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求职者:

向年龄门槛说“不”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五六十岁本是在家享子孙福的年纪,但在春节后的招聘市场上,越来越多的“银发一族”出现在了各大企业的展台前。记者采访发现,这些“大龄”求职者中,既有下岗、内退的,也有到龄退休的。与年轻求职者相比,他们普遍对薪资、工作地点等没有太多要求,甚至能承受高强度的劳动,却频频被年龄这道坎拦住了再就业之路。“企业招工首先应看重应聘者的工作能力,而不是一开始就设下年龄等限制将人才拒之门外。”今年50多岁的求职者王先生希望,用人单位能为“大龄”求职者广开大门,让他们就业不再难。

  银耀:从公务员到送水员,只为找份活干

  每趟要装卸40斤重的水,跑13公里路,一天要跑5~6趟,月薪2000元,这样的体力活你愿意干么?记者日前在2017年“春风行动”暨长沙市天心区·怀化市通道县劳务协作专场招聘会上遇到了前来求职的银耀,这是今年51岁的他的上一份工作——在通道县一家食品公司担任送水员。银耀告诉记者,由于公司运送矿泉水用的车辆存在安全隐患,他多次向公司反映无果后,才忍痛辞职。“我绝对不是因为怕苦怕累才离职的。”银耀反复强调说,“我这几年陆续在山上栽种了几十亩杉树,每年护林3~4次,身子骨好得很。”

  记者进一步了解到,银耀是政府部门的内退人员,17岁走入社会的他,先后在通道县劳动局、司法局、教育局、民政局就职,有30多年工龄,正式退休后每月能拿到3000多元;他的妻子每月也能拿到3000多元的退休金;儿子在外地当公务员,一家人可以说是衣食无忧。银耀坦言,他现在找工作一不挑薪资二不挑岗位,只要工作环境对人身安全无害就可。当记者问他,从政府部门退休后去企业干体力活,是否会有心理落差时,他笑着说:“我出身农村,不怕吃苦,就怕闲下来没事干。”

  尽管对薪资、工作强度等没有太多要求,但银耀求职时还是略感受挫。“企业招工大多有年龄限制,就拿一线普工岗位来说,‘45岁以下’已经算是放宽限制了,一般都是40岁以下。”银耀称,有些企业没有在岗位后写年龄限制,他反而会向招聘人员询问是否有年龄要求,“还是先问清楚好,免得投了简历后还是因为年龄‘超标’被刷下来。”

  王先生:曾经年薪百万,愿为事业终身租房

  “招聘机械工程师,50岁以下”“诚聘工艺自动化工程师,45岁以下”……“哎,又是有年龄限制的。”在中国湖南人才市场近日举行的招聘会上,一位身着蓝衣、头发花白的求职者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只见他拿着小本子,在企业的展台前仔细察看招聘简章,并时不时用笔记录下来。记者上前了解到,这位求职者姓王,是一位高级工程师,曾在上海一家企业担任技术高管,年薪过百万元。长年高强度的脑力劳动让王先生看上去略显苍老,记者原以为他是到龄退休人员,之后却得知他才50多岁,去年下岗后回到家乡长沙,春节刚过就出来找工作。

  像王先生这样有丰富经验的技术人员,是否更容易突破年龄限制找到合适的工作?“技术人员年纪大了也不好找工作。”王先生叹了口气说,“参加招聘会的企业大都在岗位后写了年龄要求,而在招聘网站上,企业也会将年龄不符合岗位要求的简历刷掉。只要年龄一项不‘过关’,很多企业都不会往下看你的简历。”

  当记者问王先生,回家乡后是否优先考虑在本地就业时,他摇了摇头说:“我以前没有买房,暂时也不考虑买房,我在哪上班就在哪租房。”原来,王先生就连在长沙的房子都是去年回来后租的,他下岗后出来求职纯粹是因为喜欢工作,“只要岗位合适,去哪上班都行,薪资更不是问题”。

  王先生表示,很多企业招工存在误区——认为招来的人年纪越轻,就能在企业干得越久,工作起来更卖力。“现在有不少年轻人在企业干个一两年就离职,春节过后就有一些跑招聘会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准备跳槽的。而很多相对年长的求职者不但工作经历丰富,稳定性也更强,还没年轻人那么注重薪资和工作地点,同时也能吃苦。”王先生认为,企业应该看重人才本身的价值,即便是因为要长时间加班怕年纪大的人吃不消,也可向求职者说明,而不是一开始就用年龄门槛将一部分人淘汰。“像我工作到70岁都没问题。”

  吴银辉:

  无偿转让专利

  只为寻得伯乐

 

  手上拿着一叠厚厚的资料,在各大招聘会上极力向企业介绍自己研发的专利的吴银辉,近日又“吃了闭门羹”。“我愿意无偿转让专利,只要企业能让我当他们的职务发明人。”今年66岁的吴银辉告诉记者,他2010年退休,此前从事‘烧锅炉’的工作。退休后,他一直没闲着,致力于研发专利解决企业在生产实践中遇到的问题,至今共申请到“一种回转支承的密封装置”“一种静密封装置”“一种轴承箱及其应用”“一种汽车轮毂的内密封装置”“一种可防止润滑油泄漏的销子及其应用”5项发明专利,还有两项专利正在审查。“我研发的都是些通用型专利,像山河智能、三一重工等企业的很多设备都能用上我的专利。”

  吴银辉说,他申请专利上交的费用已不计其数,只是希望自己的专利能被真正用到企业生产实践中。“虽然已经退休了,但我希望能做点有意义的事,用我的专利来帮助企业解决生产中的问题。”

 

  “大龄”求职者:

  不看重薪资与地点

  工作让自己更充实

 

  今年50多岁的李先生曾在上海、广州、浙江等地打了七八年工,当过保安,也在眼镜厂、家私厂等做过普工。让记者略感惊讶的是,李先生在这些一线城市工作,虽然企业包吃包住,但每天工作12小时,月薪居然只有2000多元。3年前,李先生回到家乡通道县种田。如今,李先生在外地工作10年的儿子当上了经理,“儿子希望我不要太辛苦,说他赚的钱足够贴补家用了,让我不要继续种田了”。李先生说,他现在每天在家和老伴大眼瞪小眼,觉得没意思,想在“家门口”找份清闲点的工作。“我过完春节就在社区和本地举办的一些招聘会上求职,发现即便是保安等岗位,也大多要求年龄在50岁以下。”李先生坦言,如果有单位愿意破格录用他,即使薪资比年轻人低一些也能接受。

  在中国湖南人才市场,记者遇到了陪着儿子求职的杨女士。55岁的杨女士退休前曾在建筑公司当油漆工。“儿子今年从外地的工厂回来了,目前想在本地找份普工的工作。儿子还没结婚,我也没孙子带,现在想找点事做,像当保姆、去学校或企业的食堂做饭等都行。”杨女士说,在建筑工地摸爬滚打多年的她不怕吃苦,对薪资和工作地点也几乎没有要求,只希望有用人单位愿意聘用她。

  本报记者 廖杨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