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天堂也会感谢的!”

  还记得,这是去年十月份的事了。
居民医保大病保险是党和政府2015年对全社会的庄严承诺,是一项利国利民的好事。它是以一个医保年度为结算单位,在基本医疗报销后,自付部分的合规费用达到居民年收入为起付线的第二次报销。2016年省、市相继出台相关文件,要求在2016年4月份之前进行补发到位,但市里城镇居民年收入统计出台较晚,加之业务软件配套等限制,在2016年5月份测算补偿结果出来后,无法及时联系到补偿人员,相关资金难以下拨。
区医保中心在区电视台、区手机报、区政府门户网进行公告,在社区、人口集中居住区进行张贴,还到区社保局退管股将退休人员每年领取养老金资格认证登记的信息进行比对,查找电话,或是利用来办理补偿的病人之间相互告之等办法,尽量将钱顺利补下去,但仍有部分应该追补的病人没法拨付下去,这不又来了一个……
当时一早上班,就有一个人来问,还能补2015年的大病追补吗?我说:“能,赶快来补,并请您相互转告。”
“唉,他爸得的是不治之症,人走了……”说着,来人叹了一口气,“我与两个孩子自他走了之后,就在外打工,在家心里过不得撒,老想他啊。这次是他的周年回来的,是隔壁邻居告诉我才知道的,于是就来了。”
“快坐,快坐。”我最看不得病人难过,况且还是病人走了,就连忙低声道,“人走了要节哀顺变,也不能太过悲伤,多想想孩子,您作为大人,更应该坚强。”
“是的,两个孩子还听话,都独立了,在外混得还不错。”病人家属心情明显阴转晴。“我们都在广州打工,孩子们一个月六七千工资,我也能有二三千的工资,还能做点饭给他们吃,大家互相照顾。看着他们争气,我就值了。”
“是的,孩子强,比什么都强……”
“唉,你不知道呢,那时候好作孽哟。他爸病了后,天天跑医院,当时只有大孩子工作了,小孩子还在读大四。不说别的,只说他爸瘦弱、憔悴的样子,痛苦的情形,真看不得。我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他治病花钱不说,两个孩子还没成家,还有负担,一摊子的事,我有时真想与他一起走算了。幸亏医保在住院的医院直接报销了一部分,不然你说,一时哪来那么多钱。”
“现在好了,就好!”
“看看,能补多少钱呀?我当时记得自付了五六万样的。”
“能补两万多元。您看,算得很清楚的。起付线是1.1万,超过的3万内报50%,3到8万的报60%……”
“现在党和政府的政策真好!他的忌日多烧点纸钱给他,他在天堂也会感谢党感谢政府好政策的!”
“如果在天有灵,他看到你们现在的生活状态也会感到欣慰的。”
“是的。谢谢!谢谢!”
“愿你们幸福!平安!快乐!”

岳阳市云溪区城乡医保中心    刘国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