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母亲登华山

  华山号称“天下第一险”。

  人都说晚上登华山最好。于是,美好的春夜,我带着母亲,经鱼石、五里关,到石门、药王庙,到毛女洞,到云门,从青柯萍至白衣洞,再到回心石。我担心母亲的身体,说回心石的意思是,现在回头还不迟。母亲说,既然已到华山脚下,不登我将一生遗憾,走吧!

  一路到了千尺幢。石阶很陡,须步步小心。所幸路边有粗大的铁链,我和母亲都小心地拉着铁链走。过了千尺幢,就是百尺峡。然后,一路上东绕西绕,到了天梯。

  夜色中,细雨霏霏,每一级石阶都相当湿滑。我为母亲打着手电,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天梯很是陡峭,我们不敢大意,死命抓着铁链,以防不测。

  我们先到了南峰,然后到了中峰,那里是一派北国风光。冰雪封路,冰花俏丽。石阶陡峭,一步一打滑。

  最终,我们走到了一堵峭壁跟前。峭壁上的石阶很窄,笔直向上,垂直成90度角,极像老鹰的尖嘴。这个地方是整个华山最险峻的地方,名字叫“鹞子翻身”。母亲年纪大了,从一旁的缓坡上走了上去。我说,我不绕路,我想试试。当我爬到“鹞子”的尖嘴边时,双脚蹬住石壁,整个身子弓起向上走。铁链在不停地抖动,时刻在变换方向,我一脚踩滑了,双脚悬空,只靠两只手的力量抓住铁链。铁链带着我滴溜溜地转圈,我往下一看,是看不到尽头的黑暗,往上看,除了头顶的巨石什么也看不见。母亲不停地鼓励我:“别害怕,千万撑住,别松手。抓紧链子,先迈步,再换手抓链子。”我定定神,照母亲说的做,终于上去了。

  午夜时分,我和母亲在一家设在半山腰上的客栈里休息。

  天亮了,走出客栈,我目瞪口呆。眼前的景象,真的险峻至极。客栈在半山腰上,从门口往下走,是一级级细而窄的石阶,一级一级,数也数不清。石阶上霜花晶莹,一不小心滑倒,就会瞬间滚下万丈深渊。母亲则早有准备,跟店主买了两根拐杖,说,有了它,就什么也不怕。我敬佩于母亲的从容淡定,母亲的话让我有了登上华山山顶的信心。

  一步一步走下客栈,一步一步地来到北峰。站在峰顶,但见松柏苍翠,玉树琼枝。我和母亲站在峰顶,共迎一轮新鲜的朝阳。母亲说,能够登上华山的人,人生路上什么困难也不怕。

  我突然明白了,不是我带母亲游华山,而是母亲带我来登山。她担心她的女儿娇弱如小草,经不起人生路上的风雨。她希望我是一棵大树,就像华山山顶的松柏,坚强,独立,笑傲寒霜与飞雪,永远乐观向上。

  我更明了,做一个坚强乐观的人,是母亲的愿望,也是我的追求。登过了“天下第一险”的华山,那么人生于我,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呢?

  新疆 李素珍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