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米菜煮鸡蛋

   “三月三,地米菜煮鸡蛋”,这习俗在我故乡自古一直延续至今。儿时,记得每年到三月三,母亲便围上蓝碎花围裙,拎了个小竹篮,里面装着一个小铁铲,轻轻掩上柴门,走向田野。这天上午,天高、风轻、云淡,我跟在母亲身后,翻过一道山梁,踩着已经解冻的酥软的泥土,走过满眼绿意的麦地,来到芳草萋萋的坡地。在蝈蝈浑圆的歌吟里站在地埂上,很乖巧地看母亲弯下腰去,用小铁铲翻开泥土,一嘟噜一嘟噜的地米菜便蹦出地面,我欢呼着,雀跃着,上前将它们仔细细地敲去泥土,装进竹篮里去。累了,便躺在地埂上歇口气,眼望碧空如洗的蓝天,学树枝头百灵鸟的样子唱那首永远也唱不完的歌。不一会,母亲采了大半篮,告别被太阳金色蜜计涂满的坡地往家里走,娘儿俩的步子也变得轻盈起来。

  母亲将地米菜洗干净,然后打开壁橱,小心翼翼地从瓦罐里掏出几个鸡蛋,连同地米菜一起放入铁锅,加水,再放入适量的盐,盖上锅盖,添柴,用大火煮。我像只馋嘴的猫围住灶台不挪步,几次去揭锅盖,都被母亲制止,她锥我一眼:“刚煮,不能吃!”半个钟头后,母亲将一碗装有2个剥壳鸡蛋的淡绿色地米菜汤递给我时,我眼里即刻有了亮晶晶的喜悦,边吃鸡蛋边喝汤,母亲见我有滋有味的享用,高兴得咧开嘴笑了。
  上学了,在三月三的日子里,书包里都会装着这种鸡蛋,是母亲的恩赐。好长时间过去了,嘴角还留有余香哩。
  后来我问母亲:”这地米菜汤,几分幽香,几分甘甜,居然还有几分微苦,为何硬要在三月三喝它呢?”母亲原本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理,她回答得干脆利落:”这是老祖宗留下的优秀非物质文化遗产,不能被后人遗忘,不能被历史湮没。再说,地米菜具有清心败火,祛风去湿的功能,吃了地米菜煮的鸡蛋可以健体强身。”我才知道其中的奥妙。
  这当然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又是三月三。妻提着菜篮子去农贸市场采购,买来一大把地米菜和十几个鸡蛋,如法炮制,吃了,总觉得没那个味道,远不如儿时地米菜煮鸡蛋入口的香润,因此每逢“三月三”便生出许多惆怅。是何缘故?问友,友答:乡愁,思亲使然。
  是呀,我这样一个多年漂泊于异乡的游子,想起来为故园父老乡亲奉献了多少?为茹苦含辛把我拉扯大的母亲又做了些什么呢?今晚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棂,我伏在白炽灯下写下这篇纪念性的文字,可离开尘世多年的母亲在九泉之下能看得到么?!□  湖南 万明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