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蟹

□ 江苏  张华梅

  秋风起,蟹脚痒。细思量这话,我不禁“噗嗤”一笑,螃蟹又没有脚气,脚怎么会痒?如果说秋风初起,螃蟹到了膏黄脂白之时,知道人们都惦记着吃它,因而产生逃跑的想法,倒还说得过去。可凭着螃蟹的智商,空有一副勇猛有力的模样,说白了,也只是一个莽夫,怎么斗得过人类。
  鲁迅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勇士。吃螃蟹确实需要勇气,特别把鲜活的螃蟹买回来,洗净捆扎好,上锅蒸或煮,这一连串麻烦事都要勇气。没有这本事的人,倒不如去饭店点上一盘螃蟹,清蒸螃蟹也好,香辣螃蟹也罢,都可以悠闲地细细品尝,只是价钱也贵得吓人,普通工薪阶层大多望蟹兴叹。
  吃螃蟹不仅需要勇气,还需要运气,尤其是现在的野生螃蟹,几乎吃不到了。记得小时候,河边淤泥里,经常看到细细圆圆的小气泡一嘟嘟往外冒,用手下去慢慢一摸,就能捉上一只螃蟹来,将其放到烧好饭的热灰里,慢慢煨熟,然后剥开吃掉。前些日子接到父亲电话,在老家旁边大河里捉到不少螃蟹,让我们回去吃蟹,这着实让我兴奋不已。我家旁边的大河,是洪泽湖下游的支流,里面的螃蟹都是洪泽湖大闸蟹,个大脂肥,以前很多,现在极少见了,如今能捉到,也算是奇迹。待我回到家中,螃蟹已经做好上桌。现在农家做蟹也有些讲究了,一盘清蒸,另一盘红烧,清蒸的配上姜醋蒜等调制的酱料,红烧的螃蟹每只切成四块,壳红膏黄,不仅好看,而且特别入味。
  古人吃蟹很有讲究,还有专门吃蟹的工具,叫什么蟹八件,据说吃过的螃蟹空壳拼起来,看上去还是一只完整的螃蟹。吃蟹吃到这种地步,的确让人佩服。不过在心里还是觉得有点过了,在吃上浪费太多无谓的时间,我是做不来的,这大概算是不会生活吧。说来好笑,我吃蟹最大的兴趣是寻找法海,据说这个爱管闲事的和尚被白娘子和小青赶进蟹壳里,可剥开蟹壳,不管怎么找,那壳里也找不到和尚,只有白白的嫩嫩的蟹肉和黄得流油的蟹黄,浓香扑鼻,令人满口生津,忍不住手口并用,早已忘记寻找法海了。
  汪曾祺先生曾在文中写道,醉蟹是天下第一美味。虽然我们家乡离汪老家乡不远,可惜没有醉蟹,那酒,舍不得让螃蟹喝,还是边吃蟹边喝酒,酒酣耳热之际,既驱赶螃蟹的寒气,也显得热烈而恣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