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粉丝文化迎来集中整治 畸形“饭圈”何时了?

   近期,一些走红“饭圈”的人气偶像跌落“神坛”、人设崩塌,引发众人关注。随后,各大互联网平台纷纷发布整治“饭圈”乱象公告,重点打击诱导未成年人无底线追星、极端言论等行为,高烧不止的“饭圈”文化终于被泼了一盆冷水,也引发了人们对于当前“饭圈”文化的思考。

  “饭圈”文化是依托偶像艺人和粉丝经济形成的青年亚文化。通常来说,“饭圈”会围绕某位明星或偶像组合形成虚拟社群,建立常态化联系,为“爱豆”打榜、购买产品、制造话题、线下众筹以及组织见面会等活动。
 
热议      集资、打榜、控评……“饭圈”文化走向畸形
        “小学生一个星期不吃早饭给偶像集资”“数据女工熬夜刷榜控评第二天上课迟到”“粉圈互撕谩骂、人肉搜索”“职业黑粉联动营销号造谣抹黑对家艺人”……在“粉丝经济”盛行的当下,“饭圈”文化在青少年中日益盛行。随之而来的一些乱象值得关注,一些打着“追星”“应援”旗号,对网络环境和社会风气带来负面影响的行为正对青少年产生不良影响。
  有多少青少年会在追星上花钱?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调查显示,52.8%的受访青少年每月用于追星的花费在100元以上。50.5%的受访青少年坦言,父母并不清楚自己在为追星花钱。调查还显示,受访青少年会通过多种渠道为偶像花钱,比如购买专辑、写真、代言产品,送偶像高价礼物等。但绝大部分的家长并不知道孩子这种花钱追星的行为。青少年往往没有独立的经济来源,追星文化的渗透,无疑容易衍生一系列家庭和社会问题。
  今年24岁的小美(化名)是一名在读硕士,2年前,在一档偶像选秀节目热播后,她出于对其中一位偶像歌手的喜欢,成功加入该偶像歌手的“粉圈”。但如今,她却明确表示不会再那么疯狂地去追星了。
   “微博超话、豆瓣、贴吧、论坛都是我们这些粉丝追星的平台。”小美告诉记者,他们经常通过网络为自己的偶像打榜、投票。话题由专门的博主管理,带领粉丝参与讨论,尤其是在为明星进行投票、打榜时,粉丝的团体性会更鲜明。“集资应援通常会在偶像生日以及他们回归大众视野时发起,粉丝可以投几元也可以投几百元,这些钱被用来买地铁广告、大屏幕广告等,支持偶像。”
  小美向记者坦言,她这两年光为偶像打投的钱就有上千元,加上线下参加的应援会和购买专辑的数额,追星所花掉的钱更超过了她的想象。“资本给了我们粉丝错觉,让粉丝认为自己是偶像的创始人。实际上偶像只是粉丝经济的产品,粉丝则被当成赚钱的‘韭菜’。”
  “即便是具有独立价值观的成年人,也很容易在饭圈文化的影响下变得盲从,更别说是青少年了。在流量和热度的驱动之下,一些专业化的应援组织,通过各种话术操控和利用学生粉丝。这些被洗脑的学生粉丝,不啻于粉丝经济中被割的‘韭菜’。”小美说,自己曾在参加粉丝线下活动时就发现在追星的这一群体中,未成年人数量非常之多。
 
关注     畸形“饭圈”文化迎来集中整治
  近日,各大互联网平台纷纷发布整治“饭圈”乱象公告,重点打击诱导未成年人无底线追星、极端言论等行为。8月1日晚,腾讯发布公告表示,将持续加强对“饭圈”乱象的处置力度,重点处理诱导集资打榜和互撕谩骂等乱象行为,规范平台管理,强化未成年人保护措施,严防网络水军干预搜索结果。随后,快手、微博也纷纷发布声明。
  在此之前,中央网信办也曾出手整治“饭圈”。今年6月中旬,中央网信办决定即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2个月的“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重点打击诱导未成年人应援集资、高额消费、投票打榜;“饭圈”粉丝互撕谩骂、拉踩引战、造谣攻击、人肉搜索、侵犯隐私;鼓动“饭圈”粉丝攀比炫富、奢靡享乐;以号召粉丝、雇用网络水军、“养号”形式刷量控评;通过“蹭热点”、制造话题等形式干扰舆论,影响传播秩序等5类“饭圈”乱象行为。
  消息一出,网络一片叫好,网友们纷纷留言:“干得漂亮,大快人心!”一段时间以来,“饭圈”乱象超出了“饭圈”文化的合理边界,表现出畸形的一面。首当其冲的是“诱导未成年人应援集资、高额消费”。 早前某选秀节目打榜倒奶事件再次把“饭圈”乱象置于聚光灯下。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饭圈”的畸形发展已经影响到社会秩序,影响到青少年的价值观。
  8月2日,中央网信办通报整治不良粉丝文化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效。此外,针对粉丝群体聚集的社区、群组等环节,中央网信办将督促网站平台进一步优化产品功能,升级管理策略,逐步压缩粉丝群体非理性追星空间,通过取消诱导粉丝应援打榜的产品功能、优化榜单规则、完善粉丝群圈管理、限制未成年人非理性追星活动等方式,强化榜单、群圈等重点环节管理。
 
思考    追星族背后的“情感需求”不能忽视
  记者通过调查发现,除了抓好引导教育、健全监督管理机制,追星族背后的“情感需求”可能往往被忽视了。青少年从自然人向社会人转变的过程中感到迷茫,容易把偶像作为一个理想的“自我”去追寻或打造。光鲜亮丽的舞台和偶像对青少年很有吸引力。
       今年刚参加完高考的李钰就是一名资深的追星族。她说,追星能帮助她放松,排解压力。 “我经常会在做作业的时候,用手机看偶像的舞台视频、综艺,去不了偶像的生日会时我也会通过网络看直播。”李钰说,高三期间学业非常辛苦,但为了高考结束后能快乐地追星,自己又会咬咬牙坚持下来, “在沮丧时更容易通过追星寻找快乐”。
  追星能带来快乐,已经工作2年的何薇薇同样表示认同。何薇薇觉得,自发地为偶像管理话题,维护其形象,会给自己带来满足感。同时,何薇薇也觉得,网络追星也是她的一个重要社交话题。“如果交流对象也是追星族的话,我们一见面就可以聊起来。追星让我认识到许多新朋友,也缓解了工作和生活的压力。”
  一位分析人士称,若青少年的情感表达被忽略,追星就可能变成发泄情绪的出口。每一个单独的个体因为彼此“看见”而走到一起,拥有了共同的情感依靠和价值追求,“饭圈”便由此诞生。
  “严格反对追星实则并不科学,积极的正面引导才是关键。”全国人大代表翁丽芬早前接受采访曾表示,青少年追星是成长中的正常需求。“但如果是盲目地、过度地,甚至是超出个人家庭经济承载能力地追星,那可能在心理上有一定缺失。学校、家庭、社会等多方面都需要加以辅导。”
 
网友观点
@老顾的肖仙兔:
支持整改娱乐圈黑产业链,拒绝不良粉丝文化。
 
@西瓜暮雪:
取消应援的产品功能,如果是真的,那就是天大的好事!
 
@奶味不加糖:
这个取消诱导的产品很有必要,买卖双方都得处理。
 
@唯dtr:
试问哪家粉丝不想快乐追星?粉丝的初心就是为了引战生事吗?最该治理的是为了kpi不择手段挑起争端罪魁祸首平台和大v意见领袖们!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