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全民健身热潮遇上新一轮疫情 你进健身房了吗?

中人社传媒记者 黄林凤

  “根据社区最新下发的通知,要求我们目前只能在晚上6点至9点开馆,其他时间不能开放,会所内的游泳馆则属于全天闭馆状态。”在长沙,多所健身房因受管控处于半营业状态,位于天心区的Gogogo游泳健身会所便是其中之一。该会所销售人员李详介绍,由于天心区前期有确诊病例,因此管控比较严格。而作为健身行业的从业者,他的收入已经被严重影响。
与此同时,近日,国务院印发《全民健身计划(2021—2025年)》,以促全民健身更高水平发展。政策发布前后,正值东京奥运会举办,荧屏外的受众在为奥运健儿呐喊助威的同时,《计划》的出台为大家的体育热情又添了一把火。而无奈的是,全民健身热情在新一轮疫情到来之际被折戟,踏入健身房的人还多吗?

多地管控体育健身场所 健身行业收支失衡

  疫情再度来袭,全国多地下发通知管控健身场所,如江西暂停各类室内全民健身等人员聚集活动,确需举办户外全民健身活动应到当地疫情防控部门备案审批,不仅是管控聚集性健身活动,纳入体育赛事活动名录的项目也全部暂停。安徽某些市州也发布关于加强公共服务场所疫情防控管理的通告,表示体育健身场所人员流动性大,要进一步做好体育健身场所疫情防控工作,严格落实行业监管责任,突出游泳馆、瑜伽馆、密闭空间健身场所等重点场所的疫情防控工作,落实防控要求……
记者了解到,在长沙,多家健身房也因受管控处于半营业状态,上述提到的Gogogo游泳健身会所便是其中之一。“6月到9月,以往对我们行业来说是销售旺季,但疫情一来,对我们的业绩影响可以说是断崖式的。”李详说,由于没有业绩和提成,目前大部分从业者都只能拿底薪维持日常开支,收入与上月相比差距近10倍。
作为店长,李明(化名)表示,疫情的到来让行业内很多健身房都出现收支失衡的状态。“最近一周都处于基本上没有进账的状态,每天的水电费、租金、员工的开支等方面经济压力很大。”李明期待疫情能早点过去。
据《2020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显示,截至去年末,中国健身教练从业人数约为90万,其中健身俱乐部教练61.2万,工作室教练28.8万。受疫情影响,去年健身教练月均收入7300元左右,相较上年降幅达到20%,主要原因是疫情严重时几乎完全没有收入。
去年,健身行业是服务业中受到疫情较深影响的行业之一,多家健身会所最后甚至以关店告终。今年,疫情再度来袭,给该行业带来的影响并不比去年疫情轻。

在疫情下发展或成常态 实力和心态是关键

  周成栋目前在长沙市经营一家健身俱乐部,与很多在疫情期间因营收不好而关停的健身场所不同,他的俱乐部扛过了2020年疫情,如今又在新一轮疫情中继续经营着。对此,他已总结出一套自己的办法,那便是要有真正的经营实力和极好的心态。
他介绍,健身俱乐部的投入门槛都较高,装修、健身器材、聘请健身教练等是笔不小的数目。这便导致很多健身俱乐部在开业的前几个月便想要疯狂收回成本,因此将员工都变成了销售,没有在本身的长远经营上下功夫。
“有的健身俱乐部在推销方面只求迅速累积客户变现,而后甚至卷款跑路而关停;有的俱乐部的私教课缺乏专业性,为会员提供的是套路类似的课程……这些本身都不是长远之计,一遇到疫情就更加不堪一击了。”在周成栋看来,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疫情常态化可能是各行各业都将要面对的一个问题。既然客观条件没法改变,就要花更多时间在经营上。
近日,国务院印发《全民健身计划(2021—2025年)》,就促进全民健身更高水平发展、更好满足人民群众的健身和健康需求作出部署,提出到2025年,经常参加体育锻炼人数比例从37.2%达到38.5%,带动全国体育产业总规模达到5万亿元等发展目标,以及8个方面的主要任务。
周成栋告诉记者,他也注意到该计划中提到了要推动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积极培育户外运动、智能体育等体育产业,催生更多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而这“三新”也是他正在研究的,如打算在健身俱乐部设置饮品和减脂餐的销售点,会员健身之余可以消费,在丰富经营业态的同时也增加俱乐部的收入。
而对于新模式的开拓,他则倾向于理解为“重质不重量”。“提高俱乐部私教的准入门槛,提供优质的器材,进而实现向高端健身俱乐部的转型,人不在多,而在于精。这也符合疫情常态化下对人流量的要求。”周成栋说。

疫情反推大众健身意识增长 倒逼健身行业转型

  面对疫情的再袭,健身行业是不是除了等待疫情过去,或者在疫情常态化中采取自救措施,就无其他的路可走?
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曾表示,疫情下,大众是否感染病毒,实际上是病毒和人体博弈的结果,往往病毒胜利了就得病了,所以把抵抗力提高了,就不容易被感染了,即使感染,也是轻的。而在大量的有关流行病学的调查研究中也发现,经常参加中等运动强度的体育锻炼者,比静坐工作者患上呼吸道感染疾病的风险明显要低。
在专家的建议和全民健身计划的发布等多方影响下,大众的健身意识同时也在不断增长,只不过,更多的人选择在线上进行健身。根据Keep公布的《2020Keep大数据盘点》年度运动报告显示,超2亿Keepers通过跟练线上课程等方式全年燃烧1913亿卡路里,消耗2500万公斤脂肪。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传统健身房经营者们也在试图做出创新和改变。“智能健身镜融入AI技术,在健身内容及服务上进行了大量投入,甚至能覆盖力量、瑜伽、普拉提、有氧舞等各类课程,满足很多健身人士的个性化需求。如果机器为用户提供服务能达到我们线下传统健身房的效果,这个趋势需要提前去了解和学习。” 周成栋说,他今年将引进时下很火的智能健身新产品——健身镜。
由于传统健身业务被严重影响,更多相关从业者也纷纷来到了线上平台上。做了5年健身教练的张星嘉这月开始在快手、抖音、小红书等平台发布自己创作的短视频,通过讲解一个练背的动作或者分享减脂期营养餐制作等内容吸引粉丝。“之前没有自信,怕分享的内容没有观看量,现在疫情来了,线下课程基本上停了,也是逼自己一把。”没想到反响还不错,点击率也可观,他打算后期通过线上和线下业务结合的形式从事该职业。
疫情的再度来袭,除了让健身行业呈现线下线上业务的融合趋势外,线上平台还成为了健身教练们探索直播推荐和售卖健身产品等新增值服务的一大渠道。相关调查显示,健身行业从业者借助短视频及直播吸引了一定数量的粉丝关注,同时也形成了包括付费课程、直播间带货和平台小店在内更为成熟的商业变现模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