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工权益保障 从“隐形”到“现形”还有多远?

  据国家信息中心数据显示,目前我国通过互联网平台提供服务的人数约为7000万人。2020年,该群体的人数预计将超1亿人,其中全职参与人员约2000万人。

  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快速发展,各种行业都与互联网联系起来:互联网+送餐、互联网+交通……诸如此类的新兴就业形态也造就了一批新兴就业群体——网约工。

  网约工并不是一个专门的工种,而是通过互联网平台为消费者提供服务的劳动者群体的统称,网约车司机、网约厨师、外卖送餐员都是其中代表。

  作为一种新的就业形态,网约工的权益维护问题也逐渐引发社会关注。不少人喜欢在网络上吐糟他们在工作中面临着劳动合同不签、劳动保障不到位等现象。

  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近日通过走访调查,试图探寻网约工权益保障的真实状态。

  网约工  上班靠自觉  不知电子协议是否有法律效应

  “我们送外卖都是自己有电动车就能去工作,一天想接几单就接几单,平台自动给我们派单,一个月下来做得好的六七千,不诚心做的也有两三千的。”刘先生是某送餐平台的一名送餐员,他给记者描述了他做送餐员的简单步骤:下载饿了么众包,注册,上传身份证,然后开始接单。另外,还要求送餐员一个月内上传健康证,不然一个月后就接不了单了,只能试跑一个月。

  今年六月份,刘先生的外卖车与私家车发生了轻微撞击,车子坏了,人也有些轻微受伤。

  “送餐平台会理赔吗?”记者问。

  “为什么要赔?上班都是靠自己自觉,一般很小心,就算出事了也不会想去找谁协调。”刘先生思维很简单,他告诉记者事后因没能及时送餐,自己还垫付了顾客的300投诉费。

  根据调查,网约工中不乏像刘先生这样的送餐员,在遭遇事故之后完全没有权益保护意识,而知道维权这回事但对如何维权毫无头绪的也大有人在。

  “我就职的地方是滴滴平台的一家外包公司,它会给我们一个电子协议,只要加入保险协议,平台每天就会从我们各自的成交订单中扣一毛钱并变成100块钱保险金充入保险基金库中,说是给我们司机买保险的费用。”在某汽车租赁公司工作的周师傅对记者介绍,他并不知道这个协议是否具备法律效应。

  “你们跟外包租赁公司签合同吗?”记者问。

  “没有合同,我们也没有‘五险’什么的,这个保险协议就是我现在看到的能保护我们的唯一凭据。”周师傅表示。

  律师  新兴就业群体立法在路上  网约工维权素养亟待提高

  湖南某律师事务所张律师接触过一些网约工维权案例,他说自己常常很同情他们付出辛苦劳动却难以维护自己的权益。因为现有的劳动合同法确认企业与劳动者之间存在劳动关系,是基于要求企业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是以“三固定”为前提的。

  “所谓的‘三固定’,即固定工作时间、固定工作地点、固定工作内容。在此前提下才认定企业与劳动者存在劳动关系,才能要求企业签订劳动合同,缴纳社会保险。”张律师分析,网约工既不同于传统的劳动关系,也不同于劳务关系,因为互联网用工不需要固定的场所,也不需要固定的时间和工作内容。

  张律师告诉记者,互联网平台和网约工之间的合作大多数是通过签订合作协议等来建立民事合作关系,强调合作的“平台+个人”,而非传统劳动关系的“公司+员工”。他认为,网约工劳动关系认定不能简单套用传统标准成为网约工权益保障问题的更深层次原因。

  据了解,部分送餐平台有给注册的骑手购买商业保险为并其交缴纳保险金,但这是基于骑手的电动车必须有牌照、骑手在送餐途中遵守交通规则等合规条件范围内。而调查中记者却发现,大部分骑手并没有弄清楚自己需要符合哪些条件才能得到理赔,所以他们也就经常说自己出了事故保险公司也不会管。

  “车子上牌照要花钱,且程序复杂。”某送餐平台的送餐员杨先生对买保险合规条件有过关注,但他告诉记者,自己一天要闯四五十个红灯,才能多送几单多赚几十块钱,“做这行要完全合规太难了”。

  “如果说劳动法规对该新兴就业群体立法保护还在探寻中是一方面原因,那么维权素养的参差不齐导致其权益保护意识缺乏则是该群体在出事故后常表现得求助无门的另一重要原因。他们维权意识淡薄,对法律完善不关心,都为其自身权益保障增加了阻力。”张律师总结。

  业内人士  网约工权益保障之路正越走越宽

  记者注意到,一些地方已开始探索这一新兴就业群体的权益保障之路,其中,社会力量的助推成为其权益保障改善的重要力量。比如,上海、杭州就正在探索针对网约快递员、送餐员、家政服务员等六大新兴就业群体,以推行联合工会等方式,最大限度地把他们都囊括到工会中来。

  而在长沙,除了开始借鉴东南沿海城市以工会维护网约工权益的做法,政府方面也已做了规范网约车健康发展、维护司机权益的相关尝试。

  早在2017年,长沙就出台并实施了网约车新政,要求长沙市所有的网约车都要以营运车辆的形式进行运营,私家车等非营运车辆上路“网约”将被禁止。

  长沙某租赁公司的唐师傅向记者表示:“新政要求长沙所有私家车都在2018年12月31日前全部拿到从业资格证,以运营车辆的方式进行网约工作。”

  “我的车挂靠的租赁公司,拿到了网约车从业资格证,购买了营运险,办好了营运证。”唐师傅介绍,他的资格证花了2000元,营运险要14000一年,但自己还是愿意规范从事网约车行业,“就算了出了事故,我的车属于正规的营运车辆,我挂靠的租赁公司和保险公司也会给予必要的理赔保障”。

  记者了解到,像唐师傅这样的合规在册网约车,目前长沙市已达13万余辆,共有神州专车、曹操专车、妙盛出行、滴滴出行等10家网约车平台取得了网约车经营许可证,促使网约车朝规范的租赁汽车行业发展。

  除了工会组织、商业保险等开始关注网约工群体,作为保基本和覆盖范围最广泛的社会保险是否对其也有所作为了呢?

  “如今,基于互联网平台发展起来的分享经济和电商经济等从业者都可以归入灵活就业人员。而根据去年4月国务院通过的《关于做好当今和今后一段时间就业创业工作的意见》,与职工签订劳动合同的企业需为职工上社保,并可享受就业方面的补贴;其他从业者可按灵活就业人员身份参加养老、医疗和缴纳公积金。”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针对新业态从业者流动性强特点,人社部门正在加快建设网上社保和全国统一的社会保险公共服务平台,网约工的权益保障之路正越走越宽,值得期待。”

  人才报/民生网实习记者 黄林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