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母亲领奖

  母亲参加了一个老年书画大展,接到通知的时候,她正好患了肠炎,打了两天针,身体还有些虚弱。我不让她亲自去了,代她去参加开幕式,也欣赏一下老年人的画展。
  在一片不大的空地上,是一排排商店,一楼是办公室,二楼是书画展厅。开幕式设在商店的前面,架起两个大红的彩虹门,上书此次书画展的标语。空地上,站满了头发花白的老年人,我知道,他们和母亲一样,是老年大学的学员。每个人的爱好不同,他们有的参展的是书法,有的参展的是绘画,还有人是特意前来“取经”的。
  为老年人领奖很有意思。我上二楼找到母亲画的画,并让熟悉的人帮我拍照留影。有些老年人凑到我面前看着,然后问我的家住哪里,看来很是羡慕我的画和我的年龄,因为和他们在一起,我像个孩子。我一边回答他们的问话一边乐了。解释画不是我的,是我母亲画的,我只是前来代领。
  他们眼睛花了,看不清画面上的题字,所以把我误当作画的主人。当知我是某某的女儿后,他们欣慰地与我握手。当我说出我母亲的名字,他们几乎都知道,我母亲身体不好,总是生病,却每天都在努力画画,是值得大家学习的榜样。
  在他们中间,和母亲一样八十多岁的老人有好几个,但一个个都精神矍铄。他们身上每人拎着一个大包,把获奖证书收藏进里面,显得是那么谦虚而低调。我终于知道,母亲为什么也喜欢拎一只大的书包,原来这种包可以隐藏不经意的张扬。奖次分三个等级,然而不管得奖高低,他们都真的不太在乎,依然是一副泰然自若的表情,正像哲人说的,人到老年,早已经处世不惊。
  登楼看画,下楼领奖,和母亲最要好的几位阿姨,一直坚持和我站在一起,她们告诉我一些属于母亲的秘密:母亲从年后就画得少了,一直以来我猜想是年纪大了的缘故,经几位阿姨一说,我才知道原来是母亲的手开始抖了,耳也有点聋,上课听不太真切。
  当母亲的大红证书发了下来,我和这些叔叔阿姨们也熟识了,他们握我的手,我也握他们的手,因为我对母亲所做的一点点孝心,让他们也同时充满了感激,就像我也是他们的女儿。看来,人到老年的时候,一个人的荣誉都不是孤单的,每个人的幸福和伤悲也都不是孤单的。山东 宋尚明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