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网友

  网上流行这么句俗语:“铁打的网络,流水的网友。”确实,上网找“网友”很容易,但要稳固这种朋友关系,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记得一年前,我学会QQ聊天的当天,我找到一位昵称叫“星星”的网友,她在一开头就要求我亮出真实身份,她自己也先作了自我介绍。我当时那个激动呵,立刻将自己全盘托出。当对方知道我爱好写作,并有作品问世时,十分钦佩,并说她小学时也爱好文学。我们谈得很投机。第二天,我们又聊了很长时间。到了第三天,“星星”突然告诉我,她的男朋友不喜欢她在网上聊天。我突然感到有些失落,不过考虑到人家的终身大事,我还是理智地对她说了声“88”。
  几天之后,一位网名叫“李寻欢”的人主动找到了我(可能是看了我“爱好写作”的留言)。他是一位高二学生,酷爱文学。据他介绍,他已经写成两本小说,自认为水平不在韩寒之下。在聊天的过程中,他说自己五笔不熟,要我教他五笔。我爽快地答应了。这以后,他经常用QQ呼我,问我一些字的五笔打法。时间长了,他就变得很老练很简练了,一般只传过来一个字(是用拼音输的)。有一次他传过来一个“蛇”,吓了我一跳。经常,我在发伊妹儿、看报或与别人聊天时,这位小“李寻欢”突然传给我一个字,这对我的“网上生活”显然有点干扰。有一天,我善意地对他说:“最好通过伊妹儿,集中地寻问一些字的五笔打法。”没想到,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这位“小作家”了。
  不过,最令我感到自责的,是我得罪了一位上海网友。这位女网友也是中文大专毕业,在上海一家外资企业供职。她是一位聊天高手。她在聊天时很调皮也很调侃,常常用对仗的句式和我逗趣,比如我说:“今天天气好。”她马上答:“夜晚月光明。”如此等等,和她聊天,简直是一种享受。我们聊了三个多月,聊天的文字可以构成一部对话体的长篇小说。不过,她也有一个我不太喜欢的习惯,就是不断地在我的邮箱里堆放别人寄给她的一些稀奇古怪的照片和卡通画片,有些还很恐怖,比如,人的身与头分离,刀刺心脏,等等。终于有一次,我觉得忍无可忍,就对她说出了自己的“不喜欢”,并请求她不要再寄了。此后,我就再没见她在QQ上露面了。现在想来,我过于认真了,大不了就报废一个邮箱嘛,何必要直说出来呢!
  当然,现在我仍与几个网友保持着联系。还会“丢失”网友吗?我也说不清楚。安徽  霍寿喜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