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教30年他们炼就“十项全能”

  “贪心”的王怀军40多岁挑战英语教学

  “这个荣誉与以往优秀教师、劳动模范等不同,它不是针对某个个体,而是对所有在乡村学校从教30年及以上的老师,人数较多,具有普遍性,是对我们这个群体长期坚守乡村教育、默默付出的精神肯定。”

  王怀军,1964年出生在大山深处的石门县雁池乡,1984年高中毕业后在家乡的三亩池村小成为一名民办教师。“自从踏上三尺讲台,我就变成了一个‘贪心’的老师,一直到现在。”王怀军说她曾经过艰难抉择,放弃了到县城给病退父亲顶职的机会,因为孩子们离不开她,她也舍不得孩子们。可是,既然有所放弃,就更应该有所收获,于是她在这乡里三尺讲台上更加“贪心”了。

  孩子一个不能少,母亲也要带在身边照顾好。几十年来,王怀军从来不忍心孩子们中午吃冷饭,天天给孩子们热中饭,烧开水。那时候,她把女儿也带在身边读书,年幼的女儿曾在《我的妈妈》作文中写道:“每天中午总是先给学生热饭,我总是最后一个吃饭……”后来,王怀军父亲因病早逝,母亲患上了周期性精神病,每次发病要持续一个多月。因为母亲身边不能缺人照看,她干脆把母亲接到身边……20年来,王怀军没有因为照顾母亲请过一天假,没有耽误学生一节课。

  她40多岁挑战英语教学,还对青年教师长期进行业务指导。2005年,王怀军在水晶完小任教导主任,还承担了六年级班主任和数学、科学等任务,当时学校缺英语教师,她又主动承担三至六年级的英语教学。为了练好口语,当时已40多岁的她参加培训,英语词典不离手,复读机随身带,单词本不离身,口语朗读不离口……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她所教的科目后来综合评估获全乡四个第一、一个第二,水晶完小的教学质量仅在一年时间里就跻身全乡的先进行列。当时学校有几位青年教师,刚刚参加工作,教学缺乏经验,王怀军和他们签订“师徒合同”,坚持跟班听课,长期进行业务指导,现在他们已成为骨干教师。

  她初进学校就曾带领家长开垦荒地,后来还让一所千疮百孔的山区小学旧貌换新颜,变身为石门县最先使用现代化优质教育资源的农村学校。在王怀军最先任教的三亩池小学,她利用周末和节假日带领家长开垦荒地,栽种茶叶和橘树,挖地、剪枝、施肥、打药,还常常白天采茶,晚上做茶,最后用卖茶叶等的钱,加上自己的积蓄,维修了校舍,购置了教具。而后来,她又在自己当校长的苏市完小大胆提出创建合格学校。她带领师生开辟菜园,种菜养猪,甚至亲自到石门县城、津市卖过猪。为了争取项目资金,面见出差在外的分管领导,她曾冒着倾盆大雨,在县城等候了整整4天4夜。结果因为这份执著和诚心,她获批了10万元的项目资金。几年来,王怀军一共争取资金120多万元,新修了食堂、浴室、厕所及传达室,添置了电脑、多媒体设备、实验室器材;争取外援资金30多万元,完成了教学楼、办公用房的改造维修,硬化了200米校道,在海拔800米的高山上拉通了2公里饮水管道,引来山泉水,解决了师生用水老大难问题。

  “从教32年,刚开始,我的愿望是孩子们一个都不能少;后来,我想让山里的孩子享受到城里的教育;再后来,我常常说,我们不直接输送清华北大生,但要为学生的终身发展打好基础!”王怀军说就是由于这种“贪心”,她不知不觉一步一步坚持到了如今!

  “过人”的吴九成既“以文化人”又“以技化人”

  “这个荣誉我最先是推辞的,因为我希望荣誉能更多地颁给年轻老师,激励他们更加努力工作。后来才知道它的条件主要是教龄,我今年57岁了,我很遗憾自己只能执教3年至多5年就要退休了,要还有更多时间该多好。”

  吴九成1980年高中毕业,在当时他的家乡常宁塔山可算是数一数二的高材生,家人们都盼着他以后能当官发财、光宗耀祖。可是,他却早已心有所属——回家做老师。当时的塔山村还是个既无公路更无水电的“原始部落”,“要想富,先修路”,吴九成从民办教师开始起步,逐渐为孩子们修出了一条成才之路,更为山民们致富立下了汗马功劳。

  因为山里教学点缺少老师,他创新“错位教学法”:一年级的同学跟老师认字;二年级的同学抄写课文;三年级的同学打开语文课本默读……忙而不乱,吴九成自嘲“这才是真正的高效教学”。因为长期扎根高海拔、潮湿、阴冷的大山里工作,他患上了腰椎、颈椎病,尤其是右手的关节时常疼得厉害,甚至连笔都握不住。吴九成便长期坚持用左手写粉笔字,现在的他已练成了一副“左右开弓”的本领。“让孩子上学,既是给孩子希望,也是给瑶乡出路。”吴九成说为了瑶乡出路,他心甘情愿殚精竭虑。

  吴九成的学生、常宁市八中老师、衡阳市骨干教师雷洋文总结了恩师的“过人之处”:非常爱他的学生——他还分享过恩师碗中有限的口粮红薯饭;善于引导,让学生体验想的乐趣——他牢记恩师常说的“不停向山外走,总能看见大海”并如愿以偿地走出了大山;不为难学生——他说恩师对学生从来都是“和风细雨”;帮助学生走出困境——他说恩师除了在经济上资助学生外,更在观念上引导家长重视教育,甚至发挥自己“看手相”特长,侃得家长乐呵呵地将本想留在家中干活的孩子送到学校继续接受教育。

  正是吴九成的这些“过人之处”,让贫穷的塔山飞出了不少“金凤凰”:学生吴江宏、吴江龙两兄弟分别考入浙江大学和湖南大学,现均为国有大型企业的技术权威;黄安国湘潭大学毕业后,在广东自筹资金办起了学校;赵小虎、吴石玉等学生大学毕业回乡当教师;吴基生当上了公务员……这些原本会像父辈一样留守山乡的孩子一个个出息起来,即便留在山乡的孩子,也或是致富能人或是乡村干部。

  吴九成的“过人之处”还有认识到“以文化人”,为孩子们开设民族文化传承课,讲述瑶族历史,瑶服、瑶饰的制作技艺,传授民族传统舞蹈等。在他眼里“跳跳蹦蹦、写写画画、吹拉弹唱”就是山区的素质教育,他常在大山的怀抱里教孩子们下牛角棋、五子棋,拉二胡、吹笛子,开展爬竹竿、骑牛等孩子们喜欢的运动。

  吴九成还实践“农技化人”,为当地瑶胞免费开办“农民讲习所”。他主动考察瑶山丰富的资源,自学种植养殖知识,利用教学点的课桌、黑板,于节假日给乡亲们讲授致富知识。根据瑶胞文化水平不高、年龄较大的特点,他精心备课,利用编顺口溜等形式,尽量把知识讲得简单、形象、便于记忆。他还在教学点旁开辟勤工俭学菜园,搞特色种植。村民纷纷学样,种植药材、茶叶,采摘蕨菜,养殖野鸡、野兔,自愿“上学”的也越来越多了。

  “我没啥过人的,顶多算是一个吃苦耐劳的乡村教育坚守者。”吴九成告诉记者随着经济发展,绝大部分塔山人现已有能力在山外开创生活,他所在的教学点这两年只有5个经济实在太困难的学生了,但他会坚持到最后。

  本报记者 易巧君 陈尽美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