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骑手在长沙送餐受伤遭遇索赔难 工伤保险如何为 新业态从业人员“护航”

  中人社传媒记者  刘璋景

 

 

  长沙的孙春鹏是某网络公司的外卖骑手,2020年10月送件途中发生意外,被鉴定为“伤残九级”,至今他的工伤保险理赔还未拿到。随着像外卖骑手等新业态从业人员群体的增加,他们的保障如何?记者连日来多方采访,了解这一群体的工伤保险“困境”。

  遭遇  送餐途中骨折,8个多月未拿到保险理赔

  “出事8个多月,不但赔偿拿不到,工作也丢了。” 孙春鹏是从怀化到长沙打工的农民工,今年26岁。2020年4月5日,孙春鹏通过手机注册加入了长沙一家网络公司,成为一名外卖送餐员。2020年10月30日,他在骑电动车送餐途中发生意外,造成右手粉碎性骨折,身体多处软组织损伤,住院21天,花费了近2万元。出院后,孙春鹏被鉴定为“伤残九级”,但工伤保险理赔之路却并不平坦。

  孙春鹏平时负责望城区月亮岛一带的外卖配送。他说,自己所在的网络公司注册地在上海,像他这样通过网络公司程序下单,在送快递过程中受伤的情况,属于临时雇佣关系,公司表示很难进行工伤赔偿。为此,孙春鹏及家属前往上海总部“讨说法”,网络公司却不肯承认孙春鹏所受的伤属于工伤。

  网络公司根据之前签订的协议,认定孙春鹏属于兼职骑手。理由是孙春鹏只要下载公司手机APP,进行注册,就能根据送餐情况赚钱,属于兼职性质。在工作过程中,兼职骑手可以自行关闭外卖APP,自由决定是否接单,呈现较强的自主支配权,因此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不在工伤管理办法之列。

  7月6日,记者致电该网络公司法务中心。一位王姓负责人表示,这起劳动争议案件已经上诉到了法院,双方是否存在劳动关系,正等待判决。不过,该负责人表示,公司此前已帮孙春鹏购买商业保险,将根据医疗鉴定报告等资料向商业保险公司理赔,只是拿到保险补偿还需要一定时间。

  走访  职业边界模糊化,工伤保险参保难

  孙春鹏的遭遇,不只是个例。外卖小哥、滴滴司机、网络主播……随着新经济新业态的不断发展,灵活就业人员规模不断扩大,他们的劳动权益保障也各不相同。

  一名从业多年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新业态下,灵活就业从业者身份复杂,既有通过网络平台提供服务,但与平台之间没有劳动关系的,如电商、外卖骑手;也有靠提供服务获取报酬,但没有工作单位的,如网络主播、电竞顾问,总体呈现出就业分布广泛,就业地点、岗位和时间不固定、劳动关系不稳定的特点。因此,新业态下灵活就业人员社会保险普遍存在参保率低、参保层次不高、参保品种不全等情况。

  “肯定有保险,是商业险,不买‘五险’,因为购买的成本很高。”某知名网站一位招聘美团骑手的工作人员表示,大多数人做骑手是过渡,并不稳定。“一般做一年左右,最多跑两三年,长时间做不现实。”该工作人员坦言,现有工伤、失业保险制度设计是以劳动关系为前置条件。由于灵活就业人员职业边界模糊化,劳动关系虚拟化和去雇佣化的特点,导致现行政策已不能完全满足实际需要。

  人社部门  为灵活就业人员提供权益保障,相关政策正征求意见

  广开灵活就业渠道,同时为灵活就业人员提供权益保障,推动市场健康、稳定向前发展,近年来,多部门都在积极探索保障模式,并作出尝试。今年4月1日,广东省《关于单位从业的超过法定退休年龄劳动者等特定人员参加工伤保险的办法(试行)》开始实施,网约车、外卖、快递劳务等新业态从业者的8类特定人员,纳入工伤保险参保范围。

  “我们早前已关注到灵活就业人员的保障问题,并作为重点工作。”长沙市人社局工伤保险处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外卖骑手受伤后常遭遇平台推脱,特别是没有社保的从业者,合法权益保障较难。“按照现行政策,他们没办法参加单独的工伤险,特殊情况能参保兼职工伤险,前提是有单位为其缴纳‘五险’。”他坦言,显然很多人是不符合条件的。“目前,人社部相关的政策正在征求意见,是专门针对新业态从业人员的职业伤害保险。”他表示,人员涉及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和快递人员。“主要是让他们参上保,保障上,间接解决后顾之忧。”

  律师  明确劳动关系,完善自身体制

  蓬勃发展的外卖行业给日常生活提供极大便利,激发社会活力,但是相关法律纠纷也日益增多。外卖骑手作为一种新型职业,具有其特殊性,工作时间灵活、工作场所不固定,人员流动性较大,为自己和他人带来安全隐患。

  长沙国晖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成认为,首先应形成合法有效的劳动关系,如果是兼职,和平台之间究竟是合作关系还是雇佣等关系?如果是全职,应该和其他职业一样,签订劳动合同,约定服务的期限,缴纳社保,让从业者维护权益更有保障。

  “我们也注意到,这一群体流动性较大,自由度大。”周成表示,外卖骑手应该筑牢安全意识,遵守交通安全,提高法律意识,增强自我保护能力。餐饮配送平台和相关公司要依法与劳动者订立劳动合同,缴纳相关社会保险,在保护骑手利益同时,也为自己避免不必要的法律风险。

  “希望未来的法律能够覆盖这些群体,保障更全面一些。”周成告诉记者,相关部门的监管也很重要,比如健全加强与新就业形态相关的劳动监管、劳动纠纷调解等政策。

  链接>>>

  “灵活就业”工伤保险存在三大障碍

  根据人社部近期公布的一项调研数据:目前,全国以外卖骑手、快递小哥、家政人员为代表的灵活就业人员约有2亿。当前灵活就业人员参保意愿高涨,工伤保险基金也存在较大结余,但因三大政策障碍导致他们被挡在参保门外。

  政策门槛。目前包括快递、送餐等灵活就业行业,并未纳入《工伤保险条例》中应参保的群体。在工伤保险行业风险分类表中,也没有快递、送餐行业风险划分,无法确定相应缴费费率。

  参保渠道。在当前工伤保险制度设计中,劳动者纳入工伤保险范畴,必须由用人单位缴费。有地方社保部门负责人表示,不少灵活用工单位不愿意参保,是担心为灵活就业群体缴费,容易形成事实上的劳动关系,就要承担“养老、生育、失业”等社保缴费义务,增加企业整体用工成本。

  工伤认定。根据相关规定,劳动者遭遇职业伤害后,需要进行工伤认定,才能享受工伤保险待遇。只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等情况才能认定为工伤。然而许多灵活就业者往往独自工作,工作时间、工作场所界限比较模糊,对工伤认定带来诸多挑战。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