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恩茜 喻沛航:“摊二代”体验别样暑期生活

 编者按:  

有人说,“地摊经济”看似低端,但背后却连接起了两端——一端,是大众的日常消费需求;另一端,是低收入人群的生存需求。聚焦个人,中人社传媒现推出“小摊故事”系列报道,记录热闹的地摊经济背后,小摊主们草根生存和创业的艰辛,以及他们在面对困境时的韧劲与散发出的温暖人性之光。
 
暑期兴趣班今年有了新“菜单”
 
  “暑假马上来了,今年想干什么?”眼看假期就要开始了,喻沛航的妈妈发出了“灵魂拷问”。
  “我想上编程班、篮球班,还有……”喻沛航逐一开始展示自己想去的兴趣班列表。在他的印象里,以往每年2个月的暑假主要都是在兴趣班度过,今年想必也不会有什么不一样。
  “除了上兴趣班,想不想做点不一样的事儿?叫上姐姐一起,你们俩去街头摆地摊吧。除去进货的成本,挣的钱都算你们的。”惊喜总是来得很突然。回想起平时妈妈给零花钱的“小气”,喻沛航觉得机会难得。“好!我马上跟姐姐说。”
  拿起电话手表,喻沛航赶紧与表姐刘恩茜取得了联系。最近准备期末考试,二人其实好久都没见面了,听完弟弟的提议,姐姐也很开心地同意了。
  直到此时,妈妈才告诉喻沛航,摆摊需要的商品已经准备好了,主要是文具和玩具,都是从网上批发过来的,一共花费4600元。喻沛航意识到,原来妈妈早就运筹帷幄,只等姐弟二人表态了。
  “妈妈,你就不怕我和姐姐不答应吗?”
  “只要说挣的钱都由你们自己分配,你们两个‘小财迷’怎么可能不答应?”妈妈笑着刮了一下喻沛航的鼻子。
  喻沛航的妈妈刘丽来自益阳,丈夫是宁乡人,夫妻俩已经在长沙打拼多年。2012年,儿子出生1年后,他们终于在岳麓区拥有了属于这个小家庭的第一套房子。刘丽说,如果问家风是什么,他们家的家风就是脚踏实地。“希望给孩子树立正确的金钱观,道理讲得再多,可能还不如让他来一次社会实践管用。”
  但对于涉世未深的孩子来说,父母的良苦用心暂时只能是“春风化雨”,如何用自己的双手赚得零花钱,才是眼前最重要的事情。于是放假第一天傍晚,他们就赶紧开始摆摊叫卖了起来。
 
姐弟合理分工 初探练摊秘诀
  “文具摆这两个桌子,玩具摆在这个桌子上……”吃完晚饭已经是下午6点半,姐弟俩才刚开始准备出摊。然而路口最佳的摆摊位置早就被人抢占,他们只好从奶奶开的早餐店里搬出3张桌子匆匆上阵。
  “爸爸妈妈说,我们必须自己参透摆摊的秘诀,他们不会早早传授经验。”刘恩茜的父母平时经营着两个店面,但对于女儿的地摊生意,他们并不想过多地介入。
  那么,有自学到什么摆摊的秘诀吗?
  “有啊,比如我负责看店,弟弟去拉客人做生意。”刘恩茜比喻沛航大3岁,主要负责收钱算账,弟弟性格外向活泼,做“业务”再适合不过。
  “阿姨,你们要买笔吗?只要1块钱一支。”这天出摊,喻沛航拿着一盒笔、一袋本子沿街挨家挨户上门推销,眼看着已经走了五六家,但什么都没有卖出去。
  “算了算了,今天不跑了,回去看摊,明天再来。”一转眼,喻沛航回到了摊位前。姐姐告诉他,刚刚有一个阿姨买走了2个本子。
  事实上,姐弟俩摆摊成了当地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吸引了不少同龄人的目光。采访中,一个穿着蓬蓬裙的小女孩走过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摊位上的芭比娃娃。“这个7块钱,你要买一个吗?”刘恩茜意识到商机,马上指着娃娃笑盈盈地推销。
  生意无论大小,主动出击都很有必要,刘恩茜对此大概有所了解,但她显然还需要更多学习和历练。“看到小孩子还好,大人走过来我就说不上话了,这方面弟弟做得比我好。”和记者说话间,她的脸又有点儿红了。
 
摆摊这件小事 重在长期坚持
 
  “小姑娘,昨天在你这买的两个本子,有几页纸是白纸,没有划线。”一位老奶奶熟门熟路地来到摊位前,拿起一个本子一边翻一边说。看这架势,姐弟俩莫非遇上了“找茬”的?他们能否应对过关呢?
  刘恩茜赶紧站起来,怯怯地看向老人,声音不大但是很清楚地说:“本子是没有拆封的,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不过也没多大事。我家孙子就是写写画画,什么纸都没关系。这两本我也要了,多少钱?”画风突变,原来老奶奶是过来“回购”的,这让刘恩茜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这两个孩子还是不错,已经在这里连着摆摊一个多星期了,我看比许多大人还要坚持得好!”老奶奶告诉记者。
  看着老奶奶离开的背影,喻沛航赶紧凑上来发布“战报”:“19块了!”他的脑子里有个“小账本”,记录着当天的实时收入。
  他告诉记者,这已经超过了昨天16.8元的收入。“有个叔叔带女儿来买一个文具袋,本来是7块钱,我们给他便宜了一点,6块8卖的。”有零有整,有理有据。
  一个暑假的时间,如果想回收4600元营业成本,还得为自己赚得零花钱,按目前的营业状况看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以前暑假晚上可以打篮球,今年还没打过呢。”喻沛航有些小遗憾。
  “那要不明天休息一天?”记者和他开着玩笑。
  “不行!摆摊不能休息的!”这番坚持的态度让人有些意外。
  “他平常最坐不住了,但摆摊的大多数时候都是坐着。我起初还担心他坚持不了几天,可现在一周过去了还有这样的劲头,对感兴趣的事情孩子的韧劲比我们大人想象的大多了。”刘丽说。
  晚上9点,又到了每天收摊的时间,喻沛航还有点舍不得走。今天一共挣了42块钱,他想等等看能不能再来一单。可是爷爷已经过来催过好几次了,每天10点是他们固定的睡觉时间,他便不再坚持。
  十多分钟收拾完撤离现场,喻沛航马上打电话给妈妈汇报:“我们准备回家了,再进一些玩具来卖吧,小朋友比较喜欢……”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