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扶贫再升级 “乡村带货王”如何养成

中人社传媒记者 张丹妮

   “大家看一下这边的桃树,桃子长得非常密集,个头也十分均匀。此外,在黄桃的生长过程中,我们给每一个果子都套上了袋子,所以其表面看起来非常光亮。”这个不停穿梭在桃林中,正通过手机直播软件向观众介绍产品的人叫舒兴华。已有6年电商创业经历的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智能手机悄然成为了他的“新农具”。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为减少前期交通物流对农副产品销售带来的不利影响,不少产区都想到了借助时下流行的直播带货模式打开销路,涌现出一大批“乡村带货王”。他们依靠着青山绿水,站在手机屏幕前卖力吆喝家乡的农产品,不仅挽回了收入上的损失,也为决战决胜脱贫攻坚事业注入了新活力。
        据了解,这些“带货王”中有的是创业者,有的是村支书,有的原本只是一名普通农户。在“扶贫”已然成为国内电商行业主旋律之一的大背景下,如何让不同职业的参与者掌握新技能,充分发挥电商行业促就业、促脱贫的积极作用,记者进行了一番调查走访。
 

 

现象:乡村主播忙“触”网
 
  2014年,舒兴华回到怀化老家,和另外3名返乡大学生一起打造了农村创客品牌“橙家班”,专门帮老乡们售卖冰糖橙,截至目前累计卖出橙子超过2亿个。卖得最好的一年,公司销售额达到5700多万元,带动1000多位种植户脱贫增收。
  每年春节都是冰糖橙的销售旺季,但今年受疫情影响,“橙家班”有近200万斤橙子没有卖出去,全部烂在仓库里。“这是6年来损失最大的一次,也给了我们很多思考。传统电商已经遇到了瓶颈,但直播可以带来海量用户,所以我们必须尽早、尽快地向这方面转型。”舒兴华说。
  舒兴华表示,以前做电商只需要把水果的照片和视频发到网上,根据订单打包配送即可,如今却变成了直接与用户、粉丝沟通,为此他进行了不少探索。比如把直播现场直接设在桃园里,直播中现场展示桃子采摘的过程,同时着重展示打包环节:箱子装上隔板,每个桃子用泡沫网包裹好、分隔开,以避免碰撞受损。
  与舒兴华不同,江永县绕里村村民莫文华选择直播,则是因为形势倒逼。夏橙是江永的特产,其他橙子都是冬天采摘,这里的橙子却能在初夏上市。往年5月,老客户都会找莫文华买橙子,但今年直播的爆发式流行,让他明显感到微信朋友圈带货能力下滑,因此也尝试着通过直播拓展销路。
  据江永县电商办相关负责人介绍,从2015年到现在,该县共出现了260多家电商企业。今年有100多个个人或团队参加直播带货,累计销售江永夏橙、沃柑、冰糖橙超过6000万元。
 
 
幕后:农村电商人才培训忙
 
  36岁这一年的夏天,不善言谈的曾军成了一名能够每天面对镜头直播2小时的“萌新主播”。
  2015年,曾军回到老家桃源县接手父亲的养殖合作社。该合作社饲养的土鸡和下蛋鸡总数超过50万只,鸡蛋销往广东、上海等几个劳务输入大省。突如其来的疫情阻碍了复工复产的步伐,市场对鸡蛋的需求也大幅下降,往年一箱(360枚装)鸡蛋售价在260元左右,今年的市场价不到120元。
  5月份,她报名参加了当地人社局举办的电商主播培训课。5天6晚时间里,从视频拍摄、剪辑到直播技巧、沟通等课程学习,曾军对主播行业逐渐有了清晰的认识。
  “培训最大的收获是认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同学,大家都是初次试水直播,我们一起互相学习、共同进步。”曾军说,包括她在内,共有33名参加电商主播培训的学员都是传统电商的“老手”,但他们从来没有接触过直播,更别说组织专门团队策划运营了。
  据莫文华回忆,第一次面对直播镜头,2小时卖出去的橙子还没有自己吃下去的多。“当时别提多想有专业人士给我们‘指点迷津’了。”
  邵阳县商务局副局长史功强认为,团队成本高、对产品不了解,使得农村电商单打独斗搞直播的情况很常见。近3年来,该县发展电商直接从业人员5000多人,累计销售农特产品11.3亿元。为应对疫情给传统电商产业带来的不利影响,当地人社部门组织广大志愿者和传统种养产业带头人参加直播培训。授课老师通过详细讲解网络直播的趋势、运营技巧、吸粉引流、营销推广、盈利创收等方面内容,使培训学员充分掌握网络直播需要的理论知识和操作技巧。目前已有50多名当地农人能够完成专业主播操作。
 
 
观点:夯实人才基础 农村电商才能一直旺
 
  专家表示,在广大农村兴起的农产品直播不仅是一种新型营销手段,还重构了中国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经营体系和职业农民群体。随着数字乡村建设的深入开展,5G时代加速到来,直播条件变得更加便捷,将吸引越来越多农民加入直播大军,推进现代农业向纵深发展。
  “最高的一场卖了1万多块钱,主要是时间不够,时间够的话我每天都想直播。” 湘西“老大娘”特色农产品品牌负责人陈洁的直播间里,由村民们种植的刀豆、辣椒等农产品加工而成的农副产品十分受欢迎。虽然开设直播还不到一个月,但场场人气都很旺。
  陈洁说,直播能不能长期火爆,关键还是要看产品的品质。“农副产品的优势就是食材新鲜味道好,我们的产品采取先下单再打包发货的预售模式,消费者非常喜欢,复购率高,销量才会不断往上走。”
  “方便快捷的物流体系可以确保产品直接送到消费者手中,省去了中间流通环节,商品价格因此比超市便宜不少,消费者当然会选择我们。”在曾军看来,农村电商直播的火热,还得益于乡村物流的快速发展。
  对于如何积累人气,舒兴华也做了不少尝试。直播卖桃子期间,他便通过赠送小礼物的方式吸引粉丝购买,订单超过10斤可以获得一份侗族特色菜。他还和怀化洪江古商城签署合作协议,每场直播抽取10张景区门票。“将一、二、三产业有机融合,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会大大增强。”
  直播兴起的原因有很多,但归根结底需要专业人才的加持。业内人士指出,目前我国农村电商仍处于初级阶段,对农村地区经济发展、带动当地就业等具有积极作用。与此同时,农村电商还存在物流仓储等基础设施不完善、专业人才匮乏等问题,亟需多方努力克服解决。拼多多创始人黄峥此前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扶贫工作需要专业人才,一定要让优秀的人投身相关领域。
  “直播带货、社交电商等课程提升了培训的针对性,激发了学员们的主观能动性,进而引导他们深入探索适合自身的电商直播话语体系。”常德市返乡创业就业协会负责人杨义(化名)说。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