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哥的姐”签合同参社保

  随着《社会保险法》的深入落实,越来越多的人沐浴到社会保障的“阳光”,一些之前徘徊在社会保障体系之外的特殊劳动群体,也陆续享受到社保这一惠民政策。近日,享受“五险一金”,对长沙市的“的哥的姐”们来说,开始成为现实。

  近年来,被“份子钱”、油钱、工钱等困扰的出租车行业管理,在长沙市终于迎来“破题”,长期实行的出租车“承包制”和“租赁制”经营模式获得转变———长沙市新增500台的士试行“公司化经营、员工化管理”经营模式。6月18日,长沙首批50辆“员工制”出租车驶向长沙的街头小巷。

  “这是企业与驾驶员建立起的权责对等、风险共担、共同和谐发展的长效机制。”长沙市客管局出租车客运管理科副科长李智深如此表述这一新的经营模式。他介绍,这将是长沙出租车行业未来发展的方向。假以时日,在长沙当出租车司机,将不用交一分钱“份子钱”,还有五险一金、高温补贴、4天月假。 

  前传:为的哥的姐参保呼声愈高 

  长沙市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上海、杭州、十堰等地已经结合自身实际情况着手试点出租车“员工制”,探索经营模式的转变。

  其实早在2004年底,国务院办公厅就发出通知,要求切实保障从业人员合法权益。其中有这样的表述:“出租汽车企业要依法参加社会保险,按照国家规定为司机按时、足额缴纳基本养老、基本医疗、失业等保险费。”

  为什么多年来在长沙都没有真正的让驾驶员享受到社会保险?李智深认为,这是由于行业特性和其固有的经营模式,确定了驾驶员和出租车企业是一种租赁关系而不是聘用关系,双方不属于劳动关系。

  2011年7月1日,《社会保险法》正式实施,这给出租车司机带来不小的期望,他们渴望被纳入社会保障体系。两年过去了,其他行业劳动者的参保权利不断巩固时,出租汽车行业从业人员享受社会保障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2012年2月27日,人社部等三部门联合宣布从当年3月起开展为期两年的“出租汽车行业和谐劳动关系创建活动”,要求全国各地普遍开展包括社保、收入、休息休假在内的工资集体协商等多项新规定。

  近年来,长沙市开始试图通过改变现有的经营模式,来理顺出租车企业与驾驶员的劳动关系,让驾驶员进入社会保障系统,引导出租车企业规模化经营,鼓励企业做大做强。经过探索,“公司化经营、员工化管理”这一新的经营模式逐渐成型。

  解读“员工制”: “像我女儿一样成为上班族, 有五险一金” 

  什么是“员工化管理”?“在我看来,就是像我当白领的女儿一样,成为上班族,有基本工资的保障、公司每个月会给我缴纳社保、能按点上下班、有休息日。”长沙鸿基出租车公司的驾驶员刘姓的哥说,最近,他的这些想法成为了现实。作为长沙首批出租车“员工制”驾驶员之一,刘师傅觉得自己很幸运,“我以后退休了能领到养老金,看病也能报销,心里觉得很踏实,有一种归属感。”

  与过去的经营模式相比,“公司化经营、员工化管理”经营模式最大的改变在于要求对车辆所有的营运投入完全由企业承担,驾驶员以员工的身份为公司开车。李智深告诉记者,按照这种经营模式,出租车公司统一招录符合从业条件的出租车驾驶员,依法为其缴纳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和住房公积金,保障驾驶员的劳动报酬、保险福利和休假等权益。“驾驶员的投资和营运风险都会减少,而出租车公司将承担更多的风险。”

  记者了解到,在新的经营模式下,出租汽车企业实行“收支两条线”的营收管理模式,制定安全运营、服务质量、生产任务定额、燃耗定量、维修成本等各项营运管理考核指标。经过企业与驾驶员的协商,此次中标的6家企业将生产任务定额定为了18000元/月/车。“根据市场的变化,这个额度也可能会有调整。”

  收入计算:“每个月上缴18000元,还能赚到钱吗?”

