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带病人跳槽需治

 新闻背景
贵航贵阳医院精神科主任杨绍雷的“转院”,成为年后最受关注的一次“跳槽”。2月4日下午,贵航贵阳医院在其官网公开发布声明,直指杨绍雷私自携带64名住院患者转至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一同离开的还有多名医护人员。

 
别把“飞越疯人院”想得太美好
  带着病人跳槽的现象,过去很少发生在医院,甚至以前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这其实打下了一个伏笔,那就是医疗行业对于此举并没有预防措施,也可能没有与医生签订过相关协议。
  有人曾经说过,我们虽然接触市场经济时间不是最长的,但在一些市场观念上简直比发达国家还要发达。一个重要表现就是,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只有法律法规才能约束一种市场现象,如果找不到法律依据,那其他人只能“闭嘴”。体现在跳槽上,既然当事医院找不到约束条款,那就只能选择接受。这是一种狭隘的,甚至是一种扭曲的、可怕的市场观念。
  我们希望的社会是美好的,希望的市场也应该是美好的。而市场本身的力量,并不必然产生美好,有时需要道德的力量、舆论的力量,来让市场更美好。其界限在于,道义自在人心,可能无法改变也惩罚不了一种市场乱象的发生,但舆论从维护健康导向出发,完全可以对此表明看法、表现爱憎。带着患者跳槽的行为,显然违背基本的道义导向,无论如何不应该得到肯定。制度可能无可奈何,舆论不能“捣糨糊”,不能以“法无禁止则可为”之名,给市场传递错误的导向。
  在这起“飞越疯人院”事件中,当事医院的管理肯定是有问题的,有很多值得反思反省的地方。但是,敌人的敌人未必是朋友,不能因此美化“飞越”行为。一种明明有违道义的行为,制度可以闭嘴,舆论必须发声;即便无法改变结果,也应该传递爱憎。这世上总有一些是非存在,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如果形成了“以错为美”的导向,其代价将是我们无法承受的。
  乔彬
 
把病人当资源谈何“救死扶伤”
  医疗机构当然有自己的利益,不实现自己的利益,它也无法服务社会和患者。但“利益”不是医疗机构的本质。医生作为一项专业工作、一种职业,自然有权得到合理甚至较高报酬,但显然应以人道主义为价值追求,这应当成为一种职业伦理和行业伦理。
  一个社会的医疗系统如果热衷于谈论“利益”,这是足以令人产生强烈忧虑的。医疗机构被定义为人道主义机构,患者及其家属显然希望自己得以人道对待和关怀,能够从社会对医院的定位中得到一种安全感和“有助感”。医院不能没有自己的利益,但不能以利益为重。
  现在我们有着越来越多的民营医院、民办学校,遗憾的是,这些机构具有明确的逐利动机。有时候不是一般地逐利,而是把办医办学当成完成“原始积累”的生意。为了鼓励民间资本办教育,有关部门允许拿出一部分“盈余”向股东分红,而民办医院更无节制。
  医院要生存和发展,医生在养家糊口,公益和人道主义似乎就是一句大空话。其实不然,合理利益与公益是可以统一起来的。利益是由法律规则规范的,并由一套制度设计来实现。在这个制度框架下,医院和医生都必须以公益为价值追求,在执业实践中践行人道主义职业伦理。
  明确教育、医疗事业与绝大部分机构的公益,重建医疗行业的职业伦理,应该是我们的当务之急。有一段时期,我们片面强调了市场化,为了鼓励人们办学办医,放弃了社会应有的价值追求,这对于社会的价值导向即“教化”是有害的。事实上知道办医办学应当具有公益属性。现在应当知而行之,尤其是从法律上明确这个原则,并在相关实践中兑现这个原则。
杨于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