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规定”中的小叙事与大问题

  独生子女费每月5元,实行了31年;职工探亲假规定,实行了32年,已沦为公职人员福利;每月几元到几十元不等的洗理费、书报费,实行了30多年;防暑降温费,“模糊执行”了53年,渐成摆设……有些规定在数十年前出台后就几乎没有过任何变化,“沉睡”不醒中却仍在行使对今日社会的指导性或规范性职能。
  对目前体制内的群体来说,每月发不发5元的独生子女费、几十元的洗理费和书报费、6月至9月每月20元的防暑降温费,于工作和生活基本上不会产生多大影响。对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职工来说,洗理费、书报费、防暑降温费之类的,全凭单位自行掌握,或有或无也不至于从根本上关乎生活质量。一定程度上来说,付诸民众的生活层面,这些看似都属于“小叙事”。
  但是,这种“小叙事”还是能引出“大问题”。一方面,类似于独生子女费的价值,从最初的“可买几斤猪肉”到如今仅仅“可买一支雪糕”,以及为了鼓励民众多读书多看报而设立的书报费,如今新生代劳动者已经不知其为何物———这些“沉睡的规定”虽然仍在管今日之事,却与出台时的政策初衷产生了割裂,徒剩形式上的延续,并无太多导向意义了。
  事实上,提高独生子女费的标准,取消已无意义的洗理费、书报费,在全体劳动者中落实防暑降温费和探亲休假制度,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给某些“沉睡的规定”翻翻新,或者干脆让其退出历史舞台,也不像修正刑法、劳动法、环保法等会给社会生活带来根本性调整,它并不需要动用太多立法资源———一个行政部门的动议或许就足够。
  一些陈年旧规之所以“沉睡不醒”难发新芽,一定程度上是有关部门在倾听民众呼声上不够认真,在对待民众福祉利益上不够重视。须知,民众利益无小事,既要注重宏观层面的调整与规制,也要能着眼于“零打碎敲”的“小规定”的梳理,全方面去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和民众的福祉权益。 
据《中国青年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