。”同样来自机械工程专业的大三学生曾甜告诉记者,“过去我认为自己只能当老师,或者考公务员、考研等。现在我发现就业路宽其实可以很宽,可以去企业,甚至去创业。”在大四学生王娟萍看来,她的就业方向比较窄,因为其专业为旅游管理。令她苦恼的是来师范大学招聘的单位以招聘中小学老师为主,而她的专业又不太适合去当教师。王娟萍已经顺利保研,但她仍想了解以后的就业形势。“毕竟最终都是要工作的,这样的活动能让我更多了解企业的用人情况,更清楚自己未来需要怎样的竞争力。”

  也有求职者对双选会提出建议。“希望用人单位可以将签约时间缩短,尽量能够现场签约。”河南师范大学会计专业毕业生李浩杰从河南新乡赶来参加“就业去哪儿”双选会。因为父母都在长沙,作为河南人的他选择将就业目光瞄准长沙市场。临近毕业,李浩杰已经参加了多场招聘会,但他发现,企业多不能尽快给出是否聘用的答复,等待周期比较长。“对于像我这种从外地来找工作的求职者来说,这会造成时间、金钱,特别是机会成本的花费过高。”李浩杰提出,希望才市上有更多“当场定offrer”的用人单位。

  “优先”岗位帮扶贫困生就业

  为更精准地促进大学生特别是贫困大学生的创新创业和就业,此次“就业去哪儿”大型公益活动还注重实施就业困难毕业生托底帮扶就业。

  双选会现场,不少单位打出了“贫困生优先”的标识。记者经过粗略观察,发现列出“贫困生优先”的主要包括技术、储备人才、销售和实习岗位,如贝斯特教育的销售精英岗位、长城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审计部实习生岗位等。“我们公司Java软件开发实习生岗位除了优先贫困生外,还有相关政策可为贫困实习生提供餐补和住宿补贴,每个月约合1500元,时间为3-4个月。”天眼集团的招聘负责人蔡先生表示,其公司注重中高端技术岗位人才培养,实习生如在实习期结束通过公司技术考核并愿意留下来工作,一定可以付出让他们满意的薪水。

  为何对贫困生“高看一眼”?湖南高至科技有限公司招聘负责人表示,软件开发工程师岗位需要能沉得下心来踏实做事的年轻人,这与贫困生的一些特质比较契合,且他们认为贫困生更需要一个就业机会来尽快改善家庭困难。而益丰大药房则表示他们的储备干部都需要做4个月左右的基层店员工作,贫困生对基层磨炼可能更有心理和身体准备。

  不过,现场列出的“贫困生优先”的岗位,据记者了解截至上午10时几乎还没有遇到有学生说及自己是贫困生。相关招聘方负责人表示这很正常,“贫困生占比本来就少,未就业且符合相关岗位要求的贫困生应该更少。另外,大家都知道贫困并不是招聘的必然条件,而是同等条件下优先录用”。记者随机询问了几名同学对“贫困生优先”有何看法,俄语专业的邱同学表示这是公益招聘,如此标识正可以体现公益性,让贫困生感到温暖。

  “我校从大一起就为经济困难学生建了档,如果企业需要这些学生相关情况证明,我们可以积极配合。”湖南师范大学招生与就业指导处副处长颜中玉介绍,该校还建立了2016就业困难学生台账,精准帮助各类就业困难学生早日找到满意的工作岗位。

  本报记者 叶飞艳 易巧君 陈尽美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