  一个月要上缴18000元,有出租车驾驶员担心挣不到钱。“这比之前每个月交5000多元的‘份子钱’还多,能赚到钱吗?”在汽车南站出租车等候区,记者见到了正在等待乘客的何师傅,他说自己还在观望,“先看看效果再说。”“我觉得18000元的上缴额还是比较容易完成。”在采访过程中,旁边一名的哥扳起手指头算了一笔账:虽然18000元的上缴额是比交“份子钱”要多一些,但以前的油费、修理费等等都要车主自己承担。按照新的模式,驾驶员是在基本没有成本费用的情况下上缴18000元。另外,司机每人会发1000多元钱的基本工资,单位还给交“五险一金”。“算下来收入其实是差不多的。”

  在李智深看来,要完成每个月的上缴额,并保证自己每月有4000-5000元的收入,驾驶员是没有多大压力的。为加强对驾驶员的管理和调动驾驶员的积极性,在“员工制”模式下,企业采取“基本工资+工龄工资+技能工资+绩效工资”结构工资的分配方式。李智深告诉记者,根据长沙市出租车计价器后台提供的数据显示,每辆出租车月营收额约为2.6万元,如果按此计算,超出1.8万元的8000元钱绩效工资就属于主副班驾驶员所有,而且每个月5000元的油费、1000元的维修费用包干,可以减轻驾驶员的负担。如果驾驶员专业技能较高,车辆状况较好,每月只需3000元的油费,车辆不用维修,那么剩余的2000元油费和1000元维修费就是对驾驶员的一种奖励。“在长沙,这样的薪资算是相对较高的。驾驶员也应该认识到,长远来看,不管遇到疾病、养老还是其他意外,员工制都能给驾驶员更有保障的生活。” 

  特别提醒:不缴社保暗含大风险

  “我没买社保。”近日,记者在长沙星沙搭乘出租车时结识了该车的司机———30岁出头的傅方。傅师傅告诉记者,在租赁模式下,司机也可以自行到社保局购买社保,“但我没有买,老婆孩子都要靠我养,买社保每个月一交就得好几百元,舍不得啊!”而对于“员工制”,傅师傅说:“就算单位给我缴纳社保,那也有一部分是要个人承担的。想到离退休还很远,养老保险啥的就先不买了,先把钱拿到手再说。”

  对此,北京盈科(长沙)律师事务所劳动法专业律师刘杰表示,个人只能以灵活就业人员的名义参保,只能享受养老和医疗两项保险;而法定企业为员工缴纳“五险”。另外,出租车行业是高危行业,职业风险较大,的哥的姐们应积极参与这种新模式的管理。“社会保险不以盈利为目的,致力于为社会成员提供必要的基本保障。对劳动者而言,如果不缴纳社会保险,一旦因养老、工伤等问题产生争议,解决起来也很繁琐。”

  为进一步完善长沙“的哥的姐”们的参保体系,李智深提出,下一步出租汽车行业管理部门将和人社部门进一步沟通协调,针对驾驶员流动性强等行业特性,争取能够出台针对出租车行业的社保政策规定,来确保“公司化经营、员工化管理”这一经营模式得到长足的发展。 

  各方说法:“公司化经营,员工化管理”,你怎么看?

  企业说———

  服务质量不达标企业将失去经营权指标;服务质量达标、管理到位的企业将得到更多指标。“‘员工制’更加明确了企业的责任。”长沙鸿基出租车公司负责人介绍,“员工制”要求出租车产权与经营权统一,车辆购置、营运有关税费等投入全部由企业承担。在遇到意外事故、自然灾害时,风险也由企业承担。该负责人认为,“员工制”通过服务质量的优胜劣汰,使优秀企业获得更多经营权指标,增强了抗风险能力,依靠规模经营,实现行业品牌化、规范化发展。

  市民说———

  对于广大市民来说,大家最想要的还是优质、方便的服务。“作为劳动者,他们理应享受到社会保障服务。”不少市民表示支持的士司机享受到更多的福利待遇,市民马女士认为,“员工制”既保障了驾驶员的基本社会保障,也对他们的服务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考核要求,这就意味着,司机不会一味地为追求营运收入而选客、拒载、绕道、拼客,乘客将会享受到更好的服务。

  律师说———

  “在合法范围内对企业用工模式进行创新,是市场竞争的必然结果。”刘杰指出,出租车行业到底属于劳务承包还是与雇主之间的劳动关系,不是非常清晰。他认为,所谓“员工制”就是确认企业与驾驶员之间是一种劳动关系,通过签订劳动合同,建立权利与义务的关系。“只有明确了出租车行业的劳动关系,才能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出租车行业的劳动纠纷。”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