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减”来了,教培行业被裁员工如何维权

   “裁员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但是这样的对待我无法接受。”8月13日,在长沙市雨花区伯明汉英语培训学校工作了8年的外教艾伦从全体员工网络会议上收到通知:因公司经营不善面临人事调整,员工主动离职可领取7月工资。对于公司提出的不合理要求,艾伦向雨花区人社局提出了劳动仲裁。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7月31日,2021年教培相关企业注销或吊销的数量共计约15.37万家,与2020年同期相比,同比增长约34.59%。“双减”政策的强势监管之下,教培机构转型成为大势所趋,而这样的调整带来的震荡直接影响到了数以万计的从业者,不少从业者就自己的权益与公司展开了漫长的“博弈”。
教培机构关门 劳动纠纷不断
  今年5月,像之前的几次一样,艾伦与雨花区伯明汉英语培训学校完成了为期2年的劳动合同续签。作为从2013年便在此任教的“元老级”外教老师,一直以来他对这份工作还算满意。暑期本该是他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但今年受到疫情的影响,课程改为了线上教学、数量也相应减少,8月上旬,他仅仅上了15堂课。
  本以为随着疫情防控形势好转,他能重回线下课堂教学,但意外随之而来。——8月13日,公司尚未恢复线下教学,全体近200名员工便被通知参加线上会议,会议的主题便是关于人事调整。“不签离职协议,就不发7月份工资,签署离职协议的员工7月工资照发,且公司将为其开具相应离职证明。”会议结束,艾伦将从会议上接收到的消息告诉了妻子郭小姐。郭小姐曾经就孕期不公平待遇与任职公司进行过劳动仲裁,对于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及处理方法,她比艾伦有经验。
  “不能签,签下意味着主动提出离职,无法得到任何补偿金。”在一番权衡之后,艾伦夫妻俩决定暂时不签离职协议。根据劳动法,为员工支付工资报酬是公司的义务,以离职协议相逼并不合法合规。另外,艾伦还有一笔完成2年劳动合同的奖金1.4万元,如果签署离职协议,这笔奖金也将难以实现。8月20日,本打算先走一步看一步的艾伦却收到公司关门歇业的消息。无奈之下,他与妻子一起来到了雨花区人社局申请劳动仲裁。
  “仅伯明汉、一书阁教育培训两家就有29例。”雨花区人社局仲裁科相关工作人员介绍,近段时间以来教培行业的劳动仲裁案例增加明显,涉及雨花区静致教育咨询、思涵文化传播、雨花区极致培训等众多培训机构。
 
不易的劳动维权之路
  风口急转直下,教培行业企业纷纷大量裁员,节约成本寻求出路,但寻求出路的不只企业,还有大批被裁员工。据8月17日智联招聘发布的《2021教培行业人才市场分析报告》显示,7月进行求职的原教培从业者中,51.4%已为离职状态,这一比例高于全平台活跃求职者的平均水平(44.7%)。
  记者采访多名正在申请劳动仲裁的教培行业从业者发现,他们大多是“单兵作战”。以艾伦为例,他所在的培训学校中,9成的外教老师早在学校关门前便签订了离职协议。当下由于公司关门,艾伦的劳动仲裁一案已经由雨花区人民法院立案受理,截至记者发稿前,他仍在等待开庭通知。
  “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可以耗费在上面,感觉也没有多大把握。”在长沙一家头部K12教育培训机构工作的小征(化名)告诉记者,公司采取分批形式按照普通员工、主管、经理、总监的顺序进行裁员,承诺多发放10天工资作为赔偿,但这一做法并没有得到员工认可。因为根据劳动法规定,由于政策大环境的变化,企业不得已实施规模性裁员时,需在法定的工龄补偿之外,增加一个月工资,即“N+1”。
  无奈之下小征和同事请当地媒体出面解决,而公司认为他们在闹事。“如果当天不签合同的话,7月份工资也没有了,更不要说额外的10天补偿。”公司当天直接对他们进行威胁。当下,他正在一边辗转于线上线下各个招聘现场,一边向公司讨要说法。
 
专家提醒
劳动者可从三个领域出发 避免无效维权
  来自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屹提醒,在“双减”政策下,教育培训行业劳动者可以重点关注“劳动关系解除原因”“调岗行为”及“协商降薪”三个领域,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从现有的新闻报道中可以发现,个别培训机构在解除协议中将员工离职原因说明为‘因个人原因主动申请离职’,并以不签署即不发放工资及《离职证明》作为要挟。如员工签署上述协议,则很可能因此被认定为主动申请离职而无法获得应有的经济补偿。”他说,事实上,及时足额发放工资和在离职时据实提供《离职证明》,是劳动法律法规对用人单位的强制性规定。劳动者在与培训结构协商时,应注意相关协议中解除劳动关系的原因,如发现离职原因被描述成自己主动提出离职,则应拒绝签署相关离职协议。
  《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中提到: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及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业内人士表示,这一系列要求实行,即使劳动者现在未被裁员,工资及加班费等都会有相应影响,收入水平可能下降。
  李屹表示,培训机构降薪、调岗等行为需与劳动者协商一致,因其属于协商变更劳动合同的范畴。这些行为本身是否合法合理,也决定着培训机构在后续的劳动仲裁中能否得到支持。
  “企业若要求员工自己提离职,而且不给赔偿,这种情况下员工应注意收集相关证据,例如保留聊天记录、谈话录音等,然后通过仲裁、法院起诉等形式,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雨花区人社局法规科科长曹江林则表示,教培行业企业不能简单粗暴地依靠裁员节流止痛,没有找到法律依据、违反法律规定的裁员,不但起不到降低人力成本、帮助企业“瘦身过冬”的作用,反倒可能因为劳动争议而大大增加企业成本,增大企业风险。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