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业季按下“加速键” 这届毕业生喜欢找什么工作

   根据此前人社部公布的数据,今年需要安排就业的城镇新增长劳动力仍然在1500万人左右,今年的高校毕业生909万人则达到新高。面对严峻的就业形势,这届毕业生会如何突围?他们又倾向于找什么样的工作呢?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年轻人就业时呈现诸多正能量的姿态。他们没有选择以消极的态度面对严峻的就业形势,而是遵循自己的喜好,喜欢什么干什么;他们没有一窝蜂地挤入大城市成为白领精英,而是对建设基层也情有独钟;他们也没有扎堆去选择“铁饭碗”,而是发挥自身特长在灵活就业领域积极就业和创业,“躺着”也挣钱。
 
“到基层去, 谁说这届年轻人不愿奉献?”
  选择留在大城市还是去基层?记者采访发现,多名高校毕业生选择去基层就业的意愿不断增强。这届年轻人中,很多都愿意去基层放飞梦想、增长才干和奉献青春。
  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全国各省市公务员考试招录总人数超过15.25万,报考人员达到数百万。以湖南为例,2021年我省公务员考试报考人数共计14.2万人,平均考录比为25:1,岗位的竞争程度比往年更加激烈。而毕业生在报考选调生上的积极性也不断提高,如上海交通大学2016—2020届本硕博毕业生选择参加选调生考试的增长率一直在提高,2017年增长是2016年的2.7倍,2018—2020年也都是上一年的1.2倍以上。业内人士分析,报考公务员人数和各地选调生人数每年都在增加,意味着毕业生到公共部门和基层就业意愿普遍增强,也从一个角度显示其投身国家基层就业的热情在不断增强。
  “到基层去服务人民,干出一番事业,实现自身价值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谁说当代年轻人不爱国奉献?”四川师范大学毕业生刘婷了解到四川省2021年急需紧缺专业选调生,她便选择投身到基层建设当中去。
  同样有此选择的,还有陕西师范大学的周萱轩,硕士毕业后,她通过选调生考试成为了榆林某乡镇的一名选调生。“如果留在西安,可以进入国企,也会有较为丰厚的工资,但是一想到老家还有很多村民并未脱贫致富,自己就想加入乡村振兴的人才队伍。”周萱轩笑言,村里虽然没有大城市的繁华,也没有丰厚的待遇,但是离家近呀,这也算是一桩好处吧。
  从广东的医科大学毕业后,刘婵放弃了广州很多公立医院的“橄榄枝”,回到了江西老家,在上饶市某县城的医院就职。“大城市的医疗设备那么完善,优秀的医生也有很多,就不缺我一个人了。但是在我们小县城,可能一个优秀的医生能缓解更多病人的疾苦。”刘婵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择业凭爱好 喜欢什么就做什么”
  在本报发布的就业问卷调查中曾显示,在毕业生求职时看重的因素选项中, 45%的企业认为是职业发展前景,41%的企业认为是工作环境和氛围,36%的企业认为是工作要求与求职者的个人兴趣爱好相匹配,只有24%的企业认为是受到薪资待遇影响。“现在的毕业生找工作就像谈恋爱,不只是单方面地接受用人单位的挑选,求职者也有了选择权,他们会从公司知名度、地理位置等方面去挑选出适合自己入职的企业。”长沙华科瑞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招聘专员说。
  记者采访发现,很多毕业生在择业时都会选择与自己爱好相匹配的工作,如果一直找不到自己热爱的工作,他们很大程度上会选择“慢就业”。
  “毕业生如果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还是不要急着去就业,这样能避免对工作产生不好的印象和情绪。”已经有两年工作经验的90后职场人张永青说,他就是因为着急就业,签约了一个家人和老师都很看好的国企,但是这两年他在职场上并不是很开心,也被晋升机制所束缚,今年他果断选择了离职。在记者让其与学弟学妹们分享就业经验时,他表示在就业时一定要遵循自身的喜好,宁可“慢就业”也不要匆忙为了就业而就业。
  “现在的大学生有更多的渠道接受信息,他们也会有更多元的就业理念;加上当下年轻一代基本都是在较为优渥的家庭条件下长大的孩子,他们可能对工资的看重程度要低于对自身爱好遵循。”在高校从事学生心理健康咨询工作的教师盛倩辉表示,在她接触到的很多毕业生中,50%以上的人都会选择凭爱好择业,喜欢什么就做什么。
  当然,盛倩辉也提醒广大毕业生要注意就业时可能会面对的心理问题,“毕业生们可以凭爱好找工作,但不排除会出现现实与理想相悖的情况。当找不到理想的工作时,毕业生们可能会因此产生消极的情绪,那便要及时寻求老师和家长的帮助” 。
平台经济让就业方式多元, “躺着”也能挣钱
  人社部数据显示,我国灵活就业人员规模已经达到了2亿人左右,约占全国总人口量的七分之一,互联网等平台产生了新经济和新就业形态,让毕业生们的就业形式也更加多元。伴随着招聘市场对于人才要求的不断提高以及行业竞争压力提高等趋势,不少毕业生选择依靠互联网平台进行灵活就业、自由就业。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1213名18~35岁青年进行的一项调查就显示,72.8%的受访青年觉得身边灵活就业的年轻人多,81.5%的受访青年看好灵活就业的发展前景。
  记者调查发现,除了越来越多的毕业生愿意选择从事外卖员、快递员等基于互联网平台的常规用工方式外,当下年轻人还把就业视角投向了淘宝店主、依托飞猪、马蜂窝等平台开店的民宿老板等。他们崇尚的就业理念是用“躺着”的方式挣钱。
  “我所理解的躺平并不是一种消极的就业态度,而是更喜欢拥抱自由的工作节奏和追求自由的生活态度,能自行安排工作时间,不被传统的职场束缚。努力工作一段时间后也可以自己决定‘躺’一下——给自己放个假或者去旅游。”球球是马蜂窝平台上一家民宿的主理人,虽然喜欢“躺”,但是她实际的工作状态却十分饱满。“除了日常的民宿维护和接单外,还要负责新媒体的拍摄,在抖音、小红书等各大平台上去推送与民宿相关的宣传小视频或者照片,这些能吸引很多流量,也让更多的人来民宿体验。”球球说,自己80%以上的顾客都是通过各大互联网平台了解到并被吸引过来的,而她之前在大学里学的戏剧影视专业也没有白费,为自己拍照和拍短视频起到了很好的帮助作用。
  “互联网经济开辟的新蓝海正为有意投身灵活岗位的年轻人创造更多与之匹配的岗位平台。”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朱迪说。对外经贸大学教授李长安分析认为在今年高校毕业生达到909万人的情况下,面对激烈的就业竞争,向着高技能自我提升是一种方式,灵活就业也不失为另一种可行的通道。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