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时代变迁 走向更高质量更充分的就业

   就业是创造财富的源泉,对百姓来说,“钱袋子”越鼓,生活越有保障。就业不仅是反映百姓民生的重要指标,也是反映宏观经济的重要指标。国家发展经济、促进生产的目的正是为了促进就业、增加百姓收入、增强人民福祉。

  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促就业、稳就业成了国家工作的重中之重。国家就业渠道更加多样、稳就业措施逐步推进、鼓励创业等政策日益完善……
  老百姓也经历了从分配就业到自主就业,经历了“铁饭碗”到“下海潮”的转变,有关就业的一项项政策红利使得居民可支配收入不断增加,惠及着每一位劳动者。
 
      今年60岁的周建华就是享受着政策红利的一员。
   “恰逢我出生之时,社会主义改造已经完成了,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得以确立。所以当我长到十几岁的时候,当时都没有人有自主就业的意识,家里的长辈告诉我,只要到了一定年纪,我们就自然成为了人民公社的社员,可以自然而然地实现就业,挣工分,分到口粮。”回忆起年少时的就业情景,周建华说道。
  如其所说,1958年中国完成了社会主义改造,政府通过计划指令实现了对社会经济资源的全面控制,并直接管理经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得以确立。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就业政策则是为优先发展重工业服务 、统分统配的劳动就业制度。
  农村出生的人口具有与集体经济性质的生产队所使用的土地自然结合的特征,农民一出生就被赋予了与土地等农业生产资料相连的“天然”资格,自然而然地实现就业。
  周建华介绍,那个年代大家的自主就业意识很薄弱,也谈不上什么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转机出现在了1978年第一次恢复高考之时。
  “1978年,国家恢复了高考,我想要改变自己命运,就努力读书想考取学校。那个年代考大学真的很难,而我又基础不好,就一边工作一边读书地准备了好几年,终于在1985年的时候考上了衡阳师范学院。”周建华说,大学毕业后的他,接受国家统一分配到县城担任一名人民教师,这改变了他的命运。
  “如果没有国家的政策,给我高考以及分配工作的机会,我现在不会成为人民教师,拿到大家眼中的‘铁饭碗’。”周建华说,“铁饭碗”现在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看重了,“在我30周年同学聚会上,发现很多同学 ‘下海经商’或自主就业后,工资水平也远超过我。我的同学张立就是后面放弃‘铁饭碗’选择自主择业。他现在成了企业高管,年薪百万,真的是‘钱袋子’鼓起来了,这是种更高质量的就业,离不开国家政策红利” 。
  张立介绍,1993年原劳动部出台《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期劳动体制改革总体设想》,要求以渐进方式对传统固定工制度进行合同化管理,在全社会实行全员劳动合同制。
  到1997年底,全国城镇实行劳动合同制的职工达10728.1万人,占同口径职工总数的97.5%;乡镇集体企业实行劳动合同制的从业人员近1800万人,占同口径职工总数的98.1%。
  在推进全员劳动合同化的过程中,国家立法机关还通过制定《劳动法》以及专门的《劳动合同法》来完善劳动合同制度,劳动者在更加积极就业措施的推动下走向更高质量和更充分就业。
  “合同制的推行以及国家合同法的完善,让市场经济条件下劳动者的主体作用更加突出。我们很多人都选择自主就业,去到企业以及自己经商,实现自身人生价值。”张立表示,90年代初选择自主就业的他,很感谢国家的就业政策。
 
记者手记
  中国以世界约 7% 的资源解决了占全球近 20% 人口的就业问题,成为世界就业的榜样。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国成功化解了因十年“文革”累积的千万知青、经济体制转轨中的千万职工下岗和世界金融危机时千万农民工失岗三次大的失业风险,始终保持就业局势的总体稳定。2017年末全国就业人员达7.76亿人,比1978年增加3.75亿人。2012年—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6510元提高到28228元。
  正因为就业政策的一步一步完善,使得广大就业者从分配就业思维转变为自主就业甚至自主创业思维,从等待国家分配到现在求职者与用人单位进行双向选择。而现如今,新技术、互联网的进步,改革开放之后出生的80后、90后,更是表现出了极高的创造能力,他们实现了更高质量更充分的就业,也见证并推动着祖国的繁荣发展。
 
 
数据说话
新中国成立初期
实行 “包下来”和“统一介绍”为主并具有一定灵活性的就业方式。
 
1953—1957年
大规模经济建设时期实施统一的劳动力招收和调配制度。
1957年底
基本消灭私有制,形成国有和集体企业为主的所有制结构,个体劳动者不到职工总数的5%,固定工在整个职工总数中占到91.8%。
1958—1978年
优先考虑城镇人口的就业,对农村劳动力则通过强化和固化“农民与土地”的结合关系,采取限制流动、自然就业等政策措施。
1978年
恢复高考,开始实施计划与市场相结合“双轨制”阶段的就业政策,以家庭为单位的联产承包责任制在80年代初完全替代人民公社。
80年代中期
随着乡镇企业的崛起,招工用工采取市场方式配置,农民实现了“离土不离乡”的就地非农化转移就业。
1991年
打破“三铁”(干部制度的铁交椅、分配制度的铁工资、用工制度的铁饭碗),大范围推动国有企业固定工制度改革。
1993年底
原劳动部出台《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期劳动体制改革总体设想》,采取渐进方式对传统的固定工制度进行合同化管理,在全社会实行全员劳动合同制。
2012年
从孔雀东南飞到大雁北飞,回乡创业浪潮开启。
2017年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家乡已是山青水美,更多人愿意体面地回乡创业就业。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