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合同更完善 面对欠薪有底气

  人才报/民生网实习记者 曾鹤群

 

  对一个普通打工者而言,一份合同,意味着生活从此有了保障;不被欠薪,意味着劳动有了实实在在的幸福获得感。习近平总书记曾强调,要及时足额兑现劳动工资,使“劳者有其得”。

  建国70年来,我国的劳动用工体制改革不断稳步推进,市场化、法治化的劳动关系管理调节制度体系逐步建立,企业用工方式正变得越来越规范。在人社部深入开展治欠保支三年行动计划的时代背景下,广大劳动者踏实工作、建功立业的底气也更足了。

  正如53岁的王平所说:“眼下我们的日子是越过越好了。”

  合同从无到有 辍学娃收获良多

  “这是我2015年签订的合同,3页纸,共13项条款。你再看2018年续签的这份合同,4页纸上列出了16项条款。合同变详细了,工人的权益才更有保障。”

  6月20日,在长沙市岳麓区学士街道一家医药公司建筑工地,记者见到了王平。当被问及如何看待建国70年来的劳动关系变迁,他对此很感兴趣,把自己保存的劳动合同文本都拿了出来。

  上个世纪80年代,因为家庭生活贫困,刚读完高一的王平辍学前往长沙望城一家建筑公司当木匠学徒。这家公司是乡镇企业,虽然王平每个月都能按时领到工资,但也不过30多元。据王平回忆,“改革开放初期,多数打工者没有试用概念,也没有合同可签,全靠双方口头协定”。

  1991年,王平转行学起了工程预结算,成为临时工的他,依然没有为自己争取到一纸合同。“当时我的月工资涨到了200元,因为工程建设经常需要公司先行垫付资金,有时候两三个月都拿不到工资,但好在最终都能结清。”王平说,90年代老板卷款“跑路”现象时有发生,走投无路的员工只能站在大桥或楼顶天台护栏外,用铤而走险的方式讨薪。

  王平认为,未签订劳动合同或合同不规范,是造成此类乱象的重要原因。他感慨地说:“那时候真希望政府加大对恶意欠薪的整治力度,希望自己能有一份由规范的劳动合同保障的工作。”

  王平们的期望,正是党和政府深入开展农民工工作的落脚点。1995年,《劳动法》正式开始施行。1996年,湖南省在私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中实行劳动合同制度。没过多久,王平终于拿到了人生第一份劳动合同,尽管只是薄薄的2页纸,但其中包含了养老和医保等方面的内容,这让作为全家经济支柱的王平一下就“感到踏实了”。

  再后来,王平当上了造价师,被公司当作重点人才培养对象,工资也达到了2800元,并且在2008年换了新工作。与收入水涨船高相匹配的是,王平的劳动合同内容变得越来越充实:劳动保护、劳动条件和职业危害防护;劳动合同的变更和解除;经济补偿与赔偿;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住房公积金……各类条款愈加明晰规范,王平获得的福利也越来越多。

  “这些年,公司组织我们免费游海南、新疆等地,每个月还有准时到账的数百元住房公积金,放到以前我想都不敢想。”王平拿起手机向记者展示了这些信息,如今有房有车的他,脸上堆满了幸福的笑容。

  法律后盾给力 农民工不惧欠薪

  王平的劳动合同从无到有,从简单到详实,背后正是国家劳动用工体制全面与市场接轨的体现,也与劳动关系调节步入法治化轨道息息相关。接受采访时,王平底气十足地表示:“现在我再也不用担心欠薪问题了。”

  原来,现行《劳动法》规定,农民工工资应以货币形式按月支付,按约定标准足额支付且不低于当地职工最低工资标准。而且对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的单位或个人会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王平说,改革开放后,国家出台的《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是劳动者合法维权的坚强后盾。

  此外,为保障农民工及时获得劳动报酬,根据人社部印发的《治欠保支三年行动计划(2017-2019)》通知,湖南省先后出台数个重磅文件,包括《湖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实施意见》《湖南省建设领域农民工劳动报酬支付管理规定》《湖南省建设领域农民工劳动报酬保证金管理试行办法》等,到2020年实现农民工工资基本无拖欠的目标可期。

  上述措施的逐一落实,让王平感受到可喜的变化。现在,他所在的工地上有维权公示牌,公司内部全面推行了用工实名制、工资专用账户、总承包企业代发工资以及工资保证金等制度,人手一份劳动合同,月月都能领到工资。

  不仅如此,劳动监察部门积极履行职能,维护广大劳动者合法权益,也给了王平更多的信心。

  自1994年起,湖南省开始设立劳动保障监察机构,目前全省共有140个劳动监察机构、专职劳动监察员1059人,管辖各类用人单位280多万家、劳动者2500多万人。

  据不完全统计,20多年来,全省各级劳动监察机构通过加强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的有效衔接,共向公安机关移送案件700余件,其中立案400件;受理举报投诉违反劳动保障法律法规和规章的案件5万余件;对用人单位开展日常巡查20多万家;督促用人单位签订或补签劳动合同8万份,切实保障和维护了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在调解仲裁工作方面,截至目前,全省各级共建立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院136家,建院率达93%,专、兼职仲裁员过千人,全省乡镇街道调解组织组建率超过95%。改革开放40年来,全省各级调解仲裁机构共处理争议案件近30万件,结案率保持在90%以上。

  “现在劳动监察机构和调解仲裁机构多,找起来很方便,效率又高,农民工兄弟的极端维权案例也越来越少了。”王平说,回望新中国70年劳动关系变迁,这也是个不小的变化。

  数据会说话

  湖南省劳动关系领域制度化建设大事记

  新中国

  成立初期:稳步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法》《关于劳动争议解决程序的规定》等,劳动用工实行计划体制。

  1985年:湖南省实施职工人数增长同生产增长挂钩试点。

  1988年:新增劳动用工挂钩指标由原来单纯与工业总产值挂钩改为同工业总产值、商品零售总额、基本建设投资和交通运输周转量四项指标同时挂钩。

  湖南省劳动厅印发《关于深化招工制度改革的意见》。

  1991年:湖南省逐步扩大指导性计划和弹性计划,实行长期工与临时工这两种用工形式并存,按一定的比例使用,均纳入职工人数计划管理。

  1993年:湖南省劳动厅印发《贯彻<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转换经营机制条例>的实施意见》。

  1996年:1996年 湖南省在私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中实行劳动合同制度。

  2003年:《湖南省劳动合同规定》实施,湖南省境内的企业、个体经济组织、民办非企业单位,以及国家机关、事业组织、社会团体等用人单位和与之形成劳动关系的劳动者,都必须订立劳动合同。

  2005年:公布《湖南省劳动保障监察条例》。

  2015年:《湖南省人力资源市场条例》实施。

  2016年:湖南省印发《关于构建和谐劳动关系的实施意见》。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