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下叫停,线上繁荣 ——疫情对艺考培训行业的影响探访

  中人社传媒 实习记者 王钟莞

 

 

  为保障疫情防控,近日,长沙市教育局通知要求全市立即暂停一切线下教育教学活动及培训。

  据长沙市岳麓区艺术培训行业协会统计,目前岳麓区聚集了来自全省各地的艺考生4.5万余人,为备考今年下半年高校艺术招生考试而接受培训。其中,有近1.5万人来自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株洲、张家界、湘潭、益阳等地。

  这些艺考生将何去何从?艺考培训行业又将受到怎样的影响?记者对此进行了探访。

 

 

  艺培机构配合防疫  艺考生大多被遣返

  8月10日下午,位于岳麓区云栖路的黄红蓝艺术培训学校,门庭冷清,大门紧闭,悄然无声,与往日的热闹景象形成鲜明对比。门前的警示牌上,“接上级疫情防控通知,疫情期间,禁止外来人员和家长进入校区”字样格外醒目。

  “我们收到市教育局的通知后,8月3日就有岳麓区教育局的督察员驻校了。”黄红蓝艺术培训学校执行校长张威介绍,原本在校的艺考生有800余人,均为美术生,其中高一、高二的学生是从7月10日开始集训,计划到8月底结束;高三的艺考生从6月10日陆续开始上课,按照计划集训到明年2月。现在有700多名学生都遣返了,还留了100人左右在学校。

  “我们接到通知后,就着手安排学生的去留问题了。我们会评估学生回家的风险,如果家在中风险地区的会要求留校;父母在抗疫一线,或者父母在外打工的,我们也会安排留校。对其他学生,我们第一时间和家长沟通,家长不能亲自接的,我们包车送回去。”张威说。据了解,遣返学生基本上没有坐公共交通工具回家的。

  “我们的学生中,长沙本地和外地的比例大概是3比7,外地学生占比较大,学校包了20多台大巴车送学生回家。此外少数学生,由我们的老师和工作人员开私家车送。”张威说。

  张威介绍,现在学校留校的老师和学生都实行封闭式管理,不能随意进出、点外卖、收快递,原本的线下课程全部转为线上网课,留校的学生可以教室自习。老师在指导时也会保持安全距离,量体温、检查健康码等都是每天的例行工作。

  从记者了解的情况来看,长沙市艺考培训学校基本已经全部暂停了线下授课,原本在进行艺考集训的艺考生或遣返或留校,培训课程也全部从线下转成线上。

 

 

  疫情卷土重来  艺培行业发展艰难

 

 

  线下艺考培训的突然叫停,给艺培学校增加了管理的难度。“我们在这次遣返学生的工作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阻力,很多家长不理解,以为我们是不正规办学被查了;还有的家长说我们只送到了县城,没有送到家,也有不满。同时也有个别学生不愿意留校,就消极上课。”张威表示,他们和学生家长沟通的工作量很大,每天要打几百个电话。

  对于艺考生的备考来说,此次暂停线下授课也带来了很多影响。“线上授课的教学效果肯定是不如线下的,首先对学生的监督没有那么到位;其次,老师在指导学生作画的时候,当面讲解会更清楚一些;还有,老师在做示范的时候,由于是视频拍摄,所以画面的颜色、角度、细节等展示都没有那么到位。”张威表示,老师的压力也很大,因为学校对老师所带班级的过线率和分数作了要求,如果教学质量得不到保障,老师可能面临奖金缩水等情况。

  另外,艺考生也承受着更大的心理压力。“有的学生听说要求回家都急哭了,因为暂停线下集训还是比较耽误时间的,尤其对于美术生来说,这大半年就是一心准备专业考试。”张威说。

  孙凯是一名舞蹈艺术生,原本在岳麓区永辉艺术培训学校进行舞蹈集训,现在也已经返回家中。“在家的话就没有场地可以练舞,只能练习基本功,然后每天拍视频在网上打卡,所以对我们的备考影响还是蛮大的。”孙凯表示,因为他本身就是复读生,所以对于不能线下集训感到很焦虑。

  一舞蹈培训学校的老师告诉记者,疫情影响了培训学校的收入,而收入又决定了整个教师团队的工资发放等,如何留住老师和完整的团队也是需要未雨绸缪的问题。

  将线下课程转为线上之后,艺考培训课程推进的节奏明显变慢。“因为线上教学的话需要更高的耐心程度,讲解的时间会更多一些,所以现在我们整体的课程都走得慢了一些。”张威说。

  据了解,多数艺培学校线下课程转为线上后,并没有额外收取费用。快乐同盟艺术培训学校招生主管涂锐表示,因为疫情是不可控的,而且学校招生时承诺家长的是所有课程都是线下完成,所以现在调整为线上的课程是免费的,之后该上的课还要继续上。“我们是按期收费的,如同去年的校考从2月推迟到了7月,培训也延续到了7月,我们仍没有多收学费。”张威说。

 

 

  行业将死?未来艺考培训行业出路在哪

  在业内人士看来,艺术教育因其应用性强、实践比例高等特殊性,更适应传统的教学方式,需要长时间、多频次的互动才能有真正收获,疫情对于艺术教育行业而言是一轮新的洗牌,艺培行业面临严峻的挑战。

  “如果疫情多次反复,你有想过艺培行业的发展会是什么样的吗?”

  “那这个行业可能会被弄没了。”

  “将课程从线下转为线上,教学效果是打了折扣的。”张威坦言,尤其对于美术生来说,还是不适合网上授课。“而且,有的学生必须在有氛围的环境中学习,才有那种备考的紧张感。以后很有可能艺考生就不出来集训了,各个学校根据自己的情况,安排在学校内封闭式管理。”

  也有人认为,对于传媒专业的学生来说,上网课有利有弊。“我们现在的课程都根据线上授课的特点做了调整。比如对于配音专业的学生来说,由于现场听原声和麦克风里的声音是不一样的,所以现在线上授课的话,我们的老师更方便根据学生这种麦克风的声音来进行指导。”涂锐说。

  但是,涂锐仍认为,上网课不是一个长久之计,传媒专业集训也无法转变成为一个固定的网上授课模式。“如果到今年年底还有疫情的话,我们可能会重新找个地方,对每个班的人数重新进行调整,在保证学生安全的基础上,进行封闭式集训。这是预想的一个方案,但如果真的要执行的话工作量会非常大。”涂锐说。

  原北京电影学院校长、博士生导师张会军教授早在疫情之初即撰写了《坚持质量、适应挑战——也谈线上艺术教育》文章,指出:“疫情之下,都在改变。国内艺术院校部分专业考试模式彻底变化,甚至一些专业(方向),取消线下面考,直接通过高考分录取。线上考试,不是艺术院校创新改革,而是疫情发展和防控必然。线上教育是技术催生的产物,不是专为教育设计的,没有看出其必然的一面。”

  据了解,去年艺考期间,国内多个艺术院校,用线上考试来取代线下面考。如传媒类、舞蹈类、声乐类专业的学生,通过录制并上传视频的形式提供作品,而美术生则需要在线考试时准备两个摄像头,一个对准自己,一个对准画作,以保证作品的真实度。考试结束时需要在镜头前密封试卷,将作品邮寄到所考院校。

  如果说,线上考试和教学都只是应对疫情防控的权宜之计,那么,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背景下,艺考培训行业未来的出路在何方?艺考培训行业还将面临怎样的挑战?仍有待进一步观察。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