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时刻

  □ 天津 清秋

  很小的时候,我个把月总要生病一次,得病是件痛苦的事情,但软绵绵趴在妈妈背上,双手认真地搂着她的脖子,妈妈则双手托着我的屁股,为让我开心一些或防止睡着,时不时就说上一句:“卖小狗喽,卖小狗喽。”我会很配合地“汪汪”叫上两声,她也便走得更快一些。今天想来,那一时刻自己多么幸福啊。

  四五岁时,我依然特喜欢和妈妈一个被窝睡觉。除去夏天,其他三个季节每每到了晚上,妈妈总是早早钻进被窝暖着。我进去时里面早已充满了热乎气,还有淡淡的妈妈身上的味道。我会习惯地让妈妈搂我一会儿,待困倦时,就背对着妈妈躺下,嘴里念念有词:“脸对脸,四只眼;腚(屁股)对腚,两道缝。”几秒钟后就会进入梦乡。今天想来,那一时刻自己多么幸福啊。

  小学的时候,早上不愿意起床,尤其是冬季,离开温暖的被窝很是不舍,妈妈会在炉子上给我把棉袄、棉裤烤一烤,然后小跑着来到床边,笑着对还在迷迷糊糊中的我叫道:“快起来吧,太阳该晒屁股了。”我一下子坐起身,妈妈三下五除二帮我穿上暖乎乎的衣裤。待我洗漱完毕,热乎乎的早点就端了上了。今天想来,那一时刻自己多么幸福啊。

  小学高年级时搬了家,距离学校比较远,我总愿意让妈妈送一段儿,她替我背着书包,在后面跟着我,等过了那条大马路,我便接过书包自己走。待放学回家,妈妈一定在二楼的阳台处望我呢,蹬蹬蹬上得楼来,她接过书包说:“看着你撅着小屁股进院子里来,我的心就放下了。”今天想来,那一时刻自己多么幸福啊。

  女儿出生那天正是“三九”时节。母亲当时已患糖尿病,视力下降不少,她坐在父亲的自行车后面,匆匆赶到医院,怀里抱着她亲手缝制的小被子,素花白地儿,里面絮的都是新棉花。当她把其盖在女儿的身上时,看着针脚齐整的小被子,妻感动得连声道谢,眼睛都湿润了。母亲仔细端详摇床里的小人儿,轻轻扭头对父亲说:“真像他爸小的时候。”今天想来,那一时刻我和妻多么幸福啊。

  女儿上幼儿园的第一天,是母亲送的。当我下班回家后,女儿悄悄告诉我:“早上进了幼儿园,回头和奶奶再见时,我看到奶奶在抹眼泪。”从那以后,接送女儿成了母亲的“职业”,有一次,我在路上看到她俩手拉手走在便道上,女儿仰头冲她的奶奶笑着。今天想来,那一时刻女儿多么幸福啊。

  现在,我已到望五之年,女儿上了大学,而母亲却垂垂老矣。严重的老年痴呆症困扰着她,甚至到了母子对面不相识的程度。那些幸福的时刻,想起来让人有点心酸。如今我最大的幸福就是陪母亲坐着,帮她掏掏耳朵、捶捶后背、剪剪指甲,她老人家大多数情况下认不出我来,而偶尔一次叫出我的名字,我便会幸福得热泪盈眶。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