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医生您能避点嫌吗?

 杨医生您能避点嫌吗?

  带着客户资源跳槽,不算新鲜事,市场也有预防,如人事合同中的服务期条款、竞业禁止条款等。但光天化日之下,一次性带上十余位同事和六十余位“客户”浩浩荡荡集体出走,如果这事儿发生在目前还带着明显公益属性的医院,如果执行者是本应以救死扶伤为天职的医生,是否足够让你大跌眼镜呢?
  贵航贵阳医院精神科主任杨绍雷不但干了这事,还振振有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患者,因为“来六院这边,病人能得到更好的护理”,因为“40亩地(贵阳六院一块尚未拆迁的楼房),是我未来‘医养一体化’梦想实现的地方”。然而,笔者想说,杨医生您是否可以避点嫌呢?如果患者要得到更好护理,那是他们自己今后经过比较、选择,再自己决定是否办理出院、转院,您如今一顺手给老东家来个“连锅端”也太不仗义了吧。六院“40亩地”让您看到了事业前景,假如老东家某天也改善了基础设施,甚至比六院更好;也规划出了扩大发展用地,甚至比六院更大,您的“前景”还有回填的机会吗?
  职场很小,“山不转水转”,同城的同属性单位更是熟人社会。杨医生说他看中的贵阳六院院长也即贵航贵阳医院前院长康正茂的个人魅力,可他自己整出这么大动静跳槽,是否考虑过对自己“个人魅力”的影响呢?台湾卫道科技董事长张泰铭离开原企业进行创业时已是老东家弘兴的总经理,但他走后没带走任何一名弘兴员工、任何一件原公司的产品。“我之所以能够有机会创业,主要就是仰赖过去十几年在弘兴累积的人脉和经验。”所以他创业后依然和老东家保持着不错的关系,几年后甚至收购了老东家。
    回想自己成功的经验,张泰铭认为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做人比做事还要重要”!这值得杨医生和我们所有终将遭遇跳槽的职场中人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