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行业自身发展遭何种挑战?

        据不完全统计,仅疫情暴发后一周,便有近百家与医药相关的企业捐赠口罩、药品等一线医用物资送到疫区,还有很多医药企业在加速研发防疫产品,助力防疫工作。在湖南,康寿制药向全国1100多家定点医院捐赠价值1000万元麻杏宣肺颗粒,用于支持定点治疗医院使用中医药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圣湘生物向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捐赠全自动核酸提取仪、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试剂、配套耗材等价值1000余万元应急物资;老百姓大药房等11家医药生产及流通企业发起倡议书,率先承诺将坚守岗位、保障供应,全力支持抗击疫情……

  而在国内疫情逐渐得到控制、疫情防控工作逐渐接近尾声、各大企业都纷纷复工之时,曾为疫情防控作出突出贡献的医药企业,其自身的复工和发展又遭遇了何种挑战?
药企虽复工 
         人员与原材料仍有不足
 
  近期,中央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作出系列指示,强调要压实地方责任,推动医用防护服、口罩等企业加快复工和扩大产能,保障复工后人民群众的防疫物资所需。
  “这对于医药企业来说,是一大挑战,我们全线开足马力,每天24小时不停,产品还是会出现断货的情况。”近日,康恩贝集团相关负责人将其员工的每日感悟转发到某社交平台,并向该员工回复了其承诺:药企防控保供工作是存在人员的短缺和原材料的不足等困难,但是再难我们也要理解、也要克服。
  记者了解到,复工后,人员的短缺和原材料的不足成为全国药企普遍面临的挑战。疫情发展前期,除了用于抗疫一线的医用卫生防护和消杀药剂等物资需求量大大增加,临床抗菌、消炎等药品的需求量也同步增长,因此,众多医药企业很早便加班加点,奋战在药品生产的一线。而随着现在全国各行各业的不断复工,不停上涨的生产民用防疫药品生产需求又为药企带来新的挑战。
  “国家对疫情的控制很到位,很多药企的员工都已经复工复产,这大大缓解了疫情发生之初我们药企因人员隔离等原因带来的用人紧张态势。但是,最近由于国外疫情发展形势的严峻,使得我们原材料及生产配套所需物资出现了短缺现象。” 湖南丽臣实业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王婉介绍,其公司主营医用消毒液等产品,鉴于疫情期间对消毒液等洗涤物资的需求量较大,公司一直在安排员工加班加点生产。公司前期加班加点释放的产能基本上都被用于国内防疫所消耗,而现在随着国外疫情的暴发,导致出口到国外的物资经常处于断货状态,很多行政人员也在生产线上帮忙生产物资。
  该负责人介绍:“当企业面临原料短缺、进出口物流受阻等问题之时,当地的相关部门组成了复工复产摸底调研组,主动到企业询问具体困难和需求,为我们原料的筹集增设渠道,了解进出口计划,确保快速验放,全力支持我们物资的出口,保障复工复产。”
 
物流、现金流告急 
        中小型药企遭遇成本压力
  “对我们生产兽用药的医药企业来说,最难的就是市场和销售活动受到疫情限制而无法开展,这很容易导致企业没有收入来源,用人成本、工厂租金、机器成本等却都要照常支付,这让我们中小药企出现现金流告急等困难。”岳阳某主营兽用药品制造的医药公司负责人黄方(化名)对记者介绍,疫情期间,该公司的销售人员不能深入实地去进行推广和销售,他们的复工效率较低。
  此外,对于中小型药企来说,他们还面临一个较大问题,便是物流。黄方所在的公司临近湖北,湖北市场的销售额占到公司总销售额的三分之一,而湖北很长一段时间未解封,这加重了其公司的物流成本。“打个比方,如果我们要运送一批兽用药品到湖北经销商那里,以前一般只要跑一趟即可,而现在,我们需要找多部门审批才能进入。有时候货物拉到湖北后不能进到当地的某些县市区,我们还要承担司机在路上的生活费用。”
  黄方举例道,像湖南加农正和这类生物医药类的代表性企业,为抗击疫情,就启动了人用消毒产品的生产线建设和认证项目来加速转产。在得到政府的正式审批后,该企业生产了液体消毒剂、粉剂消毒剂、凝胶消毒剂等向社会医疗机构无偿捐献,得到了业内认可。在他看来,大型药企为社会的抗疫工作作出公益性奉献,这对企业本身的发展来说也是一种很好的尝试,能获得较好的社会效益。然而,一些小型兽用药生产企业的抗风险能力往往不足,极易累积各种压力,从而出现“自身难保”的局面。
  了解到中小企业遭遇到的压力后,黄方所在的县财政局便出台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支持园区企业平稳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支持中小企业积极应对疫情影响。
  “政府对租赁园区内国有资产或其他私营业主生产经营场所的中小微企业,免除或补贴了本年度第一季度资金。” 黄方如释重负,他表示,当地财政部门还联合工信局、金融机构等组成工作小组,对中小企业加大金融支持,降低其所在园区企业的融资成本,“2020年,我们的融资成本在2019年的基础上降低0.5%,相关部门还向园区内的5家企业发放了8780万元贷款并实行企业贷款贴息等政策”。
 
企业管理升级
        创新药品研发与生产
  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力资源负责人透露,受疫情影响,很多药企短期内的销售目标确实难以达标,面临多方压力,鉴于此,多家药企调整考核指标和冻结招聘岗位。他预测,医药行业或将在今年4月份进入裁员季。“即使裁员,也不意味着对行业发展持悲观态度,这也不失为倒逼企业管理水平提升的一个契机。”上述负责人表示,疫情的发生也让很多药企看到行业内医药资源不足、创新能力薄弱等缺陷,药企管理水平和管理方式有待更新和提升。
  “当挑战来临的时候,很多企业也许会从此倒下,只有具备创新头脑和不甘于放弃的企业,才有可能抓住机会。”黄方说。疫情当前,药企不能再以销售和利润作为唯一的追求指标,过分追求业绩而不考虑社会效益,这可能会影响企业声誉,使得客户缺乏忠诚度。特殊时期,注重人文关怀,提高员工的整体素质和营销技能,这不失为一种发展尝试。
  而对于一些兽用药企业的员工遭受的线下销售方式受阻这一难题,上述人力资源负责人认为,或可尝试互联网、大数据等技术在企业销售工作中的应用,大大加速药企线上售药的数字化、智能化过程。“线下销售模式受阻想要通过互联网办法解决,需要加大研究和投入,但这或许会成为行业未来发展的新趋势。”上述负责人期待。
  莎普爱思相关负责人陈伟平则认为,药品生产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面临着资金、人力、物力等多方面压力。而对于药企而言,更重要的是结合时代发展、市场需求;去不断创新生产研发,保证药品的质量和疗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