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最成功“求职信”

佩妮

  其实,从古到今、国内国外,找工作、找“伯乐”、找“贵人”、找“恩师”,都是要写自我介绍和推荐的“求职信”的。本质、内容都基本一样,只不过,在方式方法、手段渠道、过程途径等方面,大同小异而已。
  想当年,一代才俊、文学青年白乐天16岁那年,已经在父母教诲、私塾培养之下,十年寒窗、学业有成,“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不免志大眼高、自命不凡,气势昂昂、跃跃欲试。他还给自己取了一个很是有些狂妄自大的名字“居易”。
  白居易初来乍到京城,谁也不认识,求职、拜师毫无门路,在朱雀大街、大明宫广场上盲目逡巡了多日,这才发现自己太轻狂、内心太自信,而人生太艰难、前途不乐观。他变得有些沮丧、卑弱起来。
  可当他偶然听说有个叫顾况的老翁,大家都称其是文坛及政坛知名前辈,德高望重、乐于助人,于是又不死心了,心中升起一股希望,仍是冒冒失失的做派,很快就拿了自己的“处女作”———刚刚整理好的一部诗歌集子,去拜见顾况。
  也许那天顾况心情还不错、且有些闲余时光,就并没有像过去一贯那样把文坛新人敬呈上来的诗稿潇洒一扔、拂袖而去、再不翻看,而是竟然接下了白居易的诗卷,并随意翻开和阅读起来。
  当顾况一翻开白居易的诗稿,开篇就读到了那首有名的《赋得古原草送别》(这也不奇怪,白才子肯定要把自己最好的作品、最佳的句子放在最前面了)。顾况大为吃惊,尤其对诗中“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两句,反复吟诵,回味不已,十分欣赏,因而立即改口,对恭敬站立在旁、一直忐忑不安的白居易又惊又喜地称赞不已。就这样,在顾况的赏识与推举下,白居易逐渐被京城文学界接受,在长安基本站稳了脚跟,谋得了“金饭碗”;并高中进士,入了中央级研究院,从此名扬天下、前程似锦。而他与顾况的交往,亦传为文坛美谈、千载典故。
  感悟:
  青年才俊“初生牛犊不怕虎”,野心勃勃甚至狂妄自大,不畏权贵、不怕失败,给有地位、有力量的“贵人”写信、寄作品,介绍自己、推荐自己,虽然听上去有些莽撞,但实际上是在主动给自己创造机会,也不失为一种可取的方法。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