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治疗师方毅敏 一呼一吸 守护生命

人才报\民生网记者 张丹妮

     4月17日,省人社厅、省卫健委、省中医药管理局发文对112名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作出突出贡献的卫生工作者进行表彰,来自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的呼吸治疗师方毅敏获记大功奖励。
和他个人战疫经历一起被关注的,还有他所从事的职业——呼吸治疗。疫情发生以来,呼吸治疗这一在中国发展超过20年的冷门职业,似乎突然火了。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作为省重症病例医疗救治专家组的成员之一,方毅敏的专业为重症患者提供了哪些不可或缺的支持?一呼一吸之间,他怎样守护患者的生命?

“像呼吸一样”并不简单

  人们喜欢用“像呼吸一样”来描述一件事情的简单平常。作为一名呼吸治疗师,方毅敏不喜欢这个比喻,呼吸是跟生命有关的大事,怎么会简单?
3月14日,株洲市新冠肺炎定点隔离救治医院最后一例患者病愈出院,标志着株洲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成功清零。这不是自己参与抢救成功的第一例新冠肺炎重症患者,但站在欢送病人的队列里,方毅敏还是有些激动。这是全省首例ECMO 治疗痊愈出院的患者,也是全国第一个ECMO清醒支持治疗的案例。
患者的真名与玫瑰同音,所以医生们都叫她“玫瑰阿姨”。1月28日,玫瑰阿姨因确诊为新冠肺炎被送进株洲市新冠肺炎定点集中隔离救治医院。入院初期,玫瑰阿姨病情不算严重,但因为有甲亢病史,短短几天内,她的各项指标持续恶化,出现了紫绀、呼吸困难等症状。2月11日,玫瑰阿姨病情再度恶化,隔天开始接受ECMO治疗。
采用ECMO救治是向死神“买时间”,非常考验医护团队的技术。2月14日,有着成功帮助常德6例重症患者脱险经验的方毅敏赶到株洲,紧急驰援玫瑰阿姨的治疗。
使用ECMO必须抗凝,这就有可能出现出血、栓塞等并发症。另外,上机器的时间长了,患者还可能被感染。综合考虑之后,方毅敏提议:先拔管,再撤ECMO,做清醒ECMO(指在没有气管插管、清醒和能够自主呼吸患者中应用——编者注)治疗。“并不是说这个技术有多高超,而是说这个方案最适合。玫瑰阿姨除了有甲亢病史,心脏还有些问题,ECMO的使用可能会带来一些并发症。并且当时她的肺已经恢复了80%的功能,撤掉ECMO反而能避免给她带来与镇静、气管插管和机械通气相关的副作用。”

“竖”起来的呼吸治疗法

  国内首个呼吸治疗专业创办者、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梁宗安曾给呼吸治疗师下过一个形象的比喻:“呼吸内科医生相当于T字母的‘横’,要求知识面广,通过系统的医学知识,对患者的身体状况进行全面的诊断、检查和治疗;而呼吸治疗师则相当于T字母的‘竖’,要求他们针对呼吸这项单一的治疗,非常深入细致地对患者实施救治。”
在湖南省新冠肺炎重症病例医疗救治专家组中,方毅敏就是为数不多的这一“竖”。1月28日,方毅敏与另外两名同事一起前往常德,驰援危重症患者的救治。彼时,湖南全省共有4例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光常德就有2例。
当时不只是他,整个医学界对这个病毒的了解还存在许多未知,对于这个没有特效药的传染性疾病,新冠肺炎患者尤其是重症患者的治疗并没有标准答案。方毅敏说自己能做的就是用各种方法为患者支撑呼吸,“多维持一口呼吸,就多一线活下去的希望”。
凭着多年呼吸治疗的经验,方毅敏很快找到了新冠肺炎与流感肺炎的共通之处。“比如俯卧位呼吸,就是我们俗话说的趴着睡,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用这个方法,氧和指数能很快改善,从100mmHg左右上升至250mmHg以上。”方毅敏介绍,重症患者的病情变化快,为了观察患者的呼吸、心率、血压,进而调整参数等,刚开始,他在重症监护病房经常一呆就是10个小时。
不断优化治疗经验,加上医护团队的默契配合,常德危重症患者全部痊愈出院。方毅敏与团队把这些治疗经验整理成文章《诊治经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危重症患者救治中优化管理与呼吸治疗的探索》,在《中华重症医学》电子杂志上发表。

“溢”出来的职业认同感

  呼吸支持技术和气道管理是新冠肺炎治疗最重要的生命支持手段,专攻“呼吸”的呼吸治疗师可谓“一战成名”。也是在今年2月25日,呼吸治疗师被人社部列入16个新职业中,标志着一直无法像国外一样拿到职业认证的呼吸治疗师终于得到了国家层面的肯定。但在方毅敏看来,这并不能继续提高他对从事这个职业的认同感。
“最大的原因是我对呼吸治疗师的职业认同感已经很‘满’了,再‘满’就要‘溢’出来了。”方毅敏笑着解释。
大学填报志愿时,同为医生的父母建议他填报呼吸治疗专业,本着“都可以”的心态,方毅敏去了呼吸治疗发展比较完善的加拿大求学。2015年,湘雅医院设立呼吸治疗中心,也就是那一年年底,方毅敏从加拿大回国,参加面试、考核 ,隔年顺利进入湘雅医院工作。
彼时,呼吸治疗在美国、加拿大等西方国家已经有了70多年的发展历史,相比之下,国内的呼吸治疗专业发展才20多年,公众认知度并不高。“每个人对自己的专业或多或少会有些情怀吧,对我来说,这种情怀就是不管外界了不了解我的专业,但首先我自己认可它的价值,并且工作越久,这种认同感越高。”方毅敏说。
在新冠肺炎的治疗中,因为是为患者进行高流量鼻导管氧疗、机械通气治疗、气道管理、人工气道建立等与气道和呼吸相关的工作,这也意味着传染的风险更高。从1月28日开始,他一直辗转常德、株洲、娄底治疗患者,即使回到长沙也要注意隔离距离,刚刚过完1岁生日的女儿甚至已经不认识自己……但方毅敏说这段时间以来,他用专业的思维做专业的事,用呼吸守护了更多人的生命,值了!