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

   冬至一百零八日后,是为清明。是时,“万物皆洁齐而清明”。

  “一百零八”在古人的观念里,是代表完满、久远的大数。此时春分已过,冬日已远,万物俊荣待发;其后是谷雨,势必要将春之成果滋润深化,一切都将攀向顶点,充满了潮湿的气息。唯独清明干爽明净,读来清俊明澈,意象清新峻洁,写来潇洒无碍。
  这样一个生长季,为什么会被赋予祭扫的主题?
  中国的节日是充满悲悯大爱的,往往都与祭奠相关。与清明相对的是冬至,届时草枯风寒,满目荒凉,基调是悲的,倒是贴合了哀思的主题。秦汉时,重寒食胜过清明;到大唐,寒食清明假期合并;大宋延续唐制,放假七天,上巳节的踏青、放风筝等娱乐功能并入清明节,使它成为一个哀思与狂欢并举的节日。虽然杜牧说“路上行人欲断魂”,但清明的基调是轻松欢乐的。
  草长莺飞,天地晴明,天地人都舒张向上。阳气下彻,阴气上升,人感应其中,得其“清明”。清明既是视觉印象,也是心灵品味,是明亮、安静、纯净,这样的节气让人走向澄净之境,走向神性。
  清明有三侯。头五天是初侯:桐始华。就是桐花开;二侯田鼠化为鴽,牡丹华。是说牡丹开花了,而田鼠化作会飞的小鹌鹑(鴽),这是神奇的。方家解释说,阳气盛田鼠化作鴽,而阴气盛又变回来了;三侯虹始见,清明的最后一个五天,可以见彩虹了。方家解释道,虹是阴阳交汇之气,“纯阴纯阳则无”。
  现在的人们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物种可以来回转换。但是对于古人的幼稚,我们笑不起来。祭奠来自于祖先崇拜,心里面,我们都是有些相信,祖先以另一种物质形态存在的,他们被归为“阴”。清明节气里,阴阳二气交汇频繁,天地人相互感应,于是它成为完美的“一百零八”,适宜祭奠。
  祭奠的存在是因为薪火的延续,所以快乐地活着和深沉地记取同样重要。于是祭扫归来,人们饮清酒、荡秋千、踢球、放风筝,呼朋唤友,行走于青山绿水间,沐浴于暖风煦日里,“风乎舞雩,咏而归”,这样恬淡的快乐,心里是一片“清明”的快乐。□ 安徽  董改正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