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沛在求职路上———

研究生徐巧雪的悲壮背影

  徐巧雪(化名)不是2013年应届毕业生中的699万分之一,然而为了避免成为“最难就业年”里落单的人,小雪放弃了暑假实习机会,开始了25年来第一次漫长的求职体验之旅。作为长沙某“985”、“211”类高校研二在读学生,学广告学专业的她希望找到一份文案策划方面的工作,期望薪资3000元左右。因为有了多次的求职受挫经历,这个80后姑娘甚至不愿意“暴露”真实姓名和所在学校,“担心影响以后找工作”。
  小雪的求职意向似乎并不“过分”,那么学校的“佼佼者”在找工作时也能“脱颖而出”吗?7月19日,本报记者体验并记录下徐巧雪“特殊而普通”的求职一天———这是作为学生的2013年暑假。

AM 6:00
心疼皮肤,更在意机会
以前围着社交网站转,现在成天泡在招聘网站
  早上5点半,徐巧雪的闹钟如约响起,窗外的长沙城也已霞光初显。为了当天一个面试和一场招聘会,早在前一天晚上她就将简历和作品收好在文件袋———记者注意到,简历的实习经历一栏略为羞涩,不多的实习经历以文案策划为主。
  换上高跟鞋,套上职业裙———经过一番利索的收拾后,徐巧雪满怀期待的走出寝室。根据头天晚上查好的公交路线,估摸着能比约定的时间8点提前十多分钟到达面试地。在学校食堂匆匆吃完早饭,小雪便径直奔向公交站牌,因为这一次的面试地以及面试后要参加的招聘会相隔不远,这让她窃喜不已:“这段时间长沙每天35摄氏度以上,伞都遮不住,已经晒黑了一圈。”
  从郑州大学毕业后,这个河南姑娘以全国第13名的成绩考入了一直梦寐的南方城市,成为这所名头响亮的大学研究生。自语说“生不逢时”的她,本能以学生身份享受暑假,可在“史上最难就业季”怎能舒服起来?虽然心疼皮肤,但徐巧雪更期待今天能有个好运气,把工作搞定。
  “以前开电脑就是围着几大社交网站逛,现在基本上一天到晚都泡在各大招聘网站,而且还是注册用户,职位差不多的就投一份。”前往的公交车上,徐巧雪告诉记者,“已经投过上百份简历,收到的面试通知非常可怜。今天是近半个月来为数不多的面试之一。”———看得出来她很在意。
     
AM 8:00
面试遭遇高学历“歧视”
企业担心留不住,年龄上拼不过本科生
  倒了两趟公交车后,徐巧雪顺利找到了酒店写字楼里的这家网络科技公司,电梯里她习惯性地把手机调成静音———这也是面试过来的经验。“这是一家小型私企,公司员工也就十多位。”对记者“小河不敢载大舟”的担心,小雪坦言“我可以降低要求”。
  在小雪求职的企业里,六成以上都是互联网公司,“我觉得,现在与文字相关的工作网络编辑需求量最大,而互联网公司尤甚,但工资普遍不高,相应对专业和学历的要求也不高。”面对不太乐观的形势,小雪希望“能有机会在工作中表现自己”。
  与海投简历和等待通知所耗费的时间成本相比,这次面试只持续了不到20分钟。
  这次应聘的岗位是运营策划编辑,“研究生”依然是徐巧雪进入面试的“敲门砖”。但意想不到的是,敲门进去后,招聘负责人似乎并不为学历买单。“我们的这个岗位不需要太高的学历,研究生和本科大专生的岗位工资也差不多,互联网公司多为思维活跃的90后,在学校待得太久的学生反而没有太多竞争优势。”一席话听得小雪心里五味杂陈。
  本以为在薪资上“自降标准”可以谋得一份工作,没想到却遭遇“学历太高”的尴尬。事实上,类似的情况小雪并不是第一次碰上。在以前的几次面试过程中,“总在最后一关输给本科生甚至专科生。”除了无奈,徐巧雪对此也积攒了心得:小规模企业基于自身考虑,往往更愿意选择本科生和专科生。一方面担心留不住,另一方面也担心用人成本增加。况且,本科生求职在年龄上更具有优势。“针对文科类的岗位,研究生求职确实挺尴尬。”
   
