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乡百合梦正圆

 名片:  郑思乡,1966年出生,研究员,先后在云南农业大学、贵州省园艺研究所、株洲市农科所、湖南省农科院工作,2020年获评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多年来从事花卉品种的选育推广工作,曾荣获国家发明金奖、中华农业科技奖二等奖、省科技进步二等奖等。

 
      “百合梦”是郑思乡的微信昵称,从2013年使用这种网络即时通讯工具以来,他便没有更改过;而现实中,他的这个梦更早、更坚定,且一路随着他从云南、贵州到株洲、长沙,不断丰富内容,不断照进现实。   
名字秘密
 
  祖辈都居住湖南华容,自己出生、成长在华容,为何取名“思乡”?
  对于记者此问,郑思乡哈哈地笑了,直说这里有童真年代的谐趣回忆,有花季少年对古典诗词的致敬,有激情澎湃读书年代的憧憬,更如同“百合”词语一般冥冥之中还“合”上了他的人生之路。
  原来,由于小时候家人给取的名字常被小伙伴们谐音打趣,上世纪80年代初进入高中就读的郑思乡便自作主张地给自己改为了这个中国古诗词重要主题的名字。“而且那是改革开放初期,知识的重要性前所未有,学习成绩不错的自己更在狠劲用功,心底里可能也是暗暗铆着劲要考出去,要闯世界去的。”郑思乡笑着说。
  花季少年郑思乡学习的狠劲,他的同学们都有目共睹。曾经,每晚寝室熄灯后,他都会去到卫生间,借着那里夜晚长明的亮光,独自继续学习三四个小时。“那时晚上甚至最少只睡两小时,是很拼,但方法不对,效率不高,身体都差一点熬垮了。”郑思乡回忆,“后来调整成中午休息15分钟,晚上最少也得睡足5小时,终于慢慢找到了自己的最佳状态。”
  这种愿学能拼、善于总结的个性,让这位曾餐餐吃南瓜、对于饥饿有着切身记忆的少年在当年的高考中成功跃出了地域的“农门”,其后本科、硕士、博士一路开挂般径往书山攀登;也让这位自信日后将“思乡”的少年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农学专业,选择了省城长沙那所拥有自己特别尊敬的、希望让天下人都吃饱饭院士的农业院校。
  进入大学的殿堂,他“如饥似渴”地在农学知识的海洋里遨游。曾经,只要是图书馆里其借出来的大部头著作,还回去时常常变成了“酸菜”,因为已被他翻了无数遍,以至能背诵其中的大部分内容。他“呕心沥血”地在农业科研的天地间历练。一直,他不怕那千次、万次的试验失败,他坚信这些都是农业科研创新经验的积累,坚持下去,终会迎来拨云见日的那最幸福的时刻。
  至1998年博士毕业,成绩优异的郑思乡被导师举荐前往当时急需博士之类高层次农业科研人才的云南农业大学工作。“从华容到长沙再到云南,我是一步步在实践自己的‘思乡’之旅了。”
 
