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务协作脱贫天地宽

  “我这次的工作机会,是政府组织引导把岗位送到了家门口,让我孩子的学费、生活费得到了保障。”7月3日,来自龙山县洗车河镇干溪村的月嫂周小红颇有些激动地对记者说。

  两个月前,32岁的周小红还是个带着两个孩子的家庭主妇,一家人全靠丈夫务农收入,加上父亲年迈多病,家庭负担很重。5月5日,一场在龙山县举办的“长沙?龙山贫困人口劳务输出对接专场招聘会”给她带来了转机。面对40家前来参加招聘会的企业,她和4个老乡一道,选中了长沙市湘雅艾佳人月嫂家政服务公司做月嫂。

  “当月嫂,一个月有近3000元的工资,升星级后还会涨,我感到很幸运。”周小红告诉记者。

  这样的幸运,得益于我省正在开展的劳务协作脱贫试点。此次以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为试点范围的粤湘劳务协作脱贫试点,围绕实现精准对接、促进稳定就业目标,短短3个月,1.46万像周小红这样的自治州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找到了心仪的工作,加上试点启动前已转移就业的19.27万人,已累计转移20.73万人,在自治州34.68万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中,占到了一半以上。

  “劳务输出是增加贫困人口收入最直接、最现实、最有效的方式之一。政府搭建平台,通过就业来扶贫,让湘西贫困农民的劳动脱贫梦不再遥远!”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省人社厅厅长贺安杰信心十足。

  3月15日,汪洋副总理召开国务院东西部联手扶贫劳务协作座谈会,要求湖南、广东两地搞好劳务协作脱贫试点,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湖南省委、省政府围绕落实会议精神,全面部署和推动劳务协作脱贫试点工作,并迅速立足于花垣县、龙山县重点向广东省广州市、深圳市、佛山市、东莞市四市,自治州向长株潭三市,自治州州内三个层面展开。

  “此次试点,除了让1.46万贫困人员转移就业,在此基础上探索并形成的劳务协作脱贫工作机制和政策措施,意义更为深远。”贺安杰认为。

  对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既要精准识别,也要精准对接、精准服务。试点以来,自治州组织基层干部1.2万人次,以扶贫部门建档立卡贫困人员为基础,逐一调查核实了全州34.68万贫困劳动力的情况,基本掌握了试点启动前已转移就业的19.27万人的去向,其工作动态变化情况也能定期掌握;逐一摸清了剩余的15.41万贫困劳动力中,尚有7.54万人具有通过劳务输出脱贫的意向。对上述人员,建起了实名信息台帐,分别在广东省广州、深圳、佛山、东莞和省内长株潭等地设立了劳务对接服务中心。

  在巩固试点前自治州贫困劳动力转移就业脱贫的成果基础上,对目前有转移就业意向的7.54万贫困劳动力,按省外、省内、州内3个层面进行劳务协作对接,花垣、龙山两县与广东四市,自治州与长株潭分别签订了《贫困人口劳务输出对接试点合作框架协议》,共举办各类专场招聘会17场,累计提供岗位3.88万个。其中,1.46万贫困人员实现转移就业。

  转移就业贫困劳动力,既要有工作,还要呆得下、留得住、能脱贫。我省着力完善了稳岗、转岗、拓岗政策支撑体系。省内层面主要通过稳岗政策的兑现落实,鼓励企业更多地承担社会责任。长株潭对已输入的7373名湘西籍务工人员进行了逐一核实,并出台政策措施。对本省输入地企业吸纳输出地农村贫困劳动力并签订1年以上劳动合同、依法缴纳社会保险的,按每人1000元标准给予企业一次性岗位补贴。对吸纳贫困劳动力数量较多的单位,授予“精准扶贫模范单位”荣誉称号,并给予一定奖励。

  本报记者 谢忠东 徐利平

  特约报记者 刘银艳

  政策链接》》》

  以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以下简称“输出地”)为劳务协作脱贫试点输出地,在精准确定输出地建档立卡农村贫困人口的基础上,将有劳动能力和转移就业意愿的人员,分别转移到广东省4市、省内长株潭3市以及自治州内的8个县市(以下简称“输入地”),其中花垣县、龙山县重点转移到广东省广州市、深圳市、佛山市、东莞市(其试点方案由我省配合广东省另行制定);对有转移就业意愿暂未实现转移就业的贫困劳动力,提供岗前培训、技能培训、职业指导、就业推荐、政策咨询,实施“一对一”就业帮扶工程,直至实现转移就业。

  ——摘自《湖南省劳务协作脱贫试点工作方案》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