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编“二老板”现象何以存在

  8月12日,微博@中国新闻网发布一条微博称:郑州有正式环卫工雇一些年老的农村人替他们干活。正式工有编制,月工资为4000元左右;而雇一个临时工,每月只需1240元。附带的一则视频显示,拍摄点为中原区伏牛路垃圾中转站,几位穿着环卫工制服的中老年人正在清运垃圾,面对镜头他们发泄了心中的不满(8月14日《东方今报》)。
  对此,郑州市城管局环卫处领导最近表示,6位涉事环卫工属多年前政府安排的“占地工”,“现已要求6人从明天起马上上岗,如果不愿意就按《劳动法》处理”。

在编“二老板”亟需根除

  在编环卫工雇人干活,荒诞之处,还在于违背法规。依照国家市容环卫行业管理规定,环卫作业严格按照工作量核定人员和经费,实行定人定岗。从法律层面讲,6名犯事人员找人替岗,当被惩治。遗憾的是,涉事部门的“追责”,很是温柔:6人违规,却换来“马上上岗”了事,这何尝不是隔靴搔痒?
  “临时工”享有与用工单位正式工同工同酬的权利,已写入《劳动合同法》中。可如今,这6名在编环卫工俨然成“二老板”,与临时工形成雇佣关系,二者收入与付出呈现倒挂。编制内外,待遇悬殊,人也被等级划分,这太不公允。值得思考的是,既然某些编内员工尸位素餐,不劳而获;而环卫工作又可依托专业化的社会资源,为何政府不取消编制,避免养闲,与市场化运作衔接?
  在2011年出台的《关于分类推进事业单位改革的指导意见》中,就明文指出,要打破事业单位“铁饭碗”,实行按需设岗、以岗定薪等,严格考核机制和辞退制度。这与编制改革的价值指向,可以说是一脉相通。
  也只有改革编制,将依附于编制上的“身份壁垒”剥离,并渐次实现同工同酬,在编环卫工成“二老板”的怪象,才能逐渐消弭。仲鸣

都是“编制”惹的“祸”

  在编与不在编的巨大差异,让在编环卫工有了当“二老板”的可能。事实上,在编环卫工因此炙手可热。某市面向社会公开招聘事业单位编制环卫系统员工,457个招聘岗位引来11539个报名者,其中有29位具备硕士研究生学历。有媒体发表评论称:“哥考的不是环卫工,考的是事业编制。”
  从根本上消除“剥削”,要根据2011年出台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分类推进事业单位改革的指导意见》,对事业单位进行全面改革,彻底打破传统观念中的事业单位“铁饭碗”。比如实行按需设岗、竞聘上岗、按岗聘用、以岗定薪、合同管理,严格考核机制和辞退制度,加大所谓“铁饭碗”的“饭碗风险”,事实上,如果建立这样的机制,这6个在编环卫工也根本当不了“二老板”。
  当然,现在临时工仍在城市的环卫岗位上“挑大梁”,而收入却与付出普遍倒挂,提高临时工的收入,消除在编与不在编的收入差异,应该是当务之急。通常的理由是,因为经费紧张造成了同工不同酬,事实上,城市的形象工程从来就不会捉襟见肘。环卫投入的不足,并非因为差钱,主要的障碍还是编制的偏见,也因此,只有摆脱所谓编制的束缚,同工同酬也才有可能成为现实。钱夙伟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