百合花开
  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让云南成为鲜花生产大省,也让郑思乡与花卉尤其是百合的遗传育种结上了不解之缘,更让这个自认为“天份一般,却一直下苦功希望做到最好”的年轻人才得到迅速成长。
  1999年入选云南省中青年学术与技术花卉方向带头人,2000年遴选为云南农业大学硕士生导师并负责园林植物与观赏园艺硕士点工作,同年作为客座研究员在华南热带农业大学生物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工作,2001年赴美学术交流,2004年获云南省政府高层次人才补贴,2008年被引进到贵州省园艺研究所工作……郑思乡科研之路如同百合花一般持续绽放馨香。
  彼时,作为全国有名工业城市的株洲则正想方设法弥补自己的农业短板,能赏能食能入药的百合是当地圈定的重点发展产业之一,远在西南研究百合的湖南人郑思乡进入当地引才视野。“当时我已近知天命之年,思乡之情也正日益加浓。”2012年,郑思乡作为重点人才被引进到株洲市农科所。在外闯荡14年后,他带着经验、带着项目回到家乡湖南,建功之心更加激荡澎湃。
  他潜心攻关,首次发现多倍体二倍化及体细胞核转移遗传现象,创新培育了“株洲红”“贵阳红”等4个抗镰刀菌新品种,攻克了东方百合种球腐烂的世界性难题,突破了种球国产化最关键的技术瓶颈。相关报道显示,株洲市农科所当时与相关企业联合实现年生产销售种球1.2亿个以上,年产值超过3.6亿元,同时带动了本地花卉冷冻贮藏、运输及药用加工产业发展,经济社会效益相当显著。
  他永攀高峰,领衔团队采用芽变育种方法,培育出早熟、高产、抗病、抗倒伏的百合新品种“龙牙红”。龙牙百合已有近千年种植加工史,但曾经一度因种植户习惯采用土法留种,致使种质退化,茎腐病严重,产量下降,品质变差……是“龙牙红”的出现让全省龙牙百合产业绝处逢生。郑思乡介绍,传统龙牙百合生产周期为两年,亩产约1500公斤。但“龙牙红”的试种情况表明,其生产周期仅为11个月,且增产60%以上;如用大棚栽培,一年还可收获两季。
        还有“株洲红”“喜羊羊”“彩云3号”等,迄今郑思乡已先后培育出百合新品种近40个。他曾说自己有一个“小目标”:将株洲打造成全国的百合原种繁育基地,让株洲百合遍地开花、香飘万里。
 
梦想正圆
 
  近年,株洲市天元区群丰镇、渌口区古岳峰镇、茶陵县秩堂镇等地,每到春夏赏花季便迎来了大片百合花开放,引来络绎不绝的游客徜徉、流连。这预示着郑思乡百合繁育的原初“小目标”在一步步实现,也让他一系列美丽的百合梦想在此逐渐发了芽、打了苞、开了花。
  在茶陵县秩堂镇小田村,郑思乡和团队开展了百合种球繁育及百合花海旅游的精准扶贫工作,赏花季累计迎来了约30万名游客,有效带动当地农民发展农家乐等旅游产业。而以此为基础在云阳山附近贫困村建立的百合花海旅游基地,目前则已成为茶陵乡村旅游之典范。
  “如今,我们的‘龙牙红’新品种还推广到了相邻的江西井冈山等地,希望助推革命老区美丽乡村建设更有特色。”郑思乡说。
  在天元区群丰镇,株洲市农科所与湖南慕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合作打造的百合香料生产基地已建立,在开展百合花组织培养快速繁育、种球规模生产等的同时,还对百合中丰富的酚酸甘油酯、薯蓣皂甙、秋水仙碱及百合多糖等功效成分进行提取及纯化,开发出了系列美容保健产品。
  “今年5月,百合及百合蓝颜酱酒产业合作开发协议在湘签约,该项目总投资3亿元。”郑思乡表示,他对百合酱酒的保健功效和市场前景十分看好。另外,他们研究的“龙牙红”百合新品种能够进行反季节栽培,病虫害极少,不需要打农药,完全达到绿色食品要求,也是一个市场潜力巨大的项目。
  今年7月,郑思乡调往湖南省农科院下属事业单位湖南省农业环境生态研究所工作,在著名中药材专家曾建国教授的支持下,他领街申报的百合育种研究成为首个入选岳麓山种业创新中心的中药材项目。
  “麓山种业由省政府联合中信集团共建,是把长沙打造成‘种业硅谷’、做大做强中国种业的重要实体运作平台。”郑思乡说,“我们研发有‘贵阳红’‘株洲红’‘龙牙红’等品种,‘麓山红’则正在申报农业部新品种保护,也希望寓意‘百事合意’‘百年好合’的百合能走到哪红到哪,为更多人带来红红火火的幸福生活。”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