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读者讲述与报纸的故事

中人社传媒记者 张丹妮

  如同人一样,20年的风雨兼程,《人才就业社保信息报》从襁褓中的婴儿成长为了风华正茂的翩翩少年。走过20个春夏秋冬,7000多个日日夜夜,报纸始终不改初心、服务社会的动力,正是来自无数读者的陪伴。
近段时间以来,记者采访到了数名读者,听他们讲述与本报结缘的故事,故事里有回忆、有成长,更有对报社的美好祝福与殷殷期盼。

成长|我和报纸同年同月同日生

  “如今许多年轻人习惯了从网上浏览各类资讯,似乎相比文字更喜欢音视频给感官带来的刺击。但我仍然非常喜欢阅读报刊,这个习惯可能是受父母的影响。”直到现在,大一学生蒋超的家里还订阅了数份报纸,看报读报,已经是他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
对于蒋超来说,《人才就业社保信息报》一点也不陌生——他的父母都在人社系统工作,小时候暑假去父母的办公室,他总能看到这份报纸。而更加巧合的是,他的出生日期是2001年6月19日,这正是《人才就业社保信息报》的前身《人才信息报》创刊的日子。
童年时,好奇的小蒋超总是会缠着父母问:“你们的工作是干什么的呀?”他父母总会拿过这份报纸说:“和这份报纸一样,我们也是服务人才的。”偶尔,报纸上会出现爸爸的名字,他总会偷偷取出那一页,用剪刀裁下那一部分文字,收集在自己的“宝盒”里。随着时光的流逝,那些小纸片已经在搬家中不见了,但他仍然会想起那些有父母陪伴、有报纸陪伴的假日时光。
如今远离父母在异地求学的他,闲暇时仍然会打开《人才就业社保信息报》的电子版,浏览报纸中的信息。“作为大学生群体中的一员,报纸里大学生就业的相关报道是我最关注的内容,有时候我还会把一些相关的政策、就业动态等告诉身边的同学。”他说,这份报纸已经成为他了解时事的一个重要窗口。

陪伴|守护这份美好品质生活象征

  电子阅读时代,仍有不少市民喜欢静下心来,闻着油墨清香赏析文字。来自长沙市雨花区的退休老师何学伦就是本报的忠实读者之一。
与报纸结缘于2006年,彼时的何学伦是一名小学语文教师,为了在课堂教学中开阔学生们的视野,读书看报是他每天清晨的“必修课”。每个月,他都会拿出自己的部分工资去报刊亭买报。“那时互联网不像如今这么发达,看报纸是最快获取最新信息的重要渠道。”何学伦说,那年他的儿子刚毕业,正是找工作的时候,《人才信息报》上刊登的各类招聘信息丰富全面,每次遇到合适的岗位他都会掏出纸笔记下来,最终帮助儿子顺利进入了一家公司的财务岗。
“每天最期待的就是报纸送来!”何学伦说,只要有新一天的报纸送来,自己肯定会暂时放下手头的工作去翻阅,关注政府政策、人才报道,遇到好的报道和实用的政策,他还会带到班级里给学生们传阅学习。最让他自豪的是,因为经常看报评报,他的学生里有人真的成为了记者。
10多年来,何学伦由一个喜欢写作的读者、作者变成了报纸的忠实粉丝,而他同时也感受到报纸一步步从稚嫩走向成熟:新闻报道越来越“鲜”,通讯更有感染力了,可读性更强了。
但何学伦也有遗憾,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家门口的报刊亭越来越少,买报变成了一件“奢侈”的事。在他看来,看报是一种好的阅读传统,也是一种品质生活的象征,他希望能一直守护这份美好。

期盼|希望报社做好新时代的瞭望者

  社庆前夕,人才就业社保信息报社社史馆来了一位特殊的“老朋友”。“这篇报道我还记得,当时几个同事一起策划采访得可艰难了!”正在翻阅报纸的人叫杨士立,作为报社的一名退休老记者,说到和报社的故事,今年70岁的他有说不完的话。
2004年,杨士立之前供职的报社停刊,他被迫赋闲在家。一天,报纸上的一则招聘信息吸引了他的注意:《人才信息报》招聘编辑,要求35岁以下,有经验者优先。他正是那可以被“优先”录取的对象。
“那是我人生中一段迷茫的日子,可以说报社为我重新开启了一段旅程。”直到现在,杨士立还常常想起在报社的工作时光。尤其是刚来到报社不久遇上国庆节,他向总编提出了“我与共和国同年”的选题策划,因为选题操作有一定难度,自己也还尚未在此站稳脚跟,本以为策划会经历各种盘问甚至被驳回。没想到的是,总编对该选题也很感兴趣,在充分肯定他敢挑重担的同时,还给出了一些自己的建议,并说可以安排其他记者协助。“轻松的工作氛围、有凝聚力的团队……在报社任何积极的想法都会得到回应,我很喜欢在这里工作。”他说,虽然后来自己离开了且现已退休,但直到现在还常搜索报社来看看,也仍然保留着老同事送给他的礼物。
翻开最新的一期报纸,看到版面的策划、编排样式,杨士立连连夸赞:“真好!真好!比起10年前,报社的采编团队更加专业了!”
“如果说一个国家是一艘前行在大海上的航船,那么记者就是站在桥头上的瞭望者。”杨士立说,在他的职业生涯里,他始终记得著名新闻人普利策说的这句话,作为一家省级专业报,他希望报社能够一直坚守关注民生、服务人才的宗旨,在新时代瞭望未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