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务消费泛滥急唤“双公开”提速

  住酒店要五星级,坐飞机要头等舱……当前,一些基层领导干部“当家却不怕柴米贵”,职务开支花钱如流水。有的地市级副职,每年职务消费要100万元以上。新华社记者调研发现,部分领导干部职务消费出现挥金如土现象,职务消费演变成“不落腰包的腐败”。不当职务消费像一个“黑洞”吞噬着国家财富,引起群众不满。(8月13日《京华时报》)
  合理的职务消费是公职人员履职的重要条件,也是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务必须支付的成本,民众既能理解也肯承受。但是,职务消费的外衣所遮掩的过度消费、奢侈浪费、假公济私、以权谋私等问题,无疑是法纪和民众所无可容忍的。遏制泛滥的公务员职务消费,已不仅仅是规制权力和反腐败的问题,更关涉到公共财政的成色质地、政府部门公信力和为民理念等问题。
  公务人员职务消费之所以居高不下,归根结底是因为财政信息不透明,财政的钱袋子几乎完全被行政官员自己掌控着,即使超出预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此,遏制泛滥的职务消费,就相当于让掌握钱袋子的公职人员用自己的刀削自己的把儿,根本没有可能实现。
     所以,治理源头在于加快推进各级政府部门的行政经费信息公开,而这,显然并不能仅局限于“三公”经费。一者,公开需要有预算有决算;二者,公开要亮“细账”,让群众监督对政府花钱形成压力;三者,公开的预算须有刚性,超出预算要质询、问责有关官员。
  当然,仅有财政信息公开,并不能完全解决职务消费乱象,这就需要另一项制度提速:符合国际惯例的官员财产公开。唯有“双公开”提速,在职务消费方面才能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在当前财政收入低增长形势下,“双公开”提速既具有现实需要,又是维护公共财政和政府公信力之必须,还是反腐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燕农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