AM 9:30
30份简历换来3次面试
学历这么高,怎么会做文员呢?是想积攒经验后再跳槽吧?
  面对面试的失败,徐巧雪露出失望的神情,但很快进行了自我调节。因为“招聘会上的机会或许更多些”,出了这家公司的大门,她没敢耽误,搭乘159路公交车来到贺龙体育馆。当天,一场女性专场招聘会正在举行。
  室外是超过35摄氏度的高温,室内阵阵凉爽,但或许是天气的缘故,期待中的招聘会并没有想象中火爆。环视一周,小雪有点失望,“原以为专场招聘会给女性提供更多的机会,可似乎没有我想从事的文案策划职位,大多数都是营销、行政、前台接待等岗位。”在徐巧雪的理解中,文职类岗位多招女生,男生主要在技术、管理型岗位就业,“而岗位性质的差异导致薪资差距拉大,初入职场的女生就没法找到高薪岗位吗?这并不公平!”
  虽然心有不甘,但手持30份简历还是得硬着头皮上,“30份简历就是30份希望”。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徐巧雪把它们逐一投递到文字、策划相关的岗位。相比“网投”,她觉得招聘会最大的好处是“能立马收到反馈信息,至少比网投很多时候石沉大海的感觉要好”。然而意想不到的挫折还是迎面而来,一位HR收到简历后,很快用狐疑的眼神上下打量对面的这个女孩,“你学历这么高,怎么想来我们公司做文员呢?是不是就想在毕业前找个工作过渡,积攒点经验后再跳槽?”强烈的质疑让小雪“落荒而逃”———“这样的企业即便录用了我也不会有前途”。更多的企业招聘负责人则以“中午等通知”,结束了简短的现场面试。
  走出招聘会大厅,正午的太阳煞是刺眼,徐巧雪在附近找了家小餐馆,边埋头扒拉一份盖码饭,边盯着桌上的手机。还好,3家公司的面试通知没有爽约———2个文员职位,1个文案策划。
  
  
PM 4:00
第一次以应聘者的身份婉拒
研究生毕业时也到了结婚生子的年龄,企业也会考虑婚假、产假等因素啊。
  “当初以为考上研究生后能有更好的就业机会,现在回过头来看,当初本科的同学安心工作3年后,很多比我过得还好。”去面试公司的路上,早就“没有午睡概念了”的徐巧雪对当初选择考研显得有点懊悔。按照约定的时间,小雪先后奔向面试地。前两家招聘文员的公司,一家以“专业不对口”为由婉拒,另一家直接告知“文员应聘人数多,竞争太激烈,建议考虑电话营销岗位”。徐巧雪把这一天来的全部希望寄托在一家房地产企业的文案策划岗位。
  面试过程非常严肃。第一轮是心理测试,过关后徐巧雪进入第二关面试。面试官翻了翻简历,目光停留在她羞涩的工作经验这一栏。面试官最后说,“我们很看重你谦虚好学的精神,愿意提供这个岗位给你,并作为我们公司的储备人才持续培养。”面对一天来难得的“橄榄枝”,小雪却犹豫了。在打电话咨询家人的意见后,第一次以应聘者的身份婉拒了招聘方的美意。事后,徐巧雪告诉记者,“上班路程太远是最主要的原因”。这家公司开发的楼盘在长沙石燕湖,距学校很远还没通公交车,而且面试中得知“加通宵班也是很平常的事”。
  这份3000元薪资的职位吸引了很多求职者,参加面试的人中光研究生就有6位,大多为人力资源和中文专业。面对记者的惊讶,徐巧雪很是淡定,“这种现象并不意外。本科生见到我们有犯怵,其实我们内心也怕,他们也是强劲的对手。”
  与小雪同时进入面试阶段,还有一位是年龄不相上下的“新晋妈妈”。这也引起了她感叹:当我们研究生毕业时,差不多也到了结婚生子的年龄。“招募我这个年龄阶段的女员工,婚假、产假等等私事一大堆,企业也不得不考虑这些因素啊。”回想起班上一些女同学在念研究生期间把婚育大事给解决了,此刻的徐巧雪才有点后知后觉的感觉,“她们真是有先见之明!”
    
PM7:20/后话
  回到寝室,天色还没有完全暗淡下去。在食堂咽下一天的疲惫和晚饭,徐巧雪又坐在电脑前开始了新一轮的职位和希望搜寻。
  发稿前,小雪给记者打来电话,正在回长沙的火车上,广东佛山一家广告公司以“不懂粤语”为由婉拒了她。提前投身求职战场,虽然放宽了“不限地域、不求高薪”的选项,可“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还是让小雪遭遇了N次拒绝和多重打击。可喜的是,这个80后姑娘还有把每次挫折当成求职能力锻炼的乐观和勇气,在2013年的求职路上,研究生徐巧雪们的背影坚韧,执着,还有些许悲壮。
本报记者 龚颖 徐利平  通讯员 冷婷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