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平的孝心

  里约奥运的大幕已经落下,但赛场上的澎湃激情却久久不能散去。在万众瞩目的里约奥运会女排决赛当中,中国女排时隔12年夺冠,主帅郎平功不可没。

  当运动员时就是名震世界排坛的“铁榔头”,成为教练之后,更是国际公认的顶级教练。郎平是国际体坛一张闪亮的中国名片,在奥运会赛场上,这样的教练带来的影响力绝不亚于宝贵的奥运会金牌。战场之外,郎平还是一个母亲,一个女儿,尤其她对父母的一片孝心,让人感动。

  职业生涯圆满却遗憾母亲生病未能陪伴

  从上世纪80年代的“铁榔头”到今日的“女排教主”,郎平用30年的光阴证明了自己不管是什么身份,她都是伟大的代名词。一回回倒地,一次次跃起,一记记扣杀,点染几代青春,唤醒大国梦想。因排球而生,为荣誉而战。一把铁榔头,一个大传奇。

  奥运获奖后的新闻发布上,当有中国媒体问及郎平:“您的职业生涯是完美的,您还有什么样的梦想没有实现?”郎平的回答感人至深。

  “我觉得我执教这么多年,作为教练很幸运,得到了很多机会在全世界执教,作为女性教练来说,是非常少的。”郎平首先回答,“排球是集体项目,一个人能力再大也没有用,我还是很幸运。”

  随后,她动情地说道:“虽然事业上很成功,但是陪伴父母比较少,父母特别支持我。但我以队为家,人生很多遗憾,我希望比赛结束之后,好好陪伴母亲,特别是她生病期间,我没有在她身边,满足她的一点点小小的希望,希望跟家人多一些时间。”

  其实,郎平在母亲的眼里是位孝顺的女儿。母亲说:“女儿一有时间就陪我聊天。要是出差,肯定给我买点小礼物,给我解闷儿。女儿这么忙,还有这份孝心,我感到很知足。”从郎平母亲的感慨不难看出,郎平对母亲的亲情呵护。

  在郎平妈妈的眼里,女儿是她一生最得意的“作品”。老人说,作为她的母亲感到特别骄傲。因为她是老人的好女儿,是女儿的好妈妈,是姐姐的好妹妹,是队员的好教练,是大家公认的好孩子。“有时候看她忙碌的样子,看她操那么多心,我这个当妈的特别心疼,总想替她多分担一点,可她总说不累,反倒要更加照顾我。她就是这样一个孩子,从小就会体贴人,照顾人。”

  用奥运奖杯告慰天堂里的父亲

  2009年9月,郎平接受广东恒大女排俱乐部的邀请,出任主教练。她从纽约返回北京,结束了20多年的漂泊生涯。此时郎平的父亲郎家骅已77岁,母亲76岁,漂泊的女儿回家了,二老格外激动。

  郎平赴广州上任,她将父母带在了身边。每天早晨6点,郎平就起床给父母榨好豆浆、果汁,然后去俱乐部食堂买回蛋糕、茶鸡蛋、小菜,陪双亲一起吃。傍晚下班,她搀着爸爸,挽着妈妈,陪二老去看珠江夜景;睡前,她打来热水给父母洗脚。每隔两天,郎平还给父母测血糖、血压,定期陪他们去体检.

  女儿一天工作10个小时,却还要分心照顾自己,父母不忍心。郎家骅与老伴借口在广州生活不习惯,执意返回北京。郎平只得将父母托付给姐姐郎洪照顾。

  2011年2月,郎平带领恒大女排荣获全国女排甲A联赛冠军。郎家骅激动不已,但仍流露出遗憾:“闺女,你带队拿了全国冠军和3次世界亚军,就缺一个世界冠军。”郎平一声轻叹:“爸,我都51岁了,这个梦想可能很难实现了。”

  2014年5月,郎家骅脑梗塞复发,生命垂危。此时,郎平带队在宁波北仑备战女排亚洲杯和世界女排锦标赛,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郎家骅醒来后,第一句话就是叮嘱大女儿:“别把我生病的事告诉郎平,她压力太大了,不能再分心。”郎洪向妹妹封锁了这一消息。7月,郎平在电话里问候父亲,意外听到护士查房的声音。她问姐姐,郎洪这才含泪说出实情。

  一周后,郎平飞赴北京看望父亲。走进病房,只见父亲靠在床头,手里挥舞一面小国旗,聚精会神地看自己“五连冠”时的录像。

  “女排亚洲杯和世锦赛马上就开打了,你是主教练,关键时候怎么能离队?”郎平只待了小半天,就被父亲“逼”回北仑。

  谁知这竟是郎平与父亲的永诀!9月,郎家骅安详离世。此时亚洲杯正在深圳进行,郎平带领国家二队打了一场揭幕战,就返回北仑继续世锦赛的封闭集训。刚到北仑,姐姐的电话就来了:“爸爸走了,不要担心他的后事,你继续带队训练。等爸爸举行告别仪式了你再回京。”

  在心底,继续带队训练。3天后,面对父亲的遗体,郎平泪如泉涌。2015年8月28日,郎平带队出征日本女排世界杯,时隔11年后,再次获得冠军,并取得进军里约奥运会的入场券。2016年8月21日,郎平带领中国女排勇夺里约奥运会冠军,终于可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了。

  本报综合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