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离婚律师行业现状调查:小而精 柔而刚

中人社传媒记者 黄浔

  常德的陈女士步入婚姻不到一年,因许多家庭矛盾无法调和,多方考虑后与丈夫决定离婚。因涉及到孩子的抚养权等问题,陈女士希望能更妥善处理,咨询了3个不同的离婚律师。
“离婚律师可以帮我分析现状,拟定的离婚协议也更专业,可以避免法律漏洞。”陈女士认为,面对离婚这件事,也需要专业人士介入。而之所以找了3个不同的离婚律师,是因为前两次找到的律师是综合类型的,她还是希望找一个专门做离婚案件的律师。

离婚律师还是婚姻家事律师?

  陈女士口中专门做离婚案件的律师,严格意义上来说被称为婚姻家事律师。
记者在某搜索网站分别输入“湖南婚姻家事律师”和“湖南离婚律师”,发现可获得的信息稍有差别。搜索“湖南婚姻家事律师”时,可获取到大部分有婚姻家事业务的综合律所信息;搜索“湖南离婚律师”时,却弹出不少具体的婚姻家事团队或离婚律师个人信息。可见,“离婚律师”这种说法对当事人而言更实用。
湖南省律协婚姻家庭法律事务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长沙市律协婚姻家事法律事务专业委员会主任、湖南仁本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同样也是拥有十年婚姻家事律师经验的舒蓉月对记者说,在大多数人眼里,他们要找的是“离婚律师。”
“因为婚姻家事律师面对的案件多数是离婚案件,所以大家也常会称呼为‘离婚律师’”。舒蓉月表示。
而实际上,婚姻家事律师的配套业务广泛——消除婚姻焦虑、规划家庭财产、财富继承等都归属其中。尤其是对高净值客户,即大多数人口中的“有钱人”,婚姻家事律师为其进行财富安排的同时,还需制定方案规避离婚对其事业的风险。
“‘离婚律师’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像你只会帮助离婚,破坏家庭的和谐,造成社会不稳定。而实际上,婚姻家事业务真的不止帮人离婚。”舒蓉月说。

无立场的公平倾听者

  永州市一名从业3年的婚姻家事律师吴凡(化名)对记者说,自己经常会犯一个无意识错误:给不同的当事人意见,包括是否离婚,以及离婚过程中做的其他决定是好或坏。因为律师在接触众多案件时,会常以上帝视角评判,而自己情感较丰富,会迫不及待地想帮助当事人解决问题。
“我师傅会提醒我,律师不应该去帮当事人做决定,因为你没有资格干涉别人的人生。”吴凡说。
如何应对情绪各异、需求各异的当事人,是婚姻家事律师的必修技能,也是成为既无立场、又能保持公平的倾听者的第一步。

  蒋月(化名)是一名新手婚姻家事律师,法律专业的她毕业后进入了时为香饽饽的证券公司。由于自认为热爱婚姻家事法务,从业4年后,她毅然改道遵循初心跳槽到律所的婚姻家事团队。对于理想和现实中的婚姻家事业务,蒋月认为,当真正接触时,发现婚姻家事并非传统意义上认为的律师入门业务,相反,其对调解、沟通、心理博弈等专业素养要求极高。
在进入律所时,她曾被安排做业务对接,包括在各平台与当事人沟通,进行签单。她曾对此表示不满,却在真正执业时发现,正是因为前期的积累,处理案件时,谈案过程更顺利,效率更高。
从业第11年头的朱波杰律师是一名文字爱好者,误打误撞耕耘家事法律领域已达7年之久。在处理案件之余,他利用公众号科普法律知识,记录职业感想。谈到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婚姻家事律师,他认为最重要的是做一个无立场的倾听者。
“离婚律师从不会主动给当事人确定目标。”朱波杰认为,以律师的身份面对当事人时,即便能感同身受,也不能切换角色去帮助其做决定。相反,在办案时,律师应该通过良好的沟通,纾解当事人的情绪,让当事人在听取了律师的专业意见后说出他们的目标,再去判定其合理性与合法性。
这是不是代表婚姻家事律师也有部分心理咨询的职责在?
朱波杰表示,这是一个律师的职责,只是面对婚姻家事业务时,这份职责被放大了。婚家案件的当事人通常需要与律师建立很深的信赖感,这对案件的办理更有利。
最高峰时,朱波杰律师和他的团队曾一年办理离婚案件超过100件。他形容自己当时几乎以湖南省的各大法院为家,整个人是“紧绷”的。而随着从业时间越长,他的职业道路经历了不同阶段:入行3年后偶入婚姻家事业务,中途极力想去除“婚姻家事律师”的标签,如今则在思考走婚姻家事业务批量化还是精细化的道路。

小而精的湖南婚姻家事律师行业

  离婚冷静期的出台,将离婚律师这一职业再次推向台前,这群以“离别”为日常的人工作状态如何?在湖南,离婚律师行业的发展情况如何?是否已经专业细分?
记者了解到,湖南暂时没有婚姻家事律师事务所。在许多综合性律师事务所,婚姻家事法律服务与借贷纠纷法律服务,征收、拆迁纠纷法律服务等,通常归属于民商事法律事务一类,其中尤以婚姻继承财产纠纷为重点,这也是传统意义上婚姻家事业务的“细分”。
婚姻家事案件业务的非持续性、用户黏性强、费用低等属性导致其无法像其他法律业务等成规模运行。长沙市开福区一位曾创建过婚姻家事律师团队、后转换方向的律师表示,从团队构建来看,为首的人如何能平衡好初心与营收,实现团队的长期运营是个大问题。
如法网上显示,湖南共有1000余家登记在案的律所,所有律所都可接婚姻家事案件,但其中有婚姻家事团队的不超过30家。可查询的15000余名律师中,以婚姻家事业务为核心业务的,数量也屈指可数。
自2020年起,湖南省律师协会为婚姻家事律师做认证,从业3年以上的律师,每年办理20件以上婚姻家事案件,便可认证为婚姻家庭法专业律师。目前在整个湖南,已认证的婚姻家事律师不超过30名。
早年,湖南曾有律师事务所主打婚姻家事律所的口号出世,后淹没于行业发展大潮,被综合律所兼并。
就整个湖南的婚姻家事律师行业而言,虽已有少量专业团队,但事实上在整个长沙乃至湖南,重点做婚姻家事的律师仍很少。婚姻家事案件鸡毛蒜皮,且时间战线长,涉及的业务复杂,案件收费低,比起金融非诉等公司集团业务而言投入产出比低,所以专门做婚姻家事业务能坚持下来的律师不容易。
就行业来说,持续存活率不高,主要是因为经济问题,不像其他金融案件一样可以获得较高收益去维持成本,这个时候如何实现团队的长期运营就是个大问题,为首的人是否能坚守是很重要的。
作为湖南仁本律师事务所的创始人之一,舒蓉月便是那个对婚姻家事业务怀有且能坚持初心的人。她表示,在进入律师行业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婚姻家事案件都能让她达到职业的高潮,这是在其他类型案件时无法拥有的成就感。
自律所创办起,舒蓉月便主管律所的婚姻家事业务团队。她认为,婚姻家事业务有必要精细化发展。
在处理离婚案件时,她通常期待对方的律师也是婚姻家事律师。离婚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作为律师,他们见识和陪伴在旁。就法律层面,其他律师也能处理离婚案件,但遇到经验丰富的婚姻家事律师时,大家能产生最大程度的共识,即如何用最有利的方式帮助当事人解决问题,而不是一定得“法庭见